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誠說機

訂閱

發行量:1 

FBI和蘋果的信息隱私之爭,誰會是贏家?

這也不是FBI第一次要求蘋果這麼做了,就在不久前的聖貝納迪諾一案中,聯邦調查局同樣要求蘋果為其解鎖嫌疑犯手機,但遭到蘋果公司的拒絕。

2020-01-09 17:03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近日,美國聯邦調查局再次要求蘋果解鎖屬於佛羅里達州海軍基地槍擊案中的持槍嫌疑犯穆罕默德·賽義德·阿爾沙姆拉尼(Mohammed Saeed Alshamrani)的兩部iPhone手機,從而對手機內信息進行調查。這也不是FBI第一次要求蘋果這麼做了,就在不久前的聖貝納迪諾一案中,聯邦調查局同樣要求蘋果為其解鎖嫌疑犯手機,但遭到蘋果公司的拒絕。

值得注意的是,聖貝納迪諾和彭薩科拉的案件有著明顯的相似之處--不僅都與槍擊案有關,還涉及到了iPhone手機。而且聯邦調查局已經決定公開要求蘋果公司提供幫助。這意味著FBI正在通過對蘋果施加公眾壓力,要求其合作。不過與此同時,這也讓這家iPhone製造商在隱私問題上的強硬立場逐漸被大眾知曉。

事實上,這與蘋果罕見地出席CES討論隱私問題可能存在著聯繫。如果一切都是蘋果公關策劃的話,那麼時機真的是再好不過了。它讓蘋果有機會強調其對隱私的承諾,可以理直氣壯的說出"聽著,我們再次拒絕任何人損害iPhone的安全,即便他是聯邦調查局。"誠然,蘋果的立場有可能被扭曲,雖然一些新聞報導稱蘋果"拒絕幫助聯邦調查局",事實卻並非如此,在獲得法律授權的情況下,蘋果一直在盡其所能進行合作。

如果iPhone使用iCloud備份,蘋果可以確實的提供備份的完整副本,這幾乎是手機上存儲的所有數據。它可以做到這一點,是因為雖然iCloud備份是加密的,但它們不使用端到端加密,這意味著蘋果擁有這把鑰匙,可以為聯邦調查局和其他執法機構解密。當然這是蘋果方面的妥協,蘋果在此之後可能會轉向iCloud備份的端到端加密,不過也可能在這之前蘋果就已經這麼做了。既能在需要時能夠協助執法,同時也為消費者提供非常高水平的保護,或許才是符合蘋果發展得策略。

如今蘋果已經盡了一切努力阻止了一件事:出現一個允許後門訪問的非健全版本iOS。該公司還在隱私問題上下了很大的賭注,試圖將自己從Facebook和谷歌等備受批評的科技公司中分離出來。賈伯斯是一個隱私鷹派人物,但庫克將政策和言論都提高到了11條,稱隱私是"人權"。他甚至在2016年與聯邦調查局交涉,在一起恐怖主義案件中保護iPhone加密技術。

蘋果可以選擇在這個關於自身的案件上幫還是不幫執法部門,但他的責任其實並不那麼明確。大多數犯罪分子不會意識到蘋果可以訪問他們的iCloud備份,而且這可能更符合多數人的利益,這些信息只有專業科技人士會知道。就公眾而言,蘋果公司以對抗聯邦調查局而聞名,而聯邦調查局的這二個iPhone手機更是增強公眾的這種認知,不過這樣的勇氣可能也只有蘋果有吧。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