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Q中國

訂閱

發行量:19 

恒隆12小時:上海富豪是這麼花錢的

從美國留學回來的Emma 曾是這裡的常客,她曾經租在靜安區的公寓擁有接近100平米的客廳——這裡專為 Emma 和朋友舉行家庭聚會使用,她也順理成章成為整個閨蜜圈子的中心。

2020-01-09 18:50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很長一段時間裡,去上海南京西路的恒隆廣場購物,是當地人和奢侈品的第一次親密接觸。

這裡聚集了從知名到小眾的各類頂尖品牌,人均消費上萬是常態。明星、富豪、常客頻繁光顧這座頂級購物中心,外界往往關注動輒幾十、上百萬的消費額,卻不知道金錢之外的故事更加精彩。

這篇《恒隆12小時》,記錄了恒隆不為人所知的另一面。


恒隆廣場從不介意人們怎樣到來。你可以從周邊3個公交站的11條線路到達此地,消費過後,手提印著奢侈品 logo 的包裝袋,花費2元乘坐24路公交車離開——包裝袋裡的商品,價值4萬元。你也可以從地下停車場上到商場一層,如果不想四處尋找,可以成為綠寶會員享受專屬車位——只有官方邀約才能成為綠寶會員,而在綠寶之下的藍寶會員,准入門檻是年消費滿一百萬元。


進出恒隆的人很少留意,這裡負責開門的人有一套永恆的標準動作:先伸出左手,將門打開70°,然後雙手一起用力將門拉向自己。待顧客走開後,鬆開手讓門自行歸位。在一個尋常的工作日下午,1分鐘內有18名客人穿過大門,這意味著一天之內,他們要重複這個動作上千次。


在剛開門的早上十點,一對年輕閨蜜已經在討論是否要買下一隻35萬的鱷魚皮包。同一時間,在通往一層的下行電梯裡,一位獨自前來衣著典雅的女士剛剛買下價值47.6萬元,包括鑽表、戒指、手鐲在內的整套珠寶飾品。


有些時候,在這裡還能碰到一些家喻戶曉的人物。據說王菲曾在恒隆一次買下20件上衣。郭敬明常常光臨各大門店,喜歡就買,是利落的點包客。某知名女主持人上電視時從來不會重複穿同樣的衣物,她購物時身旁常有一位壯漢,後者全身掛滿了幾十個包裝袋——裡面裝著5雙同種款式不同顏色的鞋子,以及更多數不清的商品。

有時,購物之中也會出現小插曲。曾經有一位女性顧客認為自己被店員冷落,帶著助手取出一百萬現金回到店內,讓店員當場點錢。在另一些銷售的記憶里,這類故事還有更誇張的版本,一位外地來的男性顧客帶著現金購物,因為數額太多,不得不封店數錢,燒壞了兩台驗鈔機。

除此以外,在每年的聖誕季,卡地亞都會在恒隆門前放置一顆高聳的聖誕樹互動裝置,今年一位客人知道活動內容後,把要買的戒指從一圈鑽換成兩圈鑽——因為消費滿一定額度,就可以免費領取一個聖誕花環。另一位品牌常客頻繁光顧的理由也很簡單,「想要收集齊他們家好看的包裝袋。」

在這裡,能清晰感覺到金錢在加速流動。公開報導顯示,2018年恒隆的日均租金為每平米47.55元,在最好的地段,這個數字會再翻一番,也由此貢獻了恒隆廣場2019上半年8.27億元的物業收入。

臨近中午,稍早進入的顧客已經滿載而歸。她們通常是一些擁有大量時間的年輕女孩,在打開價值6萬元的小牛皮肩背包時,充滿了儀式感:打開的動作從包裝袋、包裝盒、防塵袋,再到最後那張細膩光滑的雪梨紙。一位坐在二層 COVA 咖啡館、叫做 aki 的女孩曾經是其中一員。

她代表了恒隆顧客中典型的一類:年輕、貌美、多金。aki 一窮二白的時候,曾經來過這裡,為一款售價21000元的包暗自吃驚。得知價格後的 aki 沒有說話默默離開,而銷售依舊禮貌地把她送出門外。

