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紀經濟報道

訂閱

發行量:2398 

健身會所「跑路」後續:原「古德菲力」成都店會員展開了一場教科書式「自救」

在古德菲力成都店突然「閉店」一個月後,300多位健身會員開始陸續將其會籍、私教課時轉移至另一品牌旗下的健身會所「這可能不是最理想的結果,但或許是當下最好的結果了」,原古德菲力成都店的會員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說。

2020-01-14 14:35 / 4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在古德菲力成都店突然「閉店」一個月後,300多位健身會員開始陸續將其會籍、私教課時轉移至另一品牌旗下的健身會所(此前報導詳見:http://www.21jingji.com/2020/1-7/3MMDEzNzlfMTUyNTU3MQ.html)

「這可能不是最理想的結果,但或許是當下最好的結果了」,原古德菲力成都店的會員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說。

在2019年12月13日,古德菲力成都店突然「閉店」後、實際控制人資金鍊斷裂無力維持經營後,300多位會員展開了一場「教科書」式的「自救」,最終找到了接手方,以最大可能的維護了自身的權益。

但作為「古德菲力」這一全國健身連鎖品牌的持有方:古德菲力深圳公司(深圳市古德菲力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仍認為自身在這一事件中無過錯。在其發布的最新聲明中,對「門店股權發生轉讓而未進行公示」一事隻字未提,但強調「與店鋪會員糾紛與我司無關」。

無人擔責,會員「自救」

2019年12月13日,古德菲力成都店「閉店」,其後該門店300餘位消費者發現,早在當年7月,該門店已經被古德菲力深圳公司,轉讓給一位自然人,但未對此進行公示,轉讓後,受讓方繼續以「古德菲力」名義招攬顧客,直至後者資金鍊斷裂,門店無無法維持經營。

此後,300餘位會員展開了一場「自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對此事件持續跟蹤,希望以展現這場「自救」過程的方式,對當下國內仍不斷發生的健身房「跑路」、會員無法有效維權難的問題,提供一些可借鑑、可操作的「自救」方式。

(古德菲力成都店已經搬空,圖片來源該門店維權會員)

2020年1月10日,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聯繫到了古德菲力成都店的會員代表成員。

「在剛剛閉店前幾天,大家都很擔心,因為有不少會員是剛剛繳納了一年或幾年的會費,很擔心『人財兩空』」,該成員說。

會員們第一時間成立了群組,用以溝通情況,搜集會員的相關預付費損失等;第二步是由時間充裕、有溝通談判經驗的會員,代表所有會員進行維權。

「我們在第一時間就與古德菲力深圳公司取得了電話聯繫,但數次溝通的結果,是對方僅表示不清楚或不知道此事」,該成員說。

與此同時,會員代表也第一時間找到了當地的社區,以及向派出所報案,「但前者表示其主要是作為第三方的協調平台,後續的如何處置,仍是會員和健身會所持有方的談判;而派出所則表示要立案亦需要符合相關的法律法規,短期內不會有結果。」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找到了古德菲力泛悅店的現任老闆,了解到事實上早在2019年7月,作為全國連鎖健身會所的古德菲力,已經將這家店轉讓給了自然人藍某,但『古德菲力』品牌持有方,從未對會員進行任何形式的告知。因此,我們只能和藍某進行協商」,上述成員表示,「藍某很坦誠的說,自己確因為經營不善,導致資金鍊斷裂,無法持續維持門店正常營業,但會儘可能配合會員處理後續事宜」。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獲悉,藍某在閉店前,亦與其他健身會所進行接洽,希望再次對該門店進行轉讓,但由於各種因素,一直未能談妥。

在這樣的情況下,會員代表成員,又繼續尋找其他健身會所,希望能夠儘可能降低自身損失。

期間,有會員提出,距離該門店幾公里外的另一家品牌健身會所,或存在接手可能,因此小組成員,多次與該會所持有方溝通,最終達成協議:以原古德菲力成都泛悅店的健身器材作為置換,讓所有會員轉至該門店繼續健身,其原有會籍時間、私教課時均順延,其主要因素是該健身會所近期有開新店的需求,因此這些健身器材對於他們而言是有價值的。

