多知網

訂閱

發行量:8 

教育創業者:我為什麼愛上了跑步

馬拉松比的是節奏和堅持,最終的目標是到達終點,做企業也是一樣,需要把握好節奏,堅韌堅持,先活著,再活好。致敬教育行業創業者,致敬教育行業跑步人。10萬教育從業者都在讀,中國教培人案頭必備!

2020-01-14 14:00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文|孫穎瑩

2019年12月29日,「育見未來——首屆中國教育半程馬拉松賽」在奧森公園開跑。這場寒冬里的賽事,吸引了近千名教育行業從業者報名參加。

跑步,這一看上去與創業並不相干的事情,卻在2019年,成為教育行業最熱門的運動之一。

奧森、回龍觀、中關村、五道口......在城市的清晨與深夜裡,奔跑的不只是公交與地鐵,或許還有某個教育公司創始人。

「我們總在年輕的時候過度透支自己的身體,意識里沒有記憶,但是身體都會記住。」

「許多人都試圖改變別人舒服自己,而真正需要改變的是我們自己。而每天的跑步,恰恰都是一次把我從舒適區拉到非舒適區的挑戰。」

「這幾年我們看到太多『捨命狂奔』最後崩潰的案例了。馬拉松比的是節奏和堅持,最終的目標是到達終點,做企業也是一樣,需要把握好節奏,堅韌堅持,先活著,再活好。」

在這個冰與火的創業歲月里,跑步似乎帶給了這些創業者更多未來的想像空間......

一個「必須加快」的決定

自2014年起,中關村網際網路教育創新中心董事長楊丹就一直作為網際網路教育產業園區的運營者陪伴創業者一路同行。在這棟位於中關村地鐵站旁邊的樓里,楊丹見證了太多教育初創公司一步步發展壯大。

為教育創新做服務、幫助創業者走向成功,是楊丹彼時的初衷以及努力的方向。那時候她每天都想盡辦法為企業提供支持,從人才、市場、政策,到資金、管理等,一應俱全。

但在2019年,楊丹突然意識到,對於一個創業公司來說,團隊的身心健康更應該是放在第一位的事情。

2019年,註定是不平凡的一年。這一年也被外界賦予了太多定義,比如各賽道已進入頭部卡位戰,窗口即將關閉。在考慮身體能否承載負荷之前,太多企業擺在優先位置的還是資金、業務、用戶。甚至他們更願意拿出午間休息的時間多敲一個代碼、多賣一節課程。

「我最大的感受就是這一年,創業企業真的太拼了,通宵的現象比比皆是。」楊丹說。

在幫助企業成功之前,楊丹覺得更重要的是幫助企業不失敗,或者直白點說:活著。這種活著不單單指讓企業在激烈的競爭中存活下來,而是更為基礎的,先保證每個創業團隊的身體健康,最起碼有作戰的「本錢」。

楊丹升級了樓里的健身房,鼓勵創業團隊鍛鍊身體。但是運動本身就是個難以堅持的事情,創業團隊又非常繁忙,往往是鍛鍊了幾次,就不見了蹤影。

「創業者本身就是孤獨的,高處不勝寒。如果運動也孤獨,那他可能很難開始或者堅持下去。所以我們成立了網際網路教育跑團,每周組織教育創業者一起跑步,很多創業者的身體狀況、精神狀態都獲得很大改善。於是我們開始考慮組織一場賽事,希望通過賽事帶動更多的人一起奔跑。」楊丹說。

楊丹所說的這個賽事,就是12月29日在奧森開跑的這場教育行業首屆半程馬拉松賽事,從會徽、隊服、獎牌,到配速員、急救跑者、急救設施一應俱全。這件事,並非三分鐘熱度。在發布會上,他們與未來之星一起,請到了北京馬拉松協會會長共同見證賽事開啟,並宣布成立北京馬拉松協會教育分會。

