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財經

訂閱

發行量:1844 

美國撤掉「操縱匯率」標籤,人民幣升破6.9後將向哪裡走?

2020年1月13日,美國財政部公布半年度匯率政策報告,並未對中國作出「匯率操縱國」的認定。美國財長努姆欽表示,中國做出了可落實的承諾,避免競爭性貶值,同時也強化了透明度。

2020-01-14 15:32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2020年1月13日,美國財政部公布半年度匯率政策報告,並未對中國作出「匯率操縱國」的認定。美國財長努姆欽(Steven T. Mnuchin)表示,中國做出了可落實的承諾,避免競爭性貶值,同時也強化了透明度。

美方還稱,持續的強美元令人擔憂,美元實際有效匯率仍然較20年的平均水平高出8%,且幾個貿易順差經濟體的實際有效匯率被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認為是低估的。

1月14日,美元/人民幣開盤跌了近300個基點。截至北京時間中午,美元/人民幣的報價為6.8701,美元/離岸人民幣報價6.8711。多位國有大行交易員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受外圍消息影響,加之季節性結匯需求不斷釋放,近期人民幣對美元走強,中間價和即期價均創逾五個月新高。「若後期沒有更多利好,人民幣可能需要尋找一個階段性底部。」德國商業銀行新興市場高級經濟學家周浩對記者表示。

「中國官方外匯儲備在2019年12月末為3.1萬億美元,這也表示中國央行在人民幣貶值的同時並沒有干預匯率。」美國財政部的報告稱。

美國財政部在報告中回顧了過去一年的人民幣匯率走勢——2019年人民幣貶值可能有助中國貨物出口。從2019年5月以來,人民幣對美元貶值4.3%,CFETS一籃子貨幣指數則貶值4%。同年8月5日,人民幣跌破7關口,這是金融危機以來的首次。在9月初人民幣對美元貶值至7.18後,從10月開始逐步走升,目前交易在6.9附近。中國央行通過一系列工具來管理匯率,包括中間價,2017年引入的逆周期調節因子等。

早前,美國方面的關注點始終落在中國的經常帳戶順差之上,原因在於,其擔心部分國家通過低估的匯率來取得出口優勢。不過近年來,中國順差已經不斷收窄。此次報告提及,2018年中國的經常帳戶順差已降至GDP的0.4%(490億美元),雖然2019年為GDP的1.2%(880億美元),但這一擴大主要是因為貨物和服務進口有所放緩,出境旅遊也有所放緩,貨物出口仍然較為穩定。

在2019年8月6日,美國財政部將中國貼上所謂的「匯率操縱國」標籤。而此前IMF方面認為人民幣估值合理。

「持續的美元強勢令人擔憂」——報告對強美元的影響也花了大量筆墨。由於過去兩年的貿易不確定性,美元指數居高難下,一度逼近100,目前也始終盤踞在97附近。

報告稱,「IMF持續判斷美國(實際有效匯率)被高估......然而,美元實際有效匯率仍然較20年的平均水平高出8%,持續的美元強勢會加劇貿易和經常帳戶失衡。」

美國方面也認為,同樣令人擔憂的是幾個貿易順差經濟體,「IMF認為這些國家貨幣的實際有效匯率還是被低估的,而這些貨幣今年反而進一步貶值(尤其是韓國,德國和馬來西亞也屬於該行列),也有一些國家並沒有朝著改善失衡的方向前進(新加坡、荷蘭)」。這部分內容並未提及人民幣。

截至北京時間1月14日中午記者發稿,美元指數報97.105。本周一,美元指數上漲0.03%,收於97.369。本周將公布美國消費者物價和零售銷售等數據。主流機構預計美元指數2020年將貶值5%。

而人民幣近期的強勢無疑受到多方因素帶動——經濟數據企穩、企業季節性結匯等。不過,交易員普遍對記者表示,此後若無進一步的利多消息,人民幣將階段性尋底,2020年匯率預計將較為穩定。

周一開始,境內外人民幣表現強勁,雙雙升破6.89關口,創近5個半月高位。建行金融市場部稱,短期內,樂觀情緒仍有望繼續支撐人民幣表現。同時,中國外匯局優化政策,豐富債市境外機構投資者外匯對沖渠道,這也有助於外資進一步流入中國市場。外匯局發布《國家外匯管理局關於完善銀行間債券市場境外機構投資者外匯風險管理有關問題的通知》,重點包括豐富外匯對沖渠道、創新引入了主經紀業務、調整實需管理方式等,進一步便利了銀行間債券市場境外機構投資者管理外匯風險。

此後,市場仍需密切關注各國經濟數據,目前英鎊的走勢將對美元、人民幣強弱造成關鍵影響。周一數據顯示,英國11月經濟數據表現不佳,2019年11月製造業產出環比下降1.7%,預期下降0.3%,GDP創2012年11月來最低。英國適逢大選前,持續的政治不確定性令製造業活動走弱,零售和建築等其他行業陷入困境,經濟持續疲軟提升了市場對英國央行本月降息的預期。英鎊對美元匯率短線下跌30個點至1.2961,觸及兩周低點。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