再次回到這裡時,aki 已經財務自由。因為聽說品牌會請買高定的客人去看秀,她一年內定了三套「小裙子」,「上面都是繡花、薄紗和花鳥魚蟲,屬於重要場合穿一次就不能再穿的衣服。」而 aki 口中這些一次性衣服,價格分別是8萬、10萬和15萬元。最後她如願以償,並因此結識了一起去看秀的其他上海女生,對此她沒有什麼好隱瞞的,「這些朋友是買來的。」


2017年的一天,aki 刪光了所有過往朋友圈,只留下一條:以後動態都在 IG 上更新哦。aki 聽留學歸來的朋友說過,IG 是國外的說法,用 ins 來簡稱 instagram 的人都是土包子。但有一個人她一直記得,就是第一次走進恒隆、那個明知自己買不起還禮貌接待的銷售。哪怕她跳槽去了另一家自己不喜歡的品牌,aki 也會買這個牌子的包給她沖業績。只是這些包她從來沒用過。

這裡的每位銷售都有自己的待客之道,一些男銷售尤其擅長接待已婚女士。他們很少主動提及消費,反而願意傾情顧客的生活瑣事。銷售們會記得每位顧客的生日,定時送上鮮花與小禮品。對於那些已經步入中年的女士來說,這種關心過去常見、而如今越發稀有。

時間來到下午茶結束後的4點鐘,走進恒隆的本地老人漸漸增多。他們習慣相約逛街,著裝比年輕人更體面。在一層,兩位穿著皮草的老先生饒有興趣地聽店員介紹新來的稀有皮具。而在樓上的眼鏡店裡,兩位老太太前後試了20多款眼鏡,其中一位拿起金絲鏡框在鏡子前試戴,問同伴說:「好看伐?」沒等對方答覆,又自言自語說起來:「像神經病院的。」放下鏡框,她對著同伴說道:「1萬1,儂一副吾一副,哪能?」

但也有一位上海老先生,常常路過這裡卻從來不進去。他的職業是植物科學家,曾在迪士尼救治一棵生病的皂角古樹。有人留意到他穿了一件羊絨內衣——一種做得輕薄細膩、可以夏天穿在襯衫里的高級內衣。這種內衣一輩子擁有兩件就夠了:高級羊絨是耐用品,只要不被蟲蛀,可以穿非常久;而另一方面,幾千美金一件的售價也並非所有人消受得起。

老派上海人尤其在乎這種體貼和調性,yaffa 的外公就是如此。外公家境優渥,小時候最開心的事是汽車壞掉,「這樣就可以乘黃包車了。」 在 yaffa 的記憶里,外公總是穿著外婆熨好的白襯衫出門,會每周帶自己去看電影,之後去上海灘最老的法式西菜館之一——紅房子西菜館吃飯。直到今天,他們家仍然保持20人的家族聚會——喝茶、聊天、包餛飩。這種環境中長大的 yaffa 15歲就擁有第一件奢侈品,對她而言,逛恒隆和逛超市沒有太多區別。

不過對更多人來說,恒隆是一個擁有諸多「第一次」記憶的地方。

一位開車前來的女白領為這裡每小時20元的停車費暗自咋舌;一位年輕滬漂看到從沒見過的品牌名,正拿著手機查看資料;一對上海夫婦看上了單件3000元的鑄鐵琺瑯鍋,結帳時男人一把把妻子拽出來:「上次你買的鍋還沒用上呢。」


而一個叫王易的上海姑娘,第一次去恒隆時13歲,媽媽帶她「見見世面」。在這之後,兩人每個月都會去2,3次。媽媽常常會突然找過來問:「要不要去恒隆?」這種對話出現在王易看電視時、吃飯時、甚至睡覺之前。


2009年,王易去英國念書,每次媽媽購物都會視頻徵詢她的意見。這件事從她13歲,一直問到23歲。但從2013年開始,王易家生意變壞。媽媽看中一條1萬5的手鍊,從4月份到6月份,4次去都沒有捨得買。熬到那年8月生日,媽媽為自己買了這條手鍊,每天都帶。一年後,家境越來越差,某天因為生意上的煩惱,媽媽突然重重拍了下桌子,手鍊斷開,被拿到店裡維修。