「我們希望這會成為一個長期的賽事,希望每個教育行業的人都能跑起來。」這是楊丹發出的呼喚。

跑步是一種「救贖」

龍之門教育創始人兼CEO黃向偉,就是這個北京馬拉松教育分會的會長。而他,顯然也配得上這個頭銜。

在這場剛結束的半程馬拉松賽事上,黃向偉作為為數不多的在線教育從業者,充當了一份專業的馬拉松配速員的工作。

內行的人都知道,在這份被民間稱為「兔子」的配速工作背後,首先對配速員自身能夠把控自己的配速有著明確的要求;其次選擇當配速員的馬拉松選手也意味著要捨棄追求PB即個人最好成績,而幫助更多非專業的跑者安全穩定的完成賽事。

對於前者,黃向偉顯然有這樣的自信。目前黃向偉跑馬拉松的個人最好成績是4小時01分;對於後者,在黃向偉加入的多個跑團中,他一直在做著帶領別人入門、幫助別人配速的工作。

黃向偉與跑步的緣要追溯到2008年奧運會之後。當時的北京四中網校,正在從最早的直播遠程教學轉向探索混合式教學。工作上驟增的壓力如同一個導火索,引爆了過去伏案工作數十載積累的隱疾,黃向偉的身體狀況不斷:嚴重的頸椎病、重度脂肪肝、心臟早搏、多項血檢指標不合格。

「我們在年輕的時候總是過度透支自己的身體,意識里沒有記憶,但是身體都會記住。」黃向偉說。

在藥物治療之外,黃向偉決定開始做好自己的身體管理,不受時空限制的跑步,成為黃向偉的優先選擇。就在家門口的奧森公園,成為他日常打卡之地。

也是在這每日一行的跑步中,黃向偉的身體狀況越來越好,在最近10年體檢中,他已經健康的如同一個而立之年的青壯年。隨著身體機能的改善,黃向偉的精神狀態也有了明顯的改善。

「當我跟別人對話、合作的時候,我的身體會給我一個信心,這讓我更有底氣和自信。」黃向偉說。

與黃向偉一同出現在這次賽事上的,還有鯊魚公園創始人兼CEO張永琪。而張永琪接觸跑步,同樣也是身體發出了預警。

2009年,彼時的張永琪面臨環球雅思上市的關鍵節點。每天的應酬、處理公事讓他的精神狀態非常糟糕,身體也緊跟著抱恙。那時候的他,幾乎一宿一宿的睡不著覺,並且不斷冒冷汗。為了能睡著覺、緩解這種心理焦慮,張永琪甚至找醫生開了一些藥。

張永琪覺得,這種情況如果沒辦法改善,自己很可能在上市敲鐘之前身體垮掉。張永琪的哥哥是一個熱愛運動的人,在國外的他聽說了這件事,立刻將張永琪拖拽到了一所大學的操場上。

在這個400米一圈的操場上,張永琪的哥哥沒有絲毫心軟,直接拉著他跑了8圈。要知道,2009年的張永琪,已經四十不惑歲了。8圈、3200米跑下來,讓張永琪嗓子眼裡都是血的味道,但是他卻出乎意料地,有種酣暢淋漓的感覺。

張永琪說,跑步這件事情,一旦從無到有的開始,一定是某個事情刺激到了他,同時還有一個好朋友來引導。所以直到今天,張永琪都非常感謝當時他哥哥拉了他一把,自此讓張永琪開始了跑步之旅。