「我們認為,能夠達成目前的結果,是一個折中的局面,也算是會員協商獲得了結果」,會員代表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如果古德菲力泛悅店有外部欠款、如果其健身器材是租賃的,如果接手方沒有新開門店需求,哪怕出現一個『如果』的情況是現實,我想我們都不會獲得這樣的結果」。

而為了讓340多位會員能夠了解新健身會所的情況,小組成員還數次與該會所持有方溝通細節,拍下會所內部照片和視頻,在群內進行告知。

(會員代表成員小馬姐對轉店協議,進行詳盡的釋義)

此外,會員代表的主要負責人,甚至還細心的對轉移健身會籍需要簽署的協議,進行了詳細的條款釋義,即在該協議的可能出現有疑問的下方,都進行了詳細的文字說明,以儘可能的照顧到所有會員,讓其在轉移會籍之前,對新健身會所的權責有全盤的了解。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了解到,從1月9日開始,古德菲力泛悅店的會員,已開始陸續的將會籍或私教課時轉移至新門店。

古德菲力稱「無過錯」

「其實在整個過程中,我們都認為古德菲力深圳公司,是有責任的」,會員代表成員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其轉店協議未對會員進行告知,所有會員都不知情,這實際上是辜負了大家對古德菲力品牌的信任,而在此事發生後,古德菲力深圳公司亦未給予我們任何的協助」。

事實上,在21世紀經濟報導的上一篇報導發布後,古德菲力深圳公司的相關負責人,也與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取得聯繫。

「我們也是受害者」,古德菲力深圳公司相關負責人稱,「在門店轉移時,我們約定兩個月內,受讓方需要進行店名的變更,但他們遲遲未更名」。

同時,該人士還稱,由於成都泛悅店是古德菲力在成都的最後一家門店,在完成了股權轉讓後,當地已經沒有工作人員,因此對受讓方是否進行了店名的更換,「不能很及時的掌握情況」。

但21世紀經濟報導提出的「為什麼未對消費者進行公開告知」、「後續是否會就此對消費者致歉」等問題,該負責人卻並未正面回答,僅在後續的溝通中多次提出「該報導對我們品牌影響很大,目前門店會員已經找到了新的健身場地,能否再出一篇報導?」

1月13日,古德菲力深圳公司通過其新浪官微發布了一則「千字聲明」,稱該門店股權已經轉讓,因此古德菲力成都泛悅店與會員的糾紛「與我司無關」。

(古德菲力新浪官微截圖)

古德菲力深圳公司是否與此事無關?

四川凡高律師事務所律師林小明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在該事件中,古德菲力深圳公司具有過錯。

依據《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和《合同法》,林小明陳述了其法律意見:由於並未及時向公眾公布股份變更事宜,而公眾基於信賴「古德菲力」品牌繼續預交了相應費用,因此無論是古德菲力深圳公司,或和該門店的後續接手方的做法,均損害了消費者的信賴利益。

同時,該門店的受讓方既然未公告相應的股權轉移事項,那麼導致股份轉讓之後的消費者仍然相信其屬於深圳公司控股,那麼就構成表見代理,深圳公司也應當承擔相應過程責任;

此外,深圳方面還必須說明其股份轉讓過程合理合法,是否存在不規範處而無效。

「總之,無論消費者在股份轉讓前繳納的費用,還是股份轉讓後繳納的費用,深圳方面未進行相應公示同時還默認的做法,具有一定欺詐性質,應當對此承擔相應責任」,林小明表示。

近幾年,國內出現了很多健身房突然閉店、老闆跑路,導致消費者維權難的情況。

在經歷了這場還算順利的維權後,原古德菲力成都泛悅店的會員,也對如何挑選健身房有了新的認識:

1,儘可能選擇全國連鎖或有較高知名度的健身房,這樣的健身房抵禦市場風險的能力更高;

2,在購買會籍、私教課時之前,要了解該健身房與場地方的租約合同,即預付式消費卡購買的時長,不能大於該健身房場地租約的時長,以避免「跑路」的情況發生;

3,應該對健身房的健身器材的所有權進行了解,即是自有器材還是租賃器材,自有器材在出現維權情況時,可成為被法院執行的財產,具備償還欠款的功能。

更多內容請下載21財經APP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