賤熊放映室

訂閱

發行量:10 

92年稱霸香港電影票房榜的周星馳,卻在影帝之爭上輸給了這部影片

第十二金像獎,從周星馳手下搶走的影帝1992年的,香港電影絕對可以說是周星馳年,年度票房排行榜的前五位,都是由周星馳所出演的影片,這當中第一位《審死官》橫掃4988萬票房,順手就破掉了多項香港電影的票房紀錄,更是讓周星馳獲得了第三十七屆亞太電影節最佳男主角的桂冠。

2020-01-01 23:18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第十二金像獎,從周星馳手下搶走的影帝

1992年的,香港電影絕對可以說是周星馳年,年度票房排行榜的前五位,都是由周星馳所出演的影片,這當中第一位《審死官》橫掃4988萬票房,順手就破掉了多項香港電影的票房紀錄,更是讓周星馳獲得了第三十七屆亞太電影節最佳男主角的桂冠。

然而在那一年第12屆香港電影金像獎的影帝之中,周星馳遺憾敗北,輸給了出演了《92黑玫瑰對黑玫瑰》的梁家輝,或許誰都沒有想到,在金像獎的歷史上,能夠憑藉一部喜劇片摘得影帝桂冠的,不是所有人心目中的喜劇之王周星馳,而是在大家印象里跟喜劇壓根不沾邊的梁家輝,而且這個影帝還是從喜劇之王周星馳的手底下,硬生生給搶走的。

劇情雜糅,元素豐富

《92黑玫瑰對黑玫瑰》的導演是劉鎮偉,熟悉劉鎮偉的觀眾都知道,他的電影最有特點的地方就是不按常理出牌,大家對他印象最深的應該是《東成西就》,整部影片內容雜糅,從現代到古代,毫無常理所言,這也導致他的影片很難在第一瞬間抓住觀眾的視線。

影片中,梁家輝飾演的是一個叫呂奇的警察,暗戀自己隔壁的失意作家——黃蝴蝶(邵美琪),黃蝴蝶這個作家已經不只是失意了,寫兒童故事咋寫都不行,被自己的閨蜜阿娟(毛舜筠)介紹去寫三級片劇本,無奈找前夫求助,結果被前夫老婆發現,心灰意冷在河邊準備自殺,結果撞到了正在這裡秀恩愛的一對情侶,誤傷對方後被以為是劫匪,將東西全部交給她。

想要消除誤會的黃蝴蝶找阿娟陪自己去還東西,結果不小心撞上了黑幫內訌產生的命案,浸淫粵語長片多年的黃蝴蝶,匆忙之下留下了「女俠黑玫瑰」的字條,結果阿娟不小心在門把上留下了指紋,導致二人被認為是上世紀的女俠黑玫瑰傳人,成為黑白兩道的眼中釘。

同時二人也引起了玫瑰門現任掌門人飄紅(馮寶寶)和大師姐艷芬(黃韻詩)的注意,因其冒用自己師父的名諱,將其抓回去審問,聽說黃蝴蝶遇難,呂奇匆忙趕到黑玫瑰家中,結果兩人一同遇難,呂奇被抓後,知道自己與飄紅和艷芬的老情人奇哥長得一模一樣,隨即決定假扮奇哥以此來救黃蝴蝶出去。

一番出逃失敗後,呂奇假意要與艷芬結婚,不想完婚之夜,計劃逃跑的二人暴露了自己的地址,導致黑道分子獲得消息後,追上門想要除掉他們。

這場原本驚險無比的大決戰,因為艷芬聽到鈴鐺就要打拳的設定,而多了一份喜劇效果,飄紅暈倒後,阿娟用鈴鐺想要喚醒飄紅,結果正在與反派大戰的大師姐聽到鈴聲,隨即耍起了自己的拳法,一邊挨打一邊反擊,堅持打完了整套拳,最後完全靠著瘋癲飄紅的痊癒,而擊退了黑道,完成了大圓滿的結局。

初看之下,本片的故事並沒有什麼過於吸引人的地方,反而像是一個很普通的愛情故事,小警察暗戀失意作家,捲入黑幫正道,最後有情人終成眷屬。

懷舊經典,致敬前輩

再加上劉鎮偉那大亂燉的創作風格,開畫的時候,本片票房反響並不算好,劉鎮偉為此頗受打擊,決定出門找找詩與遠方來調節一下自己的心情,結果劉鎮偉前腳剛走,該片的票房就一路飄升,香港電影連續上映175天的最長記錄,當時永高院線的老闆羅傑承甚至把剛剛上映不久的《現代應召女郎》匆忙下映,來給本片留出更多的上映空間。

《92黑玫瑰對黑玫瑰》之所以能夠在本土獲得如此之大的成功,一是靠對於粵語殘片的致敬和追憶,在影片一開場就打出了謹以本片,向香港電影界前輩們致敬的字樣,而影片的片名黑玫瑰正式出自1960年粵語殘片時代,楚原拍攝的《黑玫瑰》,該片以女俠黑玫瑰的形象融合類似於007的特工類型片的故事橋段。

