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接診了一位滿身糞便的流浪精神病患者

精神病人,一個大眾唯恐避之不及的群體,一個被長期誤解、邊緣化的群體,身為精神病患者的一員,被外界誤解、排斥、恐懼有多痛苦,只有自己知道。

2020-01-09 18:42 / 1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精神病人,一個大眾唯恐避之不及的群體,一個被長期誤解、邊緣化的群體,身為精神病患者的一員,被外界誤解、排斥、恐懼有多痛苦,只有自己知道。


而面對他們、幫助他們,是精神科醫生的職責。


你的一切難過、悲傷,醫生都知道。


來看一位精神科醫生的行醫手記,遇到了一位流浪的精神疾病患者,滿身糞便、胡言亂語,且無親無故,大機率帶回去需要醫院負全責,甚至醫生自掏腰包治療費,收是不收?


突如其來的出診任務


下午醫院接到求助電話,有個精神病患者需要我們接診,我閒著無聊便跟著去幫忙,同去的司機是一個將近六旬的智者,我們都叫他老師,醫生是我的學生,我們三人頂著室外兩三度的溫度就出發了。

接診很順利,一個六十幾歲的老太太,雙眼白內障,視力受損很嚴重,兒子四十幾歲還沒成家,家裡窮的叮噹響,老太太在家不停地自言自語,罵人,我們能做的就是幫她控制精神症狀,等到明年天氣暖和好做手術治療白內障。


正準備回程的時候,幾十公里外有一個鎮上的書記說他們村有一個居民,在外流浪了很多年,想讓我們去幫忙看看是不是精神病患者,我們三個人決定跑一趟。


令人揪心的精神病流浪漢


一路上最幸運的事就是已經接診的老太太很配合,偶爾自言自語說幾句我們聽不懂的話。

等我們輾轉一路到這個鎮上的時候天色略灰,下車後冷的人打哆嗦,村鎮上的人帶我們入戶,大馬路邊上政府資助修了一間屋子,不大,剛走到門口,就聞到屋內一股刺鼻的味道,不知道是這味道的緣故,還是心理作用,踏進房門的一瞬間我感覺屋內更冷:灰濛濛一片,一張床上躺了一個人,頭髮足有10公分左右,顯稱的臉很瘦小,牆上是手指塗抹的糞便的痕跡,地上除了垃圾就是糞便。


我們本能的向後退了一步,叫他下床看看。


他慢悠悠的坐起來,穿了一條爛遭遭的皮褲,雙褲腿是捲起來的,暴露出來的腳踝以上、膝蓋以下一片血跡,瞬間那種酸臭刺鼻的味道讓我有了作嘔的感覺。


我打開手機手電筒近距離看,將近2個成人手掌那麼大的傷口,血跡、壞死的組織,這時帶我們來的人才打開燈,仔細一看,兩個小腿都是如此。


這時,村裡的人才說,他經常流浪,在外面點了火烤火,結果火把他自己燒成這樣,無親無故,說話顛三倒四。


艱難的抉擇:收還是不收?


我們的司機看了一眼,瞬間皺起了眉頭,我們一行人移步屋外透了口氣,簡單溝通了一下,初步判斷應該是一例精神病,第一反應是應該先治腿上的燒。

村上的人委託我們治療,我下意識的說,我們是精神病專科醫院,這種情況是不符合收治標準的。


我看看司機,看看徒弟,看看帶路的,他們都盯著我,「你來決定!」

有那麼一瞬間,我真的不知如何是好,接回去可能所有的醫生護士都會怪我。


可我想,已經這麼久了,他都沒人管,住在這狹小、寒冷的地方,等待他的又是什麼呢?

的確很多時候,決定只在一念之間,我決定帶他回去,我跟他們鎮上委託我們來的書記協商,這個病人雙腿燒傷嚴重,不單是精神病,我們需要從綜合醫院請外科醫生來會診制定治療方案,同時控制他的精神症狀,他表示他們會配合我們解決經濟問題以及手續問題,就這樣,我們準備帶他回醫院。

回醫院


上車以後,那種刺鼻的味道難以忍受,難以分辨到底是他多久沒洗澡、洗頭的味道,還是身上衣服的味道,又或者是傷口的味道,開窗又危險、又冷,不開窗,胃裡一陣一陣的作嘔。

我看到司機和另一個醫生在控制自己的呼吸,不禁讓我想起,大概9年前老師讓我去感受一下一個糖尿病足患者的味道,我深深記得我當時真的湊上去聞了,幾分鐘後我在草坪上吐得一塌糊塗,師哥一邊給我扣背遞紙,一邊在笑我老實;同時又讓我想起幾年前我第一次接診一個流浪漢,也是蓬頭垢面、身上一股味道,我當時不接診,主任跟我說,這就是我們的工作,你不做誰來做,我牴觸了幾分鐘才被動的開始……


在車上,老師沉默了很久才跟我說,我們今天做了一件大事,我們今天不把他帶走,也許他可能都看不到來年的春天。


我說「今天我要是沒看到,這事也就與我無關,但是今天讓我碰上了,我們就得管!」

可回頭想想,這不就是醫生的職責嗎,我不是想證明我多高尚,我多有醫德,我只是覺得,穿了這身衣服,就得做這樣的事。

一路上,與刺鼻的味道做著鬥爭,最後不知道是適應了,還是已經沒有精力去注意,已經沒有剛開始那麼難以忍受。臨下車的時候,我對他們說「回去以後我們還是先處理了傷口在吃飯吧,我怕我先吃飯再去處理會吐掉。」

可能真的好幾年已經沒再遇到這樣的病人了,我已經計劃好如何對他的傷口進行初步的處理,一直沒有注意到的是,我的學生全程一直很鎮定,這讓我很驚訝。


下了車,我們火速把他搬運到病區,簡單的進行了衛生處置,準備好物品開始處理傷口,整個過程,他時不時的喊疼,同時全身又發散著那股濃濃的刺鼻味,感覺自己時刻都在和嘔吐做鬥爭,大概半個小時後我們脫了手套,帶著一大包醫療垃圾完成了工作。


次日5點多早醒,腦子裡浮現出他的傷口,伴隨著是我鼻子和胃裡的生理反應,但是查房時看到理了發、換了衣服的他,瞬間覺得自己很有成就感。


只在一念之間


作為一個醫務工作者,尤其是精神科這個行業,可能我們大多數的決定就在一念之間,且不說善惡在一念之間,就是人的本能和職業意識也都是一念之間,我們人類本應該過上更好地生活,生命也值得被善待!

正如楊絳先生所言:當你身居高位時,看到的都是浮華春夢;當你身處卑微,才有機緣看到世態真相。人間百態,各有所難,每個人只看到自己眼中的世界,看不到全貌。


作者介紹

王亞剛醫生,漢中保康精神病院。


從事精神科工作十餘年,常年在一線精神科病房工作,對各類精神障礙的治療、急診和康復期的治療有一定經驗。



關注更多精神、心理,神內問題,請下載好心情APP或關注好心情網際網路醫院微信號,2萬名精神科、心理科、神經內科醫生為您的身心健康保駕護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