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幸知

訂閱

發行量:45 

傅首爾談婚姻哽咽:老公不上進怎麼辦?我花了10年才知道

就連我的來訪者中,也有妻子建議我直接跟她老公談,要我直接「拯救下老公的靈魂「。看起來,繼雞娃之後,雞老公市場潛力也是巨大的。 「焦慮」的女性是這個時代最多的物種,她們已經是「女高管」、「女白領」、「女教授」但還在空前地在尋求上進,在工作之餘,也打算把老公和娃都打造成極具競爭力的自

2020-01-01 23:55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文/幸知在線特約作者 蘑菇姑姑


不知何時,家庭主婦聚在一起的話題,已經從雞娃、帶貨,轉到了一個新的地方:不思進取的老公。


「我都在學理財,他每天只知道打遊戲,說我們家就那點錢,有什麼好理的啊,他竟然不知道就是因為沒錢才要理財嗎!」


「我怎麼說自己健身的變化,他都不跟我去,周末寧願在家睡覺,看他那肚子,完全不能自律!」


「手機到底有什麼好看的,也不知道利用業餘時間再考個證,報了班也不去,推薦他聽的書從來也不聽,就知道打遊戲,我已經沒話跟他聊了。」


……


就連我的來訪者中,也有妻子建議我直接跟她老公談,要我直接「拯救下老公的靈魂「。

看起來,繼雞娃之後,雞老公市場潛力也是巨大的。

「焦慮」的女性是這個時代最多的物種,她們已經是「女高管」、「女白領」、「女教授」但還在空前地在尋求上進,在工作之餘,也打算把老公和娃都打造成極具競爭力的自我標籤之一。

但是,與此相對的是,丈夫們確實都「不太配合」,集體表現出小富即安這樣被妻子集體鄙視的「劣根性」,如今很多婚姻已經不是出軌這樣大是大非的矛盾了,而變成了 「奮進還是保守」的價值觀矛盾,到底如何看待「丈夫已經跟不上我」的這個現象?應該如何處理這樣的婚姻關係?


從「半邊天」到「要逆天」

女人在中年期的時候,會忽然爆發出強烈奮進的發展渴求,這很符合女性個體的心理發展。

根據榮格的理論,無論男女到了中年時期都會進入到一個自我的整合時期,人們會把自己性格中原來處於陰影一面的部分,顯現出來。從童年到青年,女性被文化鼓勵成為文靜、乖巧、懂事的樣子,到了中年,她的陽性面在蠢蠢欲動,她渴望獨立自主,渴望活出自己的力量。這是她的男性特質逐漸甦醒的象徵。

另一方面,時代也讓這樣的內在需求有了更多可能。


不管怎麼說,女性在現代頭一次站在和男性平等的歷史舞台上,去表達自己。而對於已經生育的中年女性,也有一種很真實的心態,她們既從心裡感到自己可以全力建功立業了,也感到經濟上自己需要給孩子創造更好的條件,母愛的力量讓她們前進動機尤其強烈。

因此,無論從心理發展、撫養焦慮、自我壓抑的釋放,時代的可能,這些綜合因素,都讓當今女性不僅僅想參與進社會經濟行為,成為「半邊天」;她們還想要得到在社會上進行自我實現,表現出歷史上最逆天的「野心」。

鞭策,女人在兩性關係里的策略

但儘管女性們在建功立業上表現出奮進的動力,但內心的情感模式卻沒有變,心理學家認為,情感模式的轉變總比外在的行為轉變緩慢很多。在內心女強男弱的幸福模式的影響下,女性覺得自己強大,丈夫應該更強大,才能互相匹配。


這些女人潛意識裡,無法在沒有崇拜的情況下,愛上一個異性。在自己又不能阻擋自己前進的前提下,她們選擇修改丈夫的靈魂——鞭策他,好讓自己內心的情感幸福保持完整的圖景,避免內心衝突。

在最近的《奇葩說》里傅首爾,就講了她和她老公的故事。她的老公不上進時,她選擇的就是不斷鞭策他:

「他在我的鞭策下,賣過榴槤,做過保險,被別人騙過錢。在很多個夜裡,我有時候起來,會發現他一個人在陽台上抽菸。我知道他活得並不快樂,我感到非常難過,但是第二天早上醒來,我還是忍不住對他說,今天要繼續加油哦。」


但結果是,發現鞭策,並不是一個很好的策略:

「後來我明白,無論你用什麼方式鞭策,傳達的都是親密關係里最可怕的四個字—我不滿意。他做不到,我覺得他沒有上進心,他做到了,我覺得他可以更有上進心,鞭策最大的問題在於永無止境。


現在,我終於過上了我想要的生活,但我從沒有問過他,這是他想要的生活嗎?這個一直在鞭策他的我,和一直在接受我的他,你們覺得誰是那個比較好的伴侶呢?」


正如傅首爾的領悟,之所以鞭策對付夫妻發展不同步的策略不行,是因為鞭策強調的是「發展價值」,而忽略的是一個人的「伴侶價值」。

在一個人的婚姻關係中,我們首要所求的是陪伴和接納,當我們不斷強調前進發展時,我們對另一半在進行價值觀的綁架。

這也讓我們不禁思考一個問題,難道女性自己的強大和奮進,一定要以兩性關係不和諧當作「代價」嗎?不鞭策他,又如何面對發展階段不同步,讓兩性關係重新達到和諧?