沾上枕頭就能睡著,跟年輕人一開幾個鐘頭的會不疲勞,熬夜後精氣神充足的上班,是張永琪之前從未體會過的快樂。

「很多人都試圖改變別人舒服自己,但真正需要改變的是我們自己」

2019年11月3日,輕輕教育創始人兼CEO劉常科飛往了太平洋彼岸的紐約,在這場聞名於世的「紐約馬拉松」之後,劉常科徹底完成了世界馬拉松的六大滿貫賽事。

與其說劉常科是出名的跑者,或者說馬拉松愛好者,不如說劉常科已經將馬拉松作為自己的一項人生「事業」在完成。

他喜歡這種長途的、充滿未知的、挑戰極限、不斷完成目標的感覺。

在跑第一場馬拉松的時候,劉常科就知道自己一定要拿大滿貫;再比如,他每年都會為自己設定一個全新的目標:配速要達到多少,PB要做到多少。甚至,為了能夠在繁忙的工作中騰出時間參加一場海外的賽事,劉常科往往都是訂跑完當天回的機票。但這些「趕」,在他眼裡卻樂在其中。

「每次站在起跑點,我既心存敬畏又滿懷希望,心存敬畏是因為42公里的路程上會發生各種情況,滿懷希望是因為相信自己一定會達到終點。」劉常科說。

事實上,這種心理的養成也與劉常科的第一次跑步有關。

2011年,劉常科正在商學院進修。當時的劉常科,已經在昂立幹了20年。20年待在同一個位置,讓劉常科感覺到自己過於「安逸」。他迫切地需要這樣一個改變現狀的機會,

彼時,恰好「玄奘之路」中國商學院戈壁挑戰賽開放報名。這場戈壁賽的路段選擇了史稱「八百里流沙」的莫賀延磧戈壁,總長112公里,是出名的無人戈壁。儘管沒有經驗,但劉常科還是義無反顧的報了名。當時為了能夠迅速的調整自己的身體機能,劉常科幾乎每天早上5點起來堅持晨跑。

「許多人都試圖改變別人舒服自己,而真正需要改變的是我們自己。而每天的跑步,恰恰都是一次把我從舒適區拉到非舒適區的挑戰。當把自己放到不舒適區刻意訓練的時候,肉體和心智都會改變,內心也會變得更加強大。」劉常科說。

而在這樣一天天看似不起眼的跑步中,劉常科最終成功完成了這場起初看上去不可能的戈壁賽事。

「現代人為什麼焦慮,是因為想得太多,行動跟不上。戈友們有個非常好的習慣就是都有極強的行動力。而真正付諸實踐之後發現並沒有那麼難。」

在這之後,劉常科將跑步作為了自己的日行一事,跑步改變了劉常科的思考方式,他開始享受這種「非舒適區」的挑戰。

2014年,劉常科又報名了中歐商學院創業營,成為第三期的學員。這些大多來自網際網路行業的同期學員,讓劉常科感覺到了教育+網際網路的無限可能性,他迫切地想要去擁抱這個這個新時代。

隨後2014年底,劉常科離開自己親手送上市的昂立教育,於輝煌之時褪去,從0開始,參與創辦輕輕家教。

與劉常科一樣,海豚思維創始人兼CEO趙媛的人生,同樣將跑步看做非常重要的一種目標、或是一個日常任務。

趙媛是教育行業鮮少有人知道的獨行跑者,她不打卡,也不參與諸多的跑團活動。但事實上,趙媛的跑齡卻遠比很多教育行業前輩長得多。

早在1年級的時候,趙媛的媽媽就一直培養趙媛這種「不愛紅裝愛武裝」的性格。每天早上6點,在很多同齡小朋友躺在床上睡覺的時候,趙媛就跟著媽媽開始了晨跑。

「從小就被教育,未來的競爭一定是全方位的競爭,而身體就是革命的本錢,沒有一個很優秀的人躺在病床上做事。」趙媛說,在她兒子4歲的時候,她也開始重複過去母親的家庭教育,於清晨中將孩子從床上脫離,進入跑步的世界。

這麼多年跑下來,趙媛已經數不清自己跑了多少米,也沒有想過為跑步做一個規劃,她只是像一日三餐一樣,去完成這個「日程」。只是這個日程沒有那麼規律,比如在沒有創業的時候,趙媛往往每天跑3-5公里,而創業的時候因為頻次降低,趙媛則會拉長每次跑的路程,從3公里增加到5-10公里。

