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營報

訂閱

發行量:622 

老齡化加速財富管理變革 機構補位養老金融

《中國經營報》記者在近期多場行業論壇上發現,養老金融正在成為行業布局熱點,如何用金融手段參與多層次的養老服務體系建設,應對老齡化挑戰,一些機構已經在加碼業務試圖分得新的市場蛋糕。

2020-01-14 15:15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本報記者 李暉 北京報導

老齡化進程深刻改變社會結構的同時,也在重塑財富管理市場格局。

公開數據顯示,2018~2050年中國老年人比重將從12%快速升至30%,雖然全國社會保障基金的投資收益率可觀,但養老金缺口仍在不斷加大,全社會的養老挑戰日益嚴峻。

《中國經營報》記者在近期多場行業論壇上發現,養老金融正在成為行業布局熱點,如何用金融手段參與多層次的養老服務體系建設,應對老齡化挑戰,一些機構已經在加碼業務試圖分得新的市場蛋糕。

養老金第三支柱亟待發展

我國現行的養老金體系框架包括公共養老金(第一支柱)、職業養老金(第二支柱)及個人養老金(第三支柱)。根據財政部副部長鄒加怡在近期全球財富管理論壇2020年首季峰會公布的數據,截至2019年末,我國第一支柱規模超過6萬億元,第二支柱規模僅2萬億元,第三支柱剛剛起步,規模尚小。合併計算,第一支柱的占比達70%。

與之形成對比的是,美國的第一支柱占比為10%,第二支柱為60%,第三支柱為30%。

「美國人制度化地存了相當於135%GDP的養老金,所以他們沒有多少養老金問題,我國的養老金基金僅占GDP的7.3%,差之甚遠,問題卻沒有得到應有的重視。」在近期中國養老金融發展論壇上,中國養老金融50人論壇秘書長、清華大學教授董克用指出當下中國養老金問題面對重大挑戰。

作為第一支柱的重要補充,全國社保基金擔負了一部分養老保障的調節機制。據全國社保基金最新數據:截至2019年末,全國社保基金資產總額2.6萬億元,累計投額1.25萬億元,年均投資率8.15%,2019年投資收益率達到15.5%。

但支撐數十年後的養老金缺口仍就力有不逮。「我國正經歷人類歷史上規模最大、速度最快、影響最深的老齡化進程。出生率不斷下降,養老基金給付的缺口不斷擴大,但當前我國居民缺乏基本養老金融的意識。」中國建設銀行行長劉桂平亦在上述峰會上指出養老金融困境。

機構加碼養老金融補短板

養老金體系的發展不平衡問題也為釋放第三支柱潛力提供了空間。權威數據顯示,隨著我國養老市場規模不斷擴大,預計到2025年會達到13萬億,2050年將突破100萬億元。在政策支持上,亦在引導和激勵企業和個人加大第二、第三支柱的投資。

在此背景下,養老金融的價值被逐步重視。董克用認為,養老金融範疇包括養老金金融、養老服務金融、養老產業金融,需要從這三個方向共同研究應對老齡化。「針對第三支柱的補短板,需要財政稅收進行優惠,同時建立個人帳戶,將來每個人都要有一個個人養老金帳戶,改變現在的產品模式,搭建公共平台,機構提供服務。」

事實上,去年以來,保險、銀行、信託、證券、基金等金融機構亦陸續入局養老金融。多家銀行明確強調未來重點聚焦養覆蓋「個人養老資金籌備期」(初入職場20歲至退休)和「個人養老資金運用期」(退休後)兩大階段的養老金融服務。

而資管機構則希望在養老金金融上有所斬獲。光大理財董事長張旭陽在上述峰會上就建議,推動養老金融發展一方面提升養老稅延的抵扣金額,為資本市場提供一個長期投資者來源。此外還可以擴大養老金和企業年金資管機構的投資範圍。

記者注意到,除了傳統金融機構,國內外的第三方財富機構也開始殺入這一領域。宜人金科旗下宜人財富近期即宣布與在全球養老金融領域經驗豐富的美國資管機構信安金融集團(Principal Financial Group)展開戰略合作,加碼包括金融風險管理、技術交流、人才培養多方面的養老金融業務。據了解,在中國大陸,信安此前已經通過養老金管理參與了第一支柱和第三支柱自願性養老金計劃。

宜人金科CEO唐寧告訴記者,財富管理機構與傳統金融機構相比,參與養老金融的特點在於服務設計上更強調長期持有、科學配置和多元組合理念(通過投資之外的教育、傳承等共同解決養老問題)。

在董克用看來,目前養老金融服務都還剛剛起步,從儲備端看,年輕人還沒有很好的複利意識;產品端,很多產品並沒有真正根據不同層次的需要來設計,同質化嚴重,有些產品掛了「養老」名字,但沒跟養老掛鈎,阻礙了供給的有效性。

(編輯:何莎莎 校對:翟軍)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