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地客棧

訂閱

發行量:170 

諸葛亮七擒孟獲事件背後有哪些疑點

在準備兩年之後,本應由李嚴或其他將領擔當的南征任務,諸葛亮以慮諸將才不及己為理由,決定越俎代庖。對此,親信王連曾經上書勸阻:此不毛之地,疫癘之鄉,不宜以一國之望,冒險而行。(見《三國志·王連傳》)但是王連並沒有了解諸葛亮更深的意圖,所以在停留者久之後(同上),依然親自率兵南征。

2020-01-02 20:45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在準備兩年之後,本應由李嚴或其他將領擔當的南征任務,諸葛亮以慮諸將才不及己為理由,決定越俎代庖。對此,親信王連曾經上書勸阻:此不毛之地,疫癘之鄉,不宜以一國之望,冒險而行。(見《三國志·王連傳》)但是王連並沒有了解諸葛亮更深的意圖,所以在停留者久之後(同上),依然親自率兵南征。

公元225年春,諸葛亮率兵自水路入越嶲,派馬忠向東南出兵牂牁(治所在今貴陽附近,轄區包括貴州大部)攻擊朱褒,派李恢向南出兵益州(益州郡,治所在滇池,今雲南晉寧以東)。諸葛亮一支部隊到達越嶲時,本打算在高定部結集時加以打擊,殊料高定部下發動軍事政變,殺了雍闓及身邊部眾,另擁立孟獲為首領。諸葛亮主力部隊擊垮高定,並將其殺掉,孟獲在內訌之後尚未來得及整合,忽然間折其一臂,只得率部撤退到益州郡。此時,馬忠已殲滅牂牁郡朱褒並將其斬之,李恢部先敗後勝。五月,諸葛亮率部南渡瀘水,進軍雲南,生擒孟獲,隨即留下了七擒七縱的千古美談。

《漢晉春秋》載:諸葛亮軍隊到達南中時,聽說孟獲在少數民族中威望很高,遂決定生擒感化。活捉後,讓孟獲查看蜀軍陣營,並詢問道:我軍如何?孟獲回答說:過去我不知蜀軍虛實,所以失敗了。今天承蒙你讓我看過,也不過如此而已,我肯定容易取勝。諸葛亮笑笑,讓他回去整軍再戰。凡七擒七縱,而諸葛亮依然要遣返孟獲。這時孟獲感動了,誠懇地說道:您呀,具有上天一樣的神威,至此之後,南中人不再反叛了。

當時有人對釋放孟獲持不同意見,諸葛亮解釋說:若留外人(指蜀軍將領),必須同時留下足夠的軍隊,兵留下來又沒有糧吃,這是第一件難事;蠻夷剛剛戰敗,父兄死傷者甚眾,若留外人而不留兵,必成禍患,這是第二件難事;更何況,蠻夷累累有叛變殺戮的罪行,自知罪孽深重,若留外人,相互之間都不相信,這是第三件難事。今天我打算既不留兵,又不運糧,但是卻能使南中地區服從我方,知道尊卑上下,就彼此相安無事了。

歷來史學家對此篤信不疑,《三國演義》更將七擒七縱渲染得活靈活現。然而卻不曾細想過以下幾點:

其一,冷兵器時代,西蜀軍隊不占絕對優勢,李恢部先敗後勝的結局,已經證明了這一點。

其二,蜀軍勞師遠征,主客之勢難以移位,千里轉輸糧秣,陌生的地形等對蜀軍十分不利。

其三,戰爭是兵戎相見、鬥智鬥勇、血流成河、屍積如山的打拚,不是貓捉老鼠的遊戲,不是小孩過家家。稍有不慎,優劣之勢立即轉換,功虧一簣的教訓經常發生。謹慎如諸葛亮者,敢玩七擒七縱的遊戲嗎?

其四,即令是勝利,每次勝利的結果也大不相同,失敗方主帥戰死疆場、為部屬所殺、為流矢所中、突圍脫逃等難以預測,不可能一成不變的次次活捉。

其五,七擒七縱是古今未有的戰爭神話,是諸葛亮難得一見的豐功偉績。《三國志·諸葛亮傳》的史料,很多來源於諸葛亮本人或部屬,諸葛亮對典籍修撰十分認真,而在傳記中,何以沒有七擒七縱的隻言片語?顯然,陳壽對沒有依據的過分頌揚斷然拋棄的結果。

至於南人不復反矣的頌揚,並沒有歷史依據。相反,《三國志》明確記載,諸葛亮第五次北伐之前,南夷劉胄反,將軍馬忠破平之(見《三國志·諸葛亮傳》)。顯然,所謂的七擒七縱,是《漢晉春秋》將毫無戰爭常識的道聽途說著入了歷史。

再者,從《三國志》找不到諸葛亮以德感化南方蠻夷的史料,卻能見到截然相反的善後措施。

其一,利用當地民眾的迷信心理。

據《華陽國志》記載:南中民眾的風俗習慣是相信鬼神和巫婆巫漢,相信詛咒,相信因果報應等,所以官員們常常利用他們的愚昧,以這些手段約束蠻夷。諸葛亮班師之前,為南中作畫,先畫日月天地,君臣城府;再畫神龍,龍生蠻夷及牛馬駝羊;後畫各級官吏,乘大馬,坐華車,到下邊巡視安撫賑恤;還畫了民眾牽羊擔酒呈貢金銀寶貨的場面。畫成,賜予蠻夷。蠻夷對此畫極為重視,遂以身家性命作出承諾。直到很久之後,西蜀早已滅亡了,朝廷每委派官員去南中,蠻夷都要將這些拿出來給官員們觀看。

其二,分化互解。

諸葛亮南征之後,將蠻夷青羌族一萬多家遷入內地,劃分為五部,將家中強壯男子萬餘人編成所謂的飛軍,常常被用來衝鋒陷陣,所當無前。將老弱病殘者,分別發配在內地焦、雍、婁、爨、孟、量、毛、李這些大姓名下,作為私家部曲(私家軍)。對地廣人稀的南中少數民族來說,萬餘戶可不是小數字。諸葛亮之所以這樣做,一方面是缺乏兵員;另一方面是釜底抽薪,將南中少數民族的力量分化瓦解。東漢時移民實邊,這時候反其道而行之,可見軍閥混戰造成人口銳減的後果。

其三,分而治之。

考慮到之前的益州郡、牂牁郡、永昌郡、越嶲郡四郡地域過大,所部的人口還多,其間豪族勢力盤根錯節,容易對蜀漢政權構成威脅。遂將益州郡改為建寧郡,在建寧郡、

永昌郡中間,劃出一個雲南郡;在建寧郡、牂牁郡兩郡中間,劃出一個興古郡(見《三國志·後主傳》);另從犍為郡中分出朱提郡(見《諸葛亮集·元和郡縣誌》),這依然是分而治之的策略,並沒有從根本上解決西蜀政權同蠻夷之間的不和諧根源,更沒有德化的影子。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