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嘉和

訂閱

發行量:87 

振奮人心!美國專家匯總乳腺癌診療新進展

接下來我們採訪了SenthilDamodaran博士、Jennifer Litton博士和Anthony Lucci博士,談談乳腺癌診療方面的新進展,並整理出來以改善更多乳腺癌患者的生活質量。

2020-01-09 22:50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世界衛生組織的數據顯示,乳腺癌仍然是世界上最常見的兩種癌症之一,是癌症相關死亡的第五大原因。僅在美國,每年就有超過26.5萬人被診斷為乳腺癌。

給我們帶來希望的是:乳腺癌在診斷和治療方面不斷進步,也取得了令人興奮的進展,這些進展將會改善乳腺癌患者的生活。接下來我們採訪了Senthil Damodaran博士、Jennifer Litton博士和Anthony Lucci博士,談談乳腺癌診療方面的新進展,並整理出來以改善更多乳腺癌患者的生活質量。

1. 保留淋巴結可減少淋巴水腫

乳腺癌手術中通常會切除腋窩淋巴結,並檢測是否有轉移。但是在術後恢復過程中,我們發現超過五分之一的患者會有慢性疼痛、麻木及淋巴水腫的現象,給她們生活帶來巨大的不便。研究表明,在許多情況下,一些淋巴結可以保留,且不影響長期存活率。

前哨淋巴結的活檢可以幫助醫生來確定哪些淋巴結最有可能被侵襲,從而更有針對性的進行腋窩淋巴切除,更多的保留一些能夠通過放化療或其他治療恢復為陰性的淋巴結。另外,前哨淋巴結活檢為陰性結果,則剩下的淋巴結幾乎沒有被侵襲的可能,這種情況下如果做了淋巴清掃而產生痛苦的副作用可真是得不償失。

專門研究乳腺癌的外科腫瘤學家Lucci說:「大約15~20%的患者在常規切除所有淋巴結即淋巴清掃的情況下便會出現淋巴水腫。」但是,如果做了前哨淋巴結定位活檢,然後保留剩下的淋巴結,患者出現淋巴水腫的機率就會下降到5%。而且,這樣的手術方法復發幾率很小。

所以,我們提倡在乳腺癌治療過程中減少常規淋巴結清掃術來提高患者後續的生活質量,減少副作用帶來的痛苦和不便。

2. 通過基因組檢測使化療最小化

隨著腫瘤治療的不斷發展,絕大多數癌症患者都把化療當作腫瘤治療必不可少的一項,而且即使要面臨不可避免的副作用,也會對化療有很高的接受度。

2018年7月發表在《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新英格蘭醫學雜誌)上的一項研究顯示:50歲以上的乳腺癌患者中,多達85%的人(乳腺癌為HR+,HER-,且沒有擴散到任何淋巴結)無法從化療中獲益。

這項研究涉及一種基因組分析(或稱OncotypeDX測試),分析患者原發腫瘤中21種不同基因的表達情況。腫瘤的基因表達模式提示是否會對化療產生反應,或者單獨的內分泌治療(如他莫西芬)是否是更好的選擇。

研究表明,得分在中低風險範圍的患者可以安全地跳過化療,避免脫髮、神經病變、體重減輕以及隨之而來的其他副作用。

「在這項研究之前,我們都不知道去掉化療是否安全,」Lucci說。「現在,這是可行的,且結果沒有差別。所以,儘量減少過度化療可以很大程度上提高患者生活質量,也不影響其治療效果,這完全改變了傳統腫瘤治療的行醫方式,我們對此也很興奮!」

3.更好地識別遺傳性癌症綜合徵

一些基因突變,如BRCA1和BRCA2,已經被證實能夠增加一個人患某些癌症的風險,如乳腺癌。但是現在,下一代基因測序技術正在幫助研究人員識別其他可能使我們處於危險中的遺傳性癌症綜合徵。

有些家庭有很強的癌症病史,通過血液和唾液的分析,可以更早地提示其他的家庭成員,通過加強篩查和預防保健,識別癌症。這也是醫療人員一直為之努力且大力宣傳的一件事。

4. 靶向治療的口服選擇

PARP抑制劑通過防止帶有特定基因突變的受損癌細胞進行自我修復,主要用於治療卵巢癌,而現在,這種靶向治療也被成功用於乳腺癌的治療。

實際上,DNA有多種自我修復的方式,所以,當一個人的基因突變關閉了一條通路,他們的DNA就會使用另一條。但是,PARP抑制劑阻斷了這種逃逸途徑,使癌細胞無法生長和分裂。

專家指出,於卵巢癌相比,乳腺癌的突變較少,但PARP抑制劑仍然可以利用它們。目前正在進行的兩項臨床試驗均顯示:

  • 遺傳性BRCA基因突變和轉移性乳腺癌的患者的無進展生存期有所改善;
  • 與接受化療的患者相比,接受口服藥物的患者的生活質量總體上有所改善。

5. 新的藥物組合使雌激素阻斷劑更有效

對於HR+(激素受體陽性)的乳腺癌患者來說,常使用來曲唑和阿那曲唑等降雌激素水平的藥物來阻斷腫瘤生長。現在,研究表明,當激素治療與CDK4/6抑制劑聯合使用時,患者的情況會更好,CDK4/6抑制劑可以防止癌細胞分裂。

現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批准了三種不同的CDK4/6抑制劑abemaciclib、palbociclib和ribociclib。當與激素治療結合時,所有三種CDK4/6抑制劑都顯示出對期乳腺癌患者無進展生存的巨大改善。

因此,這已成為幾乎所有轉移性HR+乳腺癌患者一線治療的選擇,也是乳腺癌治療的一個巨大變化。

6. 下一代的單克隆抗體

赫賽汀是一種單克隆抗體,自20世紀90年代以來一直用於治療HER2+乳腺癌患者。它的作用是靶向HER2受體,阻止癌症生長。

目前,其他單克隆抗體(如Perjeta)也已經被開發出來。發展到今天,這種靶向治療已經更加先進。

T-DM1 (Kadycla)是一種抗體+藥物組合,已被批准用於治療HER2+乳腺癌。這種抗體+藥物的組合就像一個「智能炸彈」,通過附著在癌細胞的HER2+受體上,直接向癌細胞傳遞療效。

靶向治療已經改變了我們治療HER2+乳腺癌的傳統方法,並為治癒某些IV期乳腺癌患者提供了機會。因此,單克隆抗體將是一個遊戲規則改變者站在乳腺癌治療的舞台上。

寫在最後

回顧這一年乳腺癌診斷治療的新進展,振奮人心,研究者和醫療人員在工作中也更有信心。相信在治療乳腺癌的道路上,患者可以獲得更長的生存期及更好的生活質量,勝利終將屬於不斷努力的人!

以上內容來自美國癌症治療領域多年排名第一的MD安德森癌症中心,由美中嘉和腫瘤防治科普團隊進行翻譯、編輯整理。

參考文獻

MD安德森癌症中心官方網站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