也是這種「習以為常」,讓趙媛想不清楚具體是什麼時候愛上了跑步,又具體是什麼時候感受到了跑步對於自己的影響。但在這種循序漸進中,趙媛總揮發現自己比同齡人更有毅力,更有拼勁,也更加精力充沛。

「追求個人PB的前提是保持好穩定的配速」

「馬拉松最忌諱的就是當你超越別人或者被別人超越的時候,打亂自己的節奏。創業亦是如此。」或許幾位跑者的初衷不同、習慣不同、追求不同,但這卻是他們共同的感受。

2019年,在線教育在這一年正經歷著一場冰與火的變革。資本寒冬、經濟下滑,有一批大大小小的教育公司就此停止了前進的步伐;競爭加劇、廝殺慘烈,諸多火熱賽道又悄然迎來窗口關閉期。

焦慮、緊張,似乎成為了這一年的關鍵詞;速度,規模也成為這一年各家的瘋狂追逐點。

「這幾年我們看到太多『捨命狂奔』最後崩潰的案例了。馬拉松比的是節奏和堅持,最終的目標是到達終點,做企業也是一樣,需要把握好節奏,堅韌堅持,先活著,再活好。」劉常科說。

雖然說創業前兩年的輕輕得益於過O2O的風口,也遭遇過O2O泡沫的洗禮,但長期堅持跑步尤其是後來接觸馬拉松的經歷,讓劉常科學會了關鍵的一點:不受外界市場環境的變化,把握好自己的節奏。

「我一直強調要看得長遠,做對的事情。」劉常科說。

在O2O停止補貼、甚至說跌落谷底最艱難的時候,輕輕家教向平台老師開始收取服務管理費,這一策略引起了內部非常大的牴觸情緒,平台老師的流失率一度高達50%。但劉常科還是毅然決然地做了。在他看來,老師、學生、平台這三方應該是共贏的,如果平台一味地處於弱勢、虧損地位,那不可能走得長遠。

也是基於這種判斷,輕輕家教成為O2O時代為數不多的倖存者之一。

這種奔跑的理念同樣在輕輕內部一以貫之。自2017年開始,輕輕每年都會舉辦全員的45公里徒步,與此同時還舉辦了3屆戈壁100KM領導力遠征,在輕輕內部也有活躍著的跑團。

在這樣一個外界叫囂著資本寒冬、窗口關閉的歲月里,這樣的堅持似乎有著無法言喻的價值。

2020年,龍之門教育即將迎來創業的第20個年頭,是教育行業公認的常青樹公司。但於黃向偉而言,在一場42公里長的馬拉松里,這只能算跑了一半。

在在線教育狼奔豕突的時代,黃向偉也知道速度的重要性,但他更清楚地知道把握好節奏更為重要。不搶風口、不畏懼將來,是他給予團隊的文化傳遞。

黃向偉說,在當前的教育公司里,有三種基因,一種是技術基因、一種是培訓基因、還有一種是教育基因,而他們想做的恰恰就是教育基因。

2018年在龍之門教育首次擁抱資本的融資發布會上,黃向偉提出了龍之門布局大語文的戰略重點。提升人文素養、融匯古今、以文化人,就是他認為教育在應試提分之外,更應該帶給孩子的財富。

「終點只是一個標誌,並沒有什麼意義,關鍵是這一路上你是如何抵達。」黃向偉說。

對於這點,二次創業的張永琪,有著更加深刻的感受。

在創辦鯊魚公園之後,張永琪的管理風格與過去那段創業經歷有了明顯的差異。他變得不急切、也不太關注外在的風吹草動。他為鯊魚公園未來的各個階段設定了小目標,同時他又藏著一個遠大的抱負,如同跑馬拉松一樣,將全程分成了若干個小分段,在這個過程中維持著自己的配速。