強大與接納

多數女性今天生活在矛盾中,一方面我們在逐漸甦醒,勉勵自己變得更獨立,另一方面,我們也依然對婚姻這個安全堡壘充滿了依賴,即使渴望強大,還是從婚姻的角度期望婚姻強大,而不僅僅是自己個人的強大。這和真正的獨立有點區別。

對男人「不思進取」的排斥,是我們對一旦不進取就會重新變弱小的恐懼,也有對男人的慣性期待,其中還有很多妻子並不覺得丈夫有合理 「個人」的部分,這是她們鞭策老公合理化的來源。

這意味著我們在過去弱小和未來的強大之間,還有一些整合要做。

我有一個女性朋友事業很成功,很上進,她老公事業沒她的好,但老公很樂於做賢內助,他把她照顧得很好,她也發現自己很欣賞丈夫的一些特質。

比如丈夫躺上床就睡著,丈夫在哪兒都能跟陌生人聊天交上朋友,他處處幽默樂觀。而她自己,即使偶爾自己做面膜,都覺得是浪費時間,除了喜歡工作,她沒有任何愛好,她還有不可遏制的焦慮失眠症。


當有丈夫在身邊時,她覺得安心,並且自己也更為完整,生活也變得豐富起來。這樣的丈夫,她說,並不想改變他,「如果變成和我一樣焦慮,那我就不喜歡他了。」

舉這個例子只想說明,一個人不是選擇「上進」就意味著「更優質」,我們要學會用多種可能去欣賞對方。

之所以在婚姻里,我們持續在用「上進」與否來評價一個人的價值,是因為我們並沒有這樣的心理空間,我們怕自己過得不好,怕放鬆了就「墜落」了,怕我們的婚姻比別人落後,所以會聚焦在「上進」上;

另一方面,我們對自己也有不安,因為真正一旦獨立,就要全力承擔自我,有時候沒有同行者我們會「不安」。

正如前面所說,只有等到我們真正有了安全感,也許就擁有了包容性,能夠包容他人的弱,他人的隨遇而安,這種強大必然不帶著對弱小的焦慮,有了更多元的可能。

重新默契和成長

你對老公跟不上你腳步的抱怨屬於下面哪一種情況呢:

你的丈夫不是一結婚的時候就不思進取,只是這個階段現在看起來有點「頹」,他也許只是工作中暫時遇到了天花板,我們是否能允許他們把家作為休息的空間,搞清楚他們內心遇到了什麼困難?而不是一味就表面的頹廢來做攻擊,以釋放自己內心的不安呢?

你過去從沒覺得丈夫「不思進取」,結婚的時候甚至還挺崇拜他的,只是隨著自己的事業越來越好,你感覺到他有很多「不足」,跟不上你了……



這意味著他並沒有變,而是你成長了,那麼,你是否還能回到結婚時的初心那樣去看待他呢?選擇他的初衷是否依然能夠留住你呢?

你的丈夫從一開始就「不思進取」,多年來沒有改變,而你又發展太快,你們之間的差距越來越大,這時候調整已沒必要了,即時止損也相當重要。那麼你是否能有勇氣走出婚姻的堡壘,不再需要庇護,真正去獨立呢?

……

如果婚姻的本質是一種默契的話,其實我們只要達成默契就可以了,並不需要變成一模一樣的兩個人;和而不同,在不同中互相協同成長,兩個人都能因為真心接納對方,能夠把更多對立相反的特質整合進人格結構,可能是婚姻最好的結局。

再說,一輩子那麼長的婚姻,總會在不同階段碰到兩個人的發展不同步,珍貴的是我們具有調協、應變能力。


心理學家認為長久婚姻一個秘訣,是具備和同一個人多次戀愛的能力。這也正是我們要跟隨婚姻的進程,一起發展的原因。

當然話說回來,如果對方一貫懶惰,認清現狀,有時候及時止損也是必要的。

無論哪種情況,當一個人擁有真的越來越完整的自我,一個明顯的標誌是無論她在不在婚姻里,她都對身邊不同的人更具有包容性,上進和不上進,永遠不是她判斷人的唯一標準,因為她不會被無意識里的恐懼牽著走,而是真正走進了更廣大的世界,更多的陽光下……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