這條手鍊再也沒有取回來,王易家承擔不起4000元的維修費用。只在每年過生日的時候,媽媽會問王易:「要不要去拿那條手鍊?」直到今年,父母因為意外過世,王易想到了這條手鍊,去取的時候,發現還是十年前的那個銷售。對方還記得王易媽媽:「劉女士啊,她五六年沒來了呢,不過店裡規定只有本人能取回哦。」王易突然意識到,在送修那天之後,她和母親再也沒有來過這裡。

在恒隆,雖然偶有王易這樣的個例,但不妨礙這個龐然大物有條不紊的運轉。當夜幕降臨,不會有顧客知道,分散在各個衛生間、垃圾桶和其他地方的垃圾會在地下一層的垃圾房碰面,填滿這個約50平米、2層樓高的空間。在這裡,你能看到一個50多歲的男人依靠在門口的椅子上,衣著常見的深灰色棉襖,褲腳露出來一小截襪子,上面有紅黑色交織的菱格紋。也不會有多少人留意,走進任何一層的衛生間,都會遇到穿著白色制服的保潔人員。他們會在顧客進門時說「您好」、出門時說「再見」。

時間來到晚上8點,一對年輕夫婦帶著4歲的兒子走在一層中庭,小男孩穿著一整套豎條紋西裝,身板挺得筆直。很明顯,他還需要些時間成長,才能讓胸肌撐起西裝里的粉色襯衣。

與此同時,在與恒隆一街之隔的華業小區門口,一位2010年來上海闖蕩的中年門衛正在記錄進門的汽車車牌。他在這個小區做了七年門衛,對馬路對面的情況一清二楚,知道哪種衣著神態的路人最有可能走進恒隆。

這位門衛曾在恒隆短暫地做過保安,那時候,恒隆五層有劉嘉玲開的酒吧,他每天的工作是把醉酒的客人扛下樓送到計程車上,最多的一次,他在某個周五晚上的11點鐘扛下來10個人。這些從恒隆出來的客人和其他地方的不一樣,儘管已經意識迷糊,還不忘記給保安們小費,起步100元。


在門衛的注視下,出生自小縣城的 Kiki 快步走進恒隆。她在附近的寫字樓上班,有限幾次走進這裡,總是直奔五層的某家餐廳吃飯。這家知名餐廳除恒隆以外的分店,往往排長隊才能吃到。而來恒隆的顧客多是為了購物,Kiki 反倒可以直接就餐。

但相比「餐飲自由」,Kiki更期待有朝一日在恒隆「購物自由」。這一次,努力工作一年,銀行卡里的積蓄給了 Kiki 走進店鋪的勇氣。臨近春節,她想買一件新年禮物,好好犒勞自己。


而在1.8公里外,同樣位於南京西路的靜安公園裡,唱歌的街頭藝人已經散去。5年前,8名藝人獲得首批「上海街頭藝人節目審核許可證」,這裡成為前往商場的人們短暫停留的地方。作為曾經的浦西第一高樓,恒隆廣場已經注視著這座城市19年,人來人往,一些人離去,一些人又重新到來。

從美國留學回來的 Emma 曾是這裡的常客,她曾經租在靜安區的公寓擁有接近100平米的客廳——這裡專為 Emma 和朋友舉行家庭聚會使用,她也順理成章成為整個閨蜜圈子的中心。直到後來,Emma 花2900萬在浦東陸家嘴壹號院買下220平的婚房定居,日常購物從恒隆廣場改為位於陸家嘴的國金中心。從那一刻起,她與朋友的關係漸漸疏離。

如今,閨蜜們還時常相約在恒隆二層的咖啡店,但其中已經沒了 Emma 的身影。提起 Emma ,她們不約而同露出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語氣裡帶著淡淡的遺憾:「人家搬到浦東去了,開車過來要一個小時呢。」

一年又一年,恒隆廣場的故事不斷上演

此刻,除了搶購車票

許多人同 Kiki 一樣

正在選購合適的新春禮品

在即將到來的新年

為自己增添一份喜氣

這個春節卡地亞首次推出

中國大陸獨家限量發售 新春特別款臻品

可前往卡地亞全國各大精品店選購

也可複製淘口令¥pHVI1bBSh08¥或點擊了解更多瀏覽更多作品信息

新的一年,願紅運常在你身邊

策劃:Rocco

編輯:董旭

採訪:milo、jiaoer、yutong、ai、 昱人、董旭

特別鳴謝:小白、Miki Tang

插畫:趙小皮

視覺:aube

運營編輯:nic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