可以這樣理解,如果把資本、市場、競爭等比作自己的身體能力,那綜合身體素質形成的配速其實就是前進的速度。太快了容易崩,但過於慢可能也不行。

「很多創業者年輕,總是拼足了勁奔跑,但其實能保持一個平緩的、穩定的節奏,才是最為重要的。創業失敗的人,往往就是因為節奏打亂了。隨時觀察市場變化是好事,但不能受外界影響太大。」張永琪說。

儘管趙媛不是跑馬拉松的選手,但在這三十年如一日的跑步中,她也有著自己的創業節奏。

在畢業後10年的時間裡,趙媛先後擔任過百度、搜狗多條業務線總經理,參與了移動醫療獨角獸公司春雨醫生的創業並擔任副總裁,並於2018年創辦海豚思維。

趙媛的任何一段職場經歷,都處在網際網路的風口浪尖之上。在這裡,她見過太多同行的競爭乃至廝殺,她也或多或少經歷過資本的喧囂與沉寂,但這些,似乎都與這個一項低調、冷靜的女創業者,毫無干係。

「我是一個比較偏長線思維的人,看一件事情會把時間維度拉長。就像比爾蓋茨說的,很多人往往高估的兩年的變化,卻低估了十年的變化。」

趙媛說,當她拉長時間維度至十幾、二十年的時候,競爭對手寥寥無幾、各種挫折也都不值一提。這恰恰,就是跑步帶給她的心境變化。

甚至在選擇創業方向時,鎖定數理思維賽道,就是趙媛長線思維的體現。職場越來越重視培養創新思維、金字塔思維的事實,讓趙媛意識到當這群有了邏輯思維重要性意識的年輕人結婚生子之後,關於邏輯思維的培養會越發低齡化。「從長線維度來說,這個賽道一定是OK的。」

就近而言,業內諸多邏輯思維的培養會優先落足於能容易說清道明、更容易效果外化的數學思維層面,但這一賽道目前尚未有明確的爆發點和大範圍的群眾認知度。即使被很多人認為這是一個偽需求,但這恰恰是趙媛認為的機遇所在。「創業方向一定要選擇當時小眾、但是未來五年十年會成長為大方向的事情來做。」

2019年,在趙媛入局一年多之後,數學思維賽道的迅速狂奔、資本傾斜,讓不少業內人士認為這個賽道格局已定。趙媛也能夠深切感受到這種外界環境的變化,但相對於一昧的焦慮,她更加坦然。

趙媛說,當一個人見過太多行業里的波峰、谷底、喧囂、落寞之後,只要能夠看清大勢、堅持做對社會有價值的事情,做成只是早晚的事情。

這是一群跑步愛好者的故事。對於跑步,他們熱血沸騰;對於人生、事業,他們坦坦蕩蕩。而他們,又絕非教育行業的個例。

2019年,教育行業拚命奮鬥的人太多了,但是拚命奔跑的人卻同樣只增不減。好未來創始人兼CEO張邦鑫、VIPKID創始人米雯娟、學霸君創始人兼CEO張凱磊等等教育行業的創始人及高管,都已經在日常跑步打卡的路上前行。

在整個公司層面,這種價值傳遞也在繼續。

自2018年開始,好未來開始將「高管萬米跑」成為集團內部常規賽事,學而思網校還於2019年11月25日獨家冠名贊助的學而思·2018鎮江國際馬拉松,好未來集團140人跑團參賽;作業幫高管每年也都會進行十幾公里的徒步活動。自今年開始,作業幫新入職的員工也必須進行徒步......

致敬教育行業創業者,致敬教育行業跑步人。(多知網 孫穎瑩)

1 0萬教育從業者都在讀,中國教培人案頭必備!《培訓行業這一年·2019》正在熱售中!點擊「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