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界

訂閱

發行量:8198 

發酵!多家期貨公司陸續發公告 提示文華財經交易軟體整改風險

昨日下午15:58:05,西部期貨發布提示公告:大意是經排查,目前文華財經交易軟體暫不符合監管要求,公司會跟進整改情況,如在2020年1月21日之前仍然無法通過監管要求,對不起,請各位「上帝」不要再用文華財經交易軟體啦,可以替換使用別的軟體,等等。

2020-01-09 22:51 / 1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小明是一家期貨公司的客戶,當然,是一家「小期貨公司」!近日公司的一紙提示性公告讓小明突然發現自己使用文華財經交易軟體的日子可能變的屈指可數。

作為「吃瓜群眾」的一員,小明問師傅老范咋辦?老范說:讓子彈飛一會兒!

看官您瞧,「子彈」說飛就飛啦!

昨日下午15:58:05,西部期貨發布提示公告:大意是經排查,目前文華財經交易軟體暫不符合監管要求,公司會跟進整改情況,如在2020年1月21日之前仍然無法通過監管要求,對不起,請各位「上帝」不要再用文華財經交易軟體啦,可以替換使用別的軟體,等等。

西部期貨公告

小明注意到,在西部期貨昨日發布公告之前,廣州期貨和美爾雅期貨已經分別於1月3日和1月6日陸續發布了相關提示性公告。

廣州期貨1月3日公告

美爾雅期貨1月6日公告

針對各期貨公司的提示性公告,文華財經最初的一份回應最早是在1月6日對外「新鮮出爐」!

文華財經1月6日回應內容

小明發現,他所在公司也是在1月6日被定義為「小期貨公司」,老范還給他說,聽市場傳言永安期貨也自認為是「小期貨公司」。

正當市場圍繞永安期貨到底是「大」還是「小」期貨公司的新年雄辯之際,文華財經昨日針對此事再度作出回應。

小明發現,文華財經在昨日的二度回應中並沒有回答市場熱議的永安期貨究竟是「大」還是「小」的問題,而是承認了公司的不足,闡述了面臨的困難,深刻表達了歉意,同時還貼心的把「小期貨公司」變更為「小型期貨公司」(小編感覺,第一份回應的文案寫手估計年終獎沒啦),並表達了文華財經願意創新產品,作為期貨市場的一分子與期貨行業站在一起,「爭取」在2020年1月20日完成監管要求。

那麼,文華財經在1月20日要完成的工作到底是什麼哪?事情還得從去年11月20日的一則通知說起……

交易所的一則通知

2019年11月20日,上期所等交易所陸續發布一則通知:

上期所通知

鄭商所通知

大商所通知

小明注意到,從各家交易所發布的通知內容來分析,可能是市場又有新的不符合看穿式監管要求的中繼代理軟體,所以各交易所在同一天發布落實看穿式監管要求的通知以進行風險提示。

但小明猶記得期貨市場看穿式監管要求明確規定最晚要在2019年6月14日(含)起所有客戶的交易終端必須更新成看穿式版本,否則將不能登錄。

那麼,2019年下半年期貨市場究竟又發生了什麼讓監管層再度發出通知哪?

對此,老范對小明說,此次各交易所的風險提示可能主要是針對文華財經的手機端交易通道。目前,文華財經下屬的各個交易接口均可在移動設備上進行登陸交易,這可能難以滿足看穿式監管要求。

小明心想,同為「吃瓜群眾」,師父老范就是高屋建瓴!

文華財經的交易通道

老范告訴小明,文華財經隨身行產品是其移動端交易的重要產品,可以連接國內絕大部分期貨公司的交易軟體,實現移動客戶端無縫對接。

文華財經隨身行和期貨公司交易連接介面

「產品是一個好產品,但期貨公司和文華財經的癥結也在這裡。」老范稱。

事情的根源還得從2018年9月25日說起,當日文華財經在其拳頭產品「文華財經隨身行」軟體發布通知:隨身行APP的交易模塊自2018年10月10日開始收費……

小明算了算,至今天,文華財經通過自身架構的交易通道對期貨投資者收費時間已經是一年零三個月。顯然,在國內大部分期貨公司已經對客戶實施以「分」計算的收費標準之時,文華財經通過期貨公司渠道穩定收取期市投資者通道費的做法已經為近期的「互懟」埋下了伏筆!

而進一步引發近日衝突的則是看穿式監管要求所造成的成本提升問題。

某小型期貨公司負責人告訴小編,為滿足各交易所在去年11月20日發布的看穿式監管要求,文華財經在過去一個多月提出了多種解決方案,例如在期貨公司主交易主機安裝某種設備,但該設備費用期貨公司自擔;或通過文華財經雲服務架構,滿足看穿式監管要求,但流量費用支付問題期貨公司自擔;或期貨公司購買文華財經交易伺服器,文華財經負責維護等等,但期貨公司需要出資購買。

「無論是哪一種解決方案,滿足監管層看穿式監管要求的解決方案均需要期貨公司負責並承擔改造成本。」上述負責人說道,但期貨公司已經購買了文華財經的相關產品,滿足監管要求應該是文華財經負責的事情,期貨公司並沒有義務繼續為此項支出買單。同時,文華財經通過自身架構的交易通道已經收取投資者費用,這筆費用並沒有給予期貨公司返還,所以解決方案的費用支出期貨公司不會承擔。

後話

作為一個老期貨人,老范出身於期貨公司,看到期貨公司「怒懟」文華財經,拋開永安期貨是「大」還是「小」的歷史疑問,老范認為雙方爭論的焦點依然是「錢」!

談起錢,老范認為期貨公司是真窮!中國期貨市場的利益分配格局自市場建立之日起就已經塵埃落定,期貨公司一方面賺交易所的返還;另一方面賺取客戶的通道費用。

但近幾年隨著期貨公司的競爭加劇和期市投資者的機構化發展,投資者尤其機構投資者對期貨公司的議價能力和空間越來越大。以貢獻了絕大部分成交量和手續費的高頻客戶為例,其不但拿走了交易所給予期貨公司的返還絕大部分,還把交易通道費用降為「0」,同時期貨公司還要與其分享資金利息收入。

老范算了算,期貨公司已經不剩下什麼收入了!小明則感覺,交易平台和高頻投資者已經瓜分了期貨市場的絕大部分收益。

此時此景,無論是大型期貨公司還是小型期貨公司,在滿足監管層的看穿式監管要求之時,再讓期貨公司出「一分錢」,可能就是傳聞中的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南華期貨財務明細

本文源自期貨日報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