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樂說歷史

訂閱

發行量:43 

東漢故事:賈復兩饒岑彭,岑彭恩將仇報,逼吳漢出手,氣走大英雄

漢光武帝劉秀打敗王莽,復興大漢江山,建立東漢王朝的經歷頗有傳奇色彩,因此,圍繞著劉秀滅莽興漢的演義小說故事,在民間也有眾多版本,特別是光武帝駕下的雲台二十八將,也因為這樣一個特殊的名號,成為了小說家和民間藝人重要的創作題材。

2020-01-14 14:01 / 2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漢光武帝劉秀打敗王莽,復興大漢江山,建立東漢王朝的經歷頗有傳奇色彩,因此,圍繞著劉秀滅莽興漢的演義小說故事,在民間也有眾多版本,特別是光武帝駕下的雲台二十八將,也因為這樣一個特殊的名號,成為了小說家和民間藝人重要的創作題材。在這裡需要說明的一點是,真正有「雲台二十八將」這個概念誕生,其實是劉秀的兒子,漢明帝劉莊的時代,為了紀念父輩的功績,才命人在雲台閣畫下28位開國名將的畫像。但是在小說中,雲台二十八將似乎早就成為了劉秀手下名將天團的代稱,其實這種類似情況在小說中很常見,比如帝王的諡號叫法,都是死後才得到的,可是在小說中,往往直呼其稱謂,就像瓦崗英雄在楊廣在位時間,就整天說要殺「隋煬帝」,大明英烈在元朝未亡時就要天天打敗「元順帝」,還有那個最典型的,封神榜里天天叫帝辛為「紂王」,像這些細節,其實未必是老藝人認知有限,更主要的是便於受眾理解人物,才出現了這種「穿越」的稱謂。

同樣,雲台二十八將也類似,儘管劉秀時期的真實歷史上,沒有這個概念,但大家也都認可小說中這些彰顯名將地位的提法,並且為了讓眾位將領的登場亮相給人留下更深的印象,小說家特意編撰出了一個武科場奪狀元的環節。其實,少有歷史常識的人就知道,科舉制度,特別是武舉制度,根本不可能是兩漢之際就能有的,但小說不是歷史教材,沒必要也沒辦法將劉秀與眾位英雄名將的相識經過,展現得那麼複雜,只要讓大家記得住個人的神勇,以及他們為劉秀打王莽這些基本要素就夠了。所以,比武奪狀元是最簡單的處理辦法。因此,在王莽的親自主持下,武科場開始了龍爭虎鬥,經過簡單地墊場對決,書中的頂級名將,岑彭很快就出場了,並且迅速擊敗了後來同為二十八將的景丹,而後便耀武揚威怒了另一位頂級名將,賈復。

按照作者的設計,岑彭其實跟後來的羅成頗為相似,長得帥,本事大,脾氣不好,還有點小心眼,如果說兩人的區別,那就是羅成用槍,岑彭用刀,而且岑彭的刀在不同版本中,描述也不一樣,有的說他用三尖兩刃刀,有的說他用九耳八環定漢刀,還有人說他用青龍偃月刀,不過有一點需要注意,兩漢時代,沒有大刀這種給軍隊準備的專用武器。而且岑彭擊敗景丹,也不是壓倒性優勢,靠的是他的暗器飛鏢(像飛鏢這種江湖伎倆,在袍帶書中出現,也就更沒有較真的必要了),打中了景丹的戰馬,景丹才失敗的,但岑彭的性格缺陷就暴露了出來,他嘲諷景丹不過是個江湖把式,這才激怒了賈復。賈復在小說中,絕對是超一流戰神級別的人物,他在歷史上雲台二十八將中,也能排名第三,足以見其實力。按照小說的設定,賈復力能扛鼎,這就是典型的項羽再世,天下無雙,再加上他的兵器方天畫戟,估計也是小說家受呂布的影響,給賈復添加進去的,儘管賈複比呂布大了一百多歲。

總之,參考賈復和岑彭的兵刃,他們二人的對決,就相當於三國時代的呂布對關羽,可謂是棋逢對手將遇良才,賈復還略微地高過岑彭一些。但賈復為人忠厚,考慮到自己不過是跟岑彭比武,沒必要置對方於死地,所以在一殺招過後,方天畫戟的戟尖兒,直抵岑彭咽喉,而後表示點到即止,並沒有繼續下狠手。如果是正常懂事的,岑彭應該見好就收,敗下陣去了,這種場景我們也在很多影視作品中經常見到。但無奈,岑彭就是個小心眼,爭強好勝的人,他看見賈復不殺自己,不僅不領情,反而蹬鼻子上臉,繼續動手!賈復也只能陪他玩耍,問題是岑彭真打不過賈復,於是又使出損招,打出一記飛鏢,可賈複比起景丹厲害許多,躲開了這記暗算,同時怒火中燒,一看岑彭這種人實在討厭,乾脆自己也用暗器收拾他就得了。但賈復終究不想殺人結仇,也愛惜岑彭的武藝,於是在扔出自己百發百中的八寶電光錘之前,先喊了一聲:看錘!這就是提醒岑彭該知難而退了。

從以上描述來看,賈復這一戟一錘,都有機會殺掉岑彭,但是他兩次手下留情,饒過岑彭,只想讓這個年輕人懂點事,誰知道岑彭不僅不懂事,還恩將仇報,直接用刀杆纏住了賈複流星錘的錘鏈,二人竟然像拔河一樣,扯著流星錘的兩端,在馬上較起力氣來。這就讓賈復既憤怒,又下不來台了,別忘了,他可是力能扛鼎的神將,如果跟岑彭在步下爭搶,肯定就能拽到岑彭,但問題是,岑彭的戰馬更加出色,而賈復的戰馬不僅沒有那麼強的承受力,還要背負賈復用勁之後的壓力,在這種此消彼長的情況下,賈復反而出在劣勢。這時,在武科場外觀戰的眾多舉子,有些受不了了,其中有一位大英雄一心熱腸,此人就是大名鼎鼎,後來位居雲台二十八將第二位的吳漢吳子顏。吳漢想幫助二人解圍,便張弓搭箭,一箭射向八寶電光錘的鎖鏈,流星錘應聲斷裂,在慣性之下,賈復的戰馬再也支撐不住,就這樣摔倒了。

岑彭則仗著坐騎更出色,在處處被動的局面下,反而取勝了!面對如此羞辱,賈復當然又惱又恨,但他為人剛直,輸了就是輸了,懶得再找藉口,索性一氣之下,立刻武科場,逕自走了。接下來的岑彭更加得意洋洋,但收拾他的人很快就出現了,具體內容,並非本文要說的,所以就不細講了。總之,東漢演義的故事,就是圍繞著這些光武帝身邊的名將開始的,精彩激烈的故事,始終在民間深受歡迎。同時,就像老樂邊講邊解釋一樣,既然是小說,就有很多不可能完全符合歷史的情況,但無論這些故事真假,道理卻是不會開玩笑的,就像岑彭這種「討厭」的年輕人,在我們的生活中,不是也經常出現嗎?甚至是你我年輕的時候,不也出現過類似狂傲的毛病嗎?而在這些年少輕狂的代價之後,我們不是才可以成長嗎?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