1991年,劉鎮偉在應劉德華的邀請,幫忙拍攝《91神鵰俠侶》之時,得益於該片古今混雜的喜劇效果,產生了拍攝《92黑玫瑰對黑玫瑰》的靈感,起初他只是負責劇本的編寫,誰想導演陳善之拍攝到一半退出了劇組,劉鎮偉接任了導演的工作。

這也使得,劉鎮偉所擅長的那一套時空穿梭、戲仿拼貼以及演員各種出奇裝扮都在本片中得到了極大的發揮,卻又不同於《大話西遊》和《東成西就》,整體更為整潔精緻,控制的恰如其分。

影片中當呂奇和黃蝴蝶都闖入了黑玫瑰的房子那一瞬間,也代表著這兩個90年代的小人物,穿越到了60年代的粵語片世界,爆笑的同時,充滿了對於那個時代致敬的迷影情結。對於時代感的營造上,盧冠廷操刀的電影原聲可以說功不可沒,艷芬聽到鈴聲就要打拳,盧冠廷特意設計了粵語片中的經典配樂《將軍令》,熟悉的觀眾腦中難免會聯想到黃飛鴻一副俠之大者的英雄形象,然後熒幕上無奈打拳的大師姐,卻只能讓人忍俊不禁。

其次呂奇被抓後,先是用一首《舊歡如夢》贏得了師姐妹的信任,這首五十年代的經典小調,在香港的音樂史上擁有者一脈相承的歷史地位,源頭之久遠,值得考證,該曲在盧冠廷的配唱下,用粵劇的腔調進行演唱,搞笑又動人,再配上台前梁家輝那娘之又娘的表演風格,足以吸引住多數觀眾的視線。

單純的懷舊,又怎能唬住一個擁有電影午夜場這種播放方式的城市的觀眾,《92黑玫瑰對黑玫瑰》另一個閃光點,就是本片中所有演員的精彩演繹。

精彩演繹,經典角色

梁家輝飾演的呂奇,在歷史上卻有其人,是粵語片時代的傳奇小生,與陳寶珠並稱為當時的「金童玉女」,而梁家輝在影片中的表演風格也正是模仿此人早年間的表演風格,拿腔捏調,娘里娘氣,導致後來羅嘉良在《精裝難兄難弟》中出演呂奇這一角色,多被認為不如梁家輝還原的出色。

劉鎮偉原本希望劉德華可以出演這個角色,但是劉德華看過劇本之後,顧及自己當時的偶像形象,覺得這個角色不適合自己,拒絕了出演,劉鎮偉這才找到了梁家輝,當時的梁家輝給人的形象還都是一幅正劇形象,尤其是同年他在《情人》中的風情萬種,還是《新龍門客棧》中的豪氣干雲都與這個形象極為不符,起初劉鎮偉也並不是很滿意梁家輝的表現,經過幾次交流後,梁家輝用一個一本正經的表演,表現出了渾身都是笑點的感覺,尤其在影片開場,梁家輝第一次出場,想要英雄救美的他,一身西裝,油油的大奔頭,雙腳交叉,擺出一副自以為很紳士的樣子,配上上世紀的古董配樂,連女主都感嘆這個人怎麼這麼土。

在與飄紅對唱的時候,梁家輝又是頂著一頭水泥,隨著音樂情感的變化,不斷變化著自己的水泥頭髮造型,著實搶鏡。搞笑之餘,在《美麗的花蝴蝶》的歌聲中,呂奇回憶著自己的暗戀之路,看著陽台上的黃蝴蝶,用一系列的眼神和動作細節,詮釋著自己內心那種既愛又慫,卻又決定為自己心愛的女人去冒險的一系列矛盾情緒。

除了梁家輝,本片最讓人驚喜的應該是失憶掌門人的扮演者馮寶寶,馮寶寶出演該片的時候,已經三十八歲,這位出道時被稱為天生為古裝戲而生,一身古典氣質的美女,從武則天演到孟姜女,演出了無數個古典美女的神韻,卻要扮演一個腦退化的女俠,經常爆發各種神經質的片段,尤其是在師姐欺騙自己二人是母子關係後,立馬變身萌少女,一幅秀蘭·鄧波的裝扮,仿佛又回到了自己童星出道的時代,各種少女行徑,讓人不禁捧腹,而最後恢復正常後的俠女表現,與之前完全判若兩人,不得不讓人驚嘆。

這樣的精彩演繹,在1992年引發了無數香港觀眾對於粵語片的追憶,在我們熟悉的時代,香港電影其實已經是國粵雙語並行,國語甚至占據了更大的發行優勢。

昔日輝煌的粵語殘片在市場緊縮的情況下,漸行漸遠,而香港許多電影人,都是在那個時代的片場之中,摸爬滾打而來,比如王晶導演從小就是在邵氏的片場長大,這些電影人雖然隨著時代的發展在不斷向前,卻總是不忘去追憶和致敬那些個無數先輩努力過的時代。

我們能在《功夫》中看到那個時候的《如來神掌》,也能在其中看到《72家租客》中的包租婆形象再現影評,1960年秦劍一部《難兄難弟》讓我們看到後來無數個版本的《難兄難弟》。

到了《92黑玫瑰對黑玫瑰》的最後,代表著粵語殘片的飄紅和艷芬,一句後會有期,倏然而去,恰如好夢一場,令人回味無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