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新聞網

訂閱

發行量:3977 

民眾冒雪淚別抗戰老兵、南京大屠殺親歷者孫晉良

14日,在山東省濟寧市微山縣韓莊鎮小房頭村街道上,百餘民眾神情肅穆、緩步前行,淚別抗戰老兵、南京大屠殺親歷者孫晉良。

2020-01-14 17:36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中新網山東微山1月14日電 題:民眾冒雪淚別抗戰老兵、南京大屠殺親歷者孫晉良

作者 沙見龍

天空陰沉、薄霧瀰漫、雪花飄灑。14日,在山東省濟寧市微山縣韓莊鎮小房頭村街道上,百餘民眾神情肅穆、緩步前行,淚別抗戰老兵、南京大屠殺親歷者孫晉良。

抗戰老兵、山東目前唯一能找到的南京大屠殺親歷者孫晉良,於2020年1月11日23點06分在家中逝世,享年100歲。圖為臨時搭建的靈堂。 沙見龍 攝

孫晉良,1920年出生於濟寧市微山縣,是山東目前唯一能找到的南京大屠殺倖存者,於2020年1月11日23點06分在家中悄然離世,享年100歲。

1937年,年僅17歲的孫晉良棄筆投戎,懷著滿腔報國熱血,瞞著家人偷偷奔赴南京,參與了對淞滬會戰傷兵的救護工作。南京淪陷後,親歷南京大屠殺的他數次險些倒在日軍機槍下。

孫晉良的親屬向中新網記者展示孫晉良生前的照片。圖中所展示的是孫晉良在家人及志願者的陪同下,於2015年參加南京大屠殺公祭日時的留念圖片。 沙見龍 攝

「透過列車窗戶看著自家的土坯房,我以後可能再也回不到這裡了。」這是孫晉良生前講述自己赴戰場前時說的話。據小兒媳婦張建萍回憶,在孫晉良的講述中,南京城遍地的中國守軍屍體和傷兵、日軍「萬人坑」邊的暴行等,是他這輩子都忘不掉的場景。

根據孫晉良的講述,張建萍告訴中新網記者,82年前,孫晉良抵達南京後不久,南京保衛戰就打響了,連續多日他都在陣地上運送傷兵。「他說,陣地上遍地是中國守軍的屍體和傷兵,場面慘烈,哀嚎聲迴蕩。當時自己衣服單薄,但並未覺得冷,滿身都是泥和血。」

圖為別抗戰老兵、南京大屠殺親歷者孫晉良的生前照片。 袁勇 攝

張建萍曾聽孫晉良回憶,當年,他和南京的守軍們被拉到「萬人坑」邊「機槍點名」,大家在坑邊一排排站著,機槍掃過,人們一排排倒下。為防止漏殺,日軍手持刺刀對有生命跡象的被害者輪番捅殺。臨到孫晉良時,因其未入伍而被拉出「死亡隊伍」,轉做了苦力。而他的同學王曉芳,在這次「點名」中再也沒有回來。

死裡逃生的孫晉良轉而又陷入危機,同一隊人被押往「死亡地點」,但在途中突然被強拽出隊伍搬運重物,再一次與死神擦肩而過。此外,日軍軍官還曾舉槍逼迫他一同參與侵略行徑,但在孫晉良「需要先回家徵求父母意見」的說辭下,機智地又逃一劫。

據孫晉良的小兒媳婦張建萍介紹,孫晉良生前最看重的讀物便是《黃埔》雜誌。圖中的這一期雜誌刊登了孫晉良的先進事跡。 沙見龍 攝

孫晉良的小兒子孫中清告訴中新網記者,在父親的回憶中,日軍數日的轟炸、暴行讓南京城裡屍體遍地,血流成河。走出城,來到江邊,面對血紅的江水,孫晉良不知何去何從。

1938年,孫晉良報考了黃埔軍校,成為該校十六期一總隊炮科學員,到重慶銅梁縣入伍。1941年,從黃埔軍校畢業後,孫晉良輾轉來到位於洛陽的十五軍六十五師炮兵營擔任營長,並參加了「洛陽保衛戰」。1948年底,不願意再參與戰爭的孫晉良回到家鄉。2015年,孫晉良榮獲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紀念章。

「他身上看不出明顯的傷痕,但有些刻在心中的傷永遠癒合不了。」張建萍說,每當孫晉良看到抗日影視作品,總能勾起當年慘痛的回憶,情緒也難以平復。關心時事是孫晉良的習慣,「《新聞聯播》是他每天必看的。」

圖為孫晉良早些年同老伴一起居住的老房子,現已年久失修。推看門便能看到,印有「抗戰老兵 國人共仰」等字樣的錦旗掛滿整個堂屋。 沙見龍 攝

在村民眼裡,孫晉良極為慈善、充滿正義。小房頭村村民劉本龍吐露,平日裡,孫晉良為人處世親善,跟各年齡段的人都能聊得來。「大家對他的去世感到惋惜和痛心,很多人自發參加他的葬禮。」

「離恨重,笙歌落。為把桑麻血衣和。冷意將軍吳鉤攜,非嗜血、痛干戈……茫茫十年,物盡舍、人堪別?……」孫女孫曉婷為孫晉良作了一首名為《將軍》的詩,「詩中融入了爺爺的講述和我想表達的情感,把它當作一種思念的延續,把爺爺的執著與堅守傳承下去。」

孫曉婷說,在外人眼中,離別是遲早的事,但在我和家人心中,這種悲痛無法用語言表達。「沒能將爺爺的一生撰寫成書送給他,是我的遺憾。」(完)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