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綻

訂閱

發行量:200 

孫紅雷新劇《新世界》回歸硬漢監獄長形象

該劇由《紅色》的編劇徐兵自編自導,孫紅雷、張魯一、萬茜、尹昉主演,講述1949年北平解放前22天發生在三兄弟之間的家國情仇。

2020-01-09 15:44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孫紅雷主演的新劇《新世界》即將於下周一(13日)在東方衛視開播。該劇由《紅色》的編劇徐兵自編自導,孫紅雷、張魯一、萬茜、尹昉主演,講述1949年北平解放前22天發生在三兄弟之間的家國情仇。2019年的一部《帶著爸爸去留學》,孫紅雷有些出戲的「貓爸」形象讓不少觀眾失望。此次《新世界》中,他將再次以硬漢形象回歸,飾演不怒自威的監獄長金海。

1月9日,孫紅雷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說,「我是一個職業演員,我有足夠的能力來駕馭一個角色。」扎紮實實蹲組半年,殺青當天,孫紅雷哭了兩次,眼睛都哭腫了。《新世界》能否打開孫紅雷表演的「新世界」,重塑他「演技派」的形象,很快將見分曉。

「錄綜藝一年半後,才緩過內心的擰巴勁兒」

這幾年,因為錄製東方衛視的王牌綜藝《極限挑戰》,更多人記住的是那個嘻嘻哈哈的「顏王」孫紅雷,而非作為一名演員的孫紅雷。事實上,孫紅雷坦言自己曾對錄製綜藝特別排斥,「在《極限挑戰》開播之前兩三年,綜藝已經滿大街都是了,我看著這些節目心裡特別難受。」內心能夠徹底接受綜藝,是孫紅雷錄製《極限挑戰》一年半以後,「之前內心的擰巴勁兒,大家是不理解的,體會不到的。」

孫紅雷把自己以前演的一些角色歸納為比較冷、硬、酷、帥,這和他的成長背景息息相關——1995年考上中央戲劇學院,他這一代演員受美國六七十年代經典電影《教父》的影響特彆強烈。在孫紅雷早年的認知里,演員應該是不苟言笑的,「不給粉絲簽名,不隨便和影迷拍照,沒事別出來曝光自己,綜藝節目絕對是要屏蔽的。」

不過,孫紅雷錄製《極限挑戰》的一個重要原因是,演員離生活太遠了,「每天出門坐車,到餐廳都是包房,吃的住的都是星級酒店,生活哪去了?」《極限挑戰》有國產綜藝中少有的「接地氣」特質,孫紅雷的直觀感受是,創作都從生活當中來,錄《極限挑戰》以後,我變得放鬆了,「我可以跟人說話了,我現在可以坐公共汽車了,可以坐地鐵了,可以去商場逛街了。」錄綜藝節目為孫紅雷帶來的煙火氣,讓他敢於飾演《帶著爸爸去留學》中那個不冷、不硬、不酷的「貓爸」,儘管他也承認這部作品存在一定瑕疵。

從嚴肅的演員到「綜藝咖」,角色拿捏更準確

對於很多人給自己打上的「綜藝咖」的標籤,孫紅雷如今淡然以對。他有自己的解讀,「從一個嚴肅的演員到大家口中的『綜藝咖』,其實我自身經歷了蛻變。從《極限挑戰》回來創作《新世界》的角色,我覺得特別容易了,我知道哪些可取,哪些不可取,拿捏更準確了,去綜藝其實是為了提高自己的演技,為了角色的發展。」

1月9日下午,記者提前看到《新世界》的前三集。前三集節奏明快,毫不拖泥帶水,劇中小警察徐天在追查未婚妻賈小朵被害案件過程中,意外參與到中國共產黨和平解放北平的事業當中。孫紅雷演繹的監獄長,眼神凌厲,表情凝重,渾身散發著一股攝人的氣勢,但絕不是臉譜化的人物,血性之餘透露著機智幽默。

對於《新世界》中的監獄長金海這一角色,孫紅雷直言絕不是以前演繹的那種硬漢,「以前演的硬漢,可能只演表皮,這次不一樣,我覺得《新世界》每一句台詞都有煙火氣,金海坐下來跟獄警、犯人聊天,打犯人,審訊的時候,感覺和以前不一樣,不會脫離最基本的戲劇邏輯。」他還為金海這個角色設計了不少小細節——比如刷牙,那個年代用牙粉刷牙,洗臉全部用冰水,金海的條件好會燒熱水洗,他在刷牙洗臉的舉手投足之間,都努力營造自己獨有的氣質。

「好劇本難得,不是好的演員來塑造白瞎了」

孫紅雷坦承自己的演藝生涯很幸運,因為碰到很多好劇本。在《新世界》劇組一待就是半年,就是衝著這部劇優秀的劇本。《新世界》的編劇兼導演徐兵在業內享有盛譽,2014年豆瓣電視劇評分第一的《紅色》就是由徐兵出任編劇,《紅色》得到了8萬多網友打出的9.2分高分,在至今為止的國產諜戰劇中,僅次於《潛伏》的9.3分。

除了主演陣容實力不俗,《新世界》助演陣容同樣超豪華,如飾演柳如絲的李純、飾演刀美蘭的胡靜、飾演沈世昌的秦漢、飾演馮青波的趙崢。孫紅雷直言:「好劇本難得,不是好的演員來塑造就白瞎了。」在6個月的拍攝過程中,演員們投入了極大的創作熱情,有時候導演都覺得差不多了,他們還會堅持完善某個細節。孫紅雷說:「《新世界》這個組和其他組不一樣,很學術,每天和導演、演員們碰撞,很過癮,但只有6個月還不夠過癮,我還想繼續演下去。」

孫紅雷對於《新世界》的角色極其認真,「我搞起專業來特別嚴肅,有一點擰,要求嚴苛,這讓外界會對我有諸如『戲霸』這樣的誤讀。」《新世界》拍攝中,孫紅雷對表演的「擰」常出現。飾演劇中三兄弟里老三徐天的尹昉透露,有一場戲,演完之後,孫紅雷覺得尹昉沒演對,直接發飆:「為什麼拍這麼久了,你這場戲還不能馬上找到角色的感覺?」尹昉形容自己當時一直憋著氣演,當時就「啪」暈倒了,有斷片的感覺。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