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夏時報

訂閱

發行量:367 

騰訊阿里最愛的風口在這裡:網際網路行業成CVC投資「雙量冠軍」,健康醫療居第二位

在發布會上,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副院長、金融學講席教授田軒表示,2019年是CVC進入中國的第21年,我國CVC目前已經初具規模,成為資本市場不可或缺的中堅力量。

2020-01-14 05:08 / 1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華夏時報(chinatimes.net.cn)記者陳鋒 見習記者 高艷雲 北京報導

1月13日,《2019中國CVC行業發展報告》由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清華大學國家金融研究院和創業邦聯合發布。

在發布會上,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副院長、金融學講席教授田軒表示,2019年是CVC進入中國的第21年,我國CVC目前已經初具規模,成為資本市場不可或缺的中堅力量。

《華夏時報》記者從報告中發現,中國企業風險投資(CVC)快速發展,2018年投資規模為203億元,占整個風險投資金額約17%。從投資頻率看,2018年中國最活躍的前五大CVC分別是騰訊、阿里巴巴、京東、復星集團和海爾,總共進行了271次投資。美國活躍的CVC包括谷歌、英特爾、高通等,前五家巨頭投資總數為278次。

而就CVC投資行業來看,無論是CVC投資規模,還是投資筆數,網際網路行業無疑成為「雙量冠軍」。

全球CVC投資增長近五成

根據哈佛大學Henry W.Chesbrough的定義,CVC指直接投資於外部創業公司的企業基金,不包括企業內部投資或通過第三方的投資。另外,接受度最廣的定義是由Gompers和Lerner提出的「成熟公司向創新企業發起的以股權投資為主的投資」。

CVC投資整體勢頭較為強勁。報告稱,2018年,全球CVC投資規模總計達530億美元,共計完成2740筆投資,平均單筆交易規模約為2600萬美元。與2017年同期相比,投資規模上升47%,交易單數上升32%。而2017年CVC規模增速為20%左右。

2014年至2017年中,整個VC市場中CVC所占有的市場份額一直未超過20%。而在2018年,該指標突破了這一歷史上限,增加3%,占整個VC市場份額的23%。這一變化也一定程度上佐證了CVC將會是未來VC市場中愈發重要的力量。

從2017年及2018年的前10大全球活躍CVC名單的對比中即可看出,二者除前三名仍然為Google Ventures, Intel Capital及Salesforce Ventures之外,後續的名單與排名均發生了較大改變。2018年百度風投作為新興活躍CVC躍升至總榜第4名,而君聯資本也從2017年的第六名上升至第五名。這在一定程度上預示著以中國為代表的亞洲區市場中CVC的崛起。

網際網路行業奪冠

報告顯示,2018年,在530億美元的CVC投資規模中,投向網際網路行業的為212億美元(40%),健康醫療109億美元(21%),移動手機90億美元(17%),其他行業119億美元(22%)。

2018年,網際網路行業單數占比為44%,健康醫療行業占比11%,移動手機行業占比15%。將單數行業分布的情況與上述規模行業分布的情況進行對比後即可推測,健康醫療行業的投資可能更多為單筆高額投資(因其規模更大,單數相對較少)。而網際網路則是「雙量冠軍」。

報告顯示,CVC巨頭以高科技公司為主。從投資頻率看,2018年中國最活躍的前五大CVC分別是騰訊、阿里巴巴、京東、復星集團和海爾,總共進行了271次投資。美國活躍的CVC包括谷歌、英特爾、高通等,前五家巨頭投資總數為278次。

田軒表示,隨著風險投資市場的逐步成熟化,CVC的業務變化趨勢逐步與VC保持一致。其中,CVC的活動領域通常具有三個特點:一是處於激烈技術變革、高度競爭、弱獨立性的行業;二是處於創業企業作為重要創新來源的行業;三是企業如果占有更強的技術及市場資源,在CVC領域更活躍。

「基於上述三個特徵,CVC是比傳統風險投資更能影響和匹配公司的長期戰略。」田軒認為,相對傳統風險投資,CVC這種組織形式具有投資周期長、風險容忍度高、增值服務多、企業估值高等優勢。

5G產業鏈戰略布局

華為100%控股子公司哈勃科技投資有限公司,是由華為全球金融風險控制中心總裁、前華為財務管理辦公室副總裁白熠擔任董事長。目前已投資傑華特、山東天岳、深思考人工智慧和裕太車通四個項目。

報告分析稱,相比於過去集中在海外並且每年僅有1-2起的投資,如今哈勃科技無論是在投資標的還是投資頻率上都和過去發生了非常大的改變,這種改變也的確是一種戰略轉向。

這種戰略轉向背後有兩個原因:一是外部供應鏈的壓力。美國自去年開始單方面啟動對華為的制裁,這對華為的供應鏈體系是一次重大打擊,華為需要在國內廠商中尋找替代者,但是國內潛在的替代廠商有很多都不夠成熟,來自外部的投資能夠加速其發展。二是內部業務結構的變化。華為2019年上半年消費者業務收入2208億元,占總收入的55%,同比增長24%,是華為三大收入板塊中增長最快的板塊 。這體現了華為從過去的B端運營商驅動型向C端驅動型轉變。C端的重要特徵就是產品種類眾多,不可能由單一公司提供所有品類的消費品,通過成立投資子公司能夠進行生態整合。

報告認為,從投資案例中可以看出,過去數月哈勃投資的四家公司,分別為華為提供了晶片原材料、晶片設計生產和人工智慧技術,體現了華為在戰略布局上的考量。其中對深思考和裕太車通的投資和華為目前重點推進的自動駕駛業務有著明顯的戰略協同性。

從5G的角度看,山東天岳、傑華特和裕太車通都是晶片研發企業,是典型的5G產業鏈的上游企業,深思考人工智慧則屬於5G產業鏈的下游,而華為自己則是5G產業鏈中的重要核心企業。通過這四筆投資,可以看出華為構建5G全產業鏈戰略布局的目標協同性。

從持股比例可以看出,華為並不追求對企業的實際控制。主要目的還是在幫助這些5G相關企業發展,完善自己的戰略布局。這一點也體現在傑華特作為華為的供應商獲得了投資。

CVC存在四大問題及挑戰

田軒表示,整體而言,CVC對創新有著積極的貢獻,但CVC也客觀存在一些問題亟待解決。通常情況下,CVC存在反壟斷、產權保護、委託代理、信息披露等四大問題。同時,也存在一些糟糕的情況,如CVC可能與被投資企業存在競爭關係,「剝削」而非「培育」被投資企業的技術創新,限制被投資企業的可用市場資源,可能面臨代理問題,給被投資企業帶來不確定性等。

「CVC的本質是帶著企業穿越產業周期、企業生命周期,走向未來。」田軒說,要從宏觀、中觀、微觀幾個維度發力,發揮CVC對實體創新的「短期包容性」和長期價值創造的「充分有效性」。

宏觀層面,打造公平穩定的契約型商業環境;中觀層面,應充分發揮CVC對於高新技術產業,尤其是頂層技術創新的戰略優勢;微觀層面,結合市場和企業自身情況靈活運用CVC解決融資約束、企業治理與傳承、新技術研發與新市場布局、產業轉型升級等問題。

編輯:嚴暉 主編:陳鋒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