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地客棧

訂閱

發行量:177 

狄仁傑憑什麼能成為武則天信任一輩子的男人?

遠征高句麗的戰爭剛結束,狄仁傑已為中心所召,擔任大理丞一職。大理寺是主司懲罰的衙門,長官為大理卿,次官為少卿,丞在其下,職位約等於今天的查看廳局長。

2020-01-09 21:38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遠征高句麗的戰爭剛結束,狄仁傑已為中心所召,擔任大理丞一職。大理寺是主司懲罰的衙門,長官為大理卿,次官為少卿,丞在其下,職位約等於今天的查看廳局長。儘管高宗照舊上朝,但健康狀態已大不如前。每次他坐到王座,簾幕的後邊必定有武則天在那兒。也就是說,武則天才是真實的主政者。

曩昔的「皇帝」、「皇后」之名已被廢棄,改稱以「天皇」、「天后」。曩昔的稱號給人感受是,皇后存在於皇帝之下,或為其附屬物;而新的稱號則有近乎男女平等的感受。 武則天對於稱號十分介意。她的意圖是:先改動稱號,進而對舊體系有所變革。她開端有以自個的意思推廣政治的意念。儀鳳元年(公元六七六年)九月,左威衛大將軍權善才和左鑒門中郎將范懷義兩名重臣,犯了滔天大罪:他們為擴建自個的宅邸,尋找很多木材。兩人託付樵夫採伐柏木這件事,正本無可厚非,但這批柏木竟然是從昭陵聖域之地採伐得來的。

昭陵乃太宗陵寢,對唐朝廷而言,這是最主要的墳墓。這座墳墓由閻立德精心營造,對高宗來說,是爸爸靈體永眠的聖地。不過,陵域並未圍以木柵,因而很難界定聖域規模。樵夫僅僅誤砍昭陵之木,而這大逆之罪,當然落到請求樵夫砍木的兩名大臣頭上。判定會議在高宗面前舉行。兩人應處死罪。這是高宗的定見。至少高宗在群臣面前表明這個定見。實際上,這是天后武則天叫他這麼說的。司法單位高級官僚持的是怎麼的定見?有沒有人敢對立皇帝的定見、直陳自個的觀點?她想知道的是這些。

處以流刑較為恰當。因為兩人都是人才,殺之可惜;並且處以死刑,會影響官僚士氣。這是武則天心裡的主意。 「竟敢採伐昭陵之柏,可謂目無法紀,罪不容誅。如皇上所言,這兩人唯有處以死刑一途罷了。」大理卿如此答覆。 刑部尚書(法務大臣)也以為高宗的定見至為妥當。武則天在垂簾後暗暗驚訝。 難道沒有一自己敢對這兩自己的死罪表明對立定見? 合理她預備啟口說出自個的定見時,有人以清新的聲響說:「萬萬不應對這兩自己處以死刑—「啥……你是啥人?」 高宗連發言者的姓名都不知道。

「微臣乃大理丞狄仁傑。」 「為何不可論處死罪?不處死他們,不是要使朕陷於不孝嗎?」 「回皇上的話,法令並無採伐陵域之樹木者以死罪論處的條文。」 「你竟敢對立朕的定見!下去!朕不想看到你這自己!」 高宗怒髮衝冠。實際上,以死罪論處儘管不是他的定見,但此人竟敢表明貳言,這一點觸怒了他。體質懦弱且貧血的高宗,激怒時氣色變得烏青,相貌令人望而生畏。「是!微臣這就遵命退下。微臣現在才知道冒大不韙直諫之難。本來,直諫之難,只對桀紂而言,若對堯舜,則無此事。適用法令無明文規定之懲罰,會使大家不信法令。

還有,後世史家將怎麼批判皇上,微臣也以此為憂。……微臣告退了。」 狄仁傑語畢,就預備退下。 這一退的結果必定不堪設想,處死是肯定免不了的事,而狄仁傑卻毫不動容。 「慢著!」垂簾以後傳出武則天的聲響。「是!」剛要退下的狄仁傑,當場跪伏。「皇上不是沒有慈善之心。……說實在的,對這兩自己的處分事宜,皇上已和哀家討論過,好像處以流刑為宜。大理丞所言甚是,因而,對於本案,宜通過檢討再做確定,怎麼?」武則天道。 好,那就改日再議吧!」 實際上,高宗心裡也鬆了一口氣,他並不狠心處死這兩人。

來日,決定將兩人放逐至嶺南(廣東)。 數日後,大理丞狄仁傑被拔擢為侍御史——這一主要的人事指令出現在公文上。 「你日前所言,令哀家深深感佩。在那樣的局面敢說那樣的話,勇氣可嘉,值得嘉勉。」武則天召來狄仁傑,如此說道。 從此以後,她一輩子都信任狄仁傑。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