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地客棧

訂閱

發行量:177 

蜀漢的荊州究竟是怎麼丟的 蜀中為何不發救兵救荊州

大意失荊州這句成語對中國人來說是非常熟悉的,而這句成語背後的故事,相信國人也都知道一些,但是好多歷史也許並不是大家理解的表面那麼簡單,關羽大意失荊州背後還隱藏了一些罕為人知的秘密。

2020-01-02 20:47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大意失荊州這句成語對中國人來說是非常熟悉的,而這句成語背後的故事,相信國人也都知道一些,但是好多歷史也許並不是大家理解的表面那麼簡單,關羽大意失荊州背後還隱藏了一些罕為人知的秘密。

關羽指揮不當,終致地失人亡

關羽首戰於禁告捷,使荊州軍處於主動地位。在此情況下,關羽過高地估計了自己的力量,誤認為固守樊城的曹仁已成瓮中之鱉,有必破之勢,因而不是集中兵力迅速殲滅曹仁主力於樊城,反而分兵南下,渡過漢水,遣別將圍魏將呂常於襄陽,並派遣游軍進至許都附近的郟下。使本來兵力就不雄厚的荊州軍更加分散,結果是樊城也攻不克,襄陽也打不下,導致軍卒疲憊,士氣低落。

關羽所犯的致命錯誤,是其得知荊州失陷的消息後,不顧一切,冀圖奪回南郡。江陵、公安並非羽軍戰敗而丟失,而是傅士仁、糜芳二將投降所致,吳軍兵不血刃而得二城,未損一兵一卒,士氣正旺。更為愚蠢的是,關羽在退還江陵的途中,還數使人與(呂)蒙相聞,責問其違背同盟。呂蒙乘機展開攻心戰術,厚遇其使,並使其週遊城中,家家致問,或手書示信。使者回營後,羽部下私相參訊,咸知家門無恙,見待過於平時,遂使關羽吏士無斗心。

《江表傳》稱:羽好左氏傳,諷誦略皆上口。但從實際情況來看,關羽對發生於春秋時期的戰例幾乎是一無所知。公元前482年,吳王(夫差)北會諸侯於黃池,越王勾踐乘虛派兵攻入吳都,虜吳太子友,……吳人告敗於王夫差,夫差惡其聞也。或泄其語,吳王怒,斬七人於幕下。夫差誅殺信使滅口,所為何來?很顯然,為的是怕走漏消息,動搖軍心。關羽如果稍有頭腦,封鎖消息都來不及,何至於派遣使節至呂蒙處。關羽所率的數萬大軍在返師途中並未被呂蒙攻擊,而是邊走邊潰散,等到走麥城時,兵皆解散,尚十餘騎。這是何等拙劣的軍事指揮,可見朱大渭先生評價關羽是千古名將獨一人的論斷是根本站不住腳的。

關羽鎮守荊州期間,同東吳關係不斷惡化,最終反目成仇,那麼他與部屬的關係又如何呢?關羽北攻襄樊,留守江陵與公安的是糜芳和傅士仁。然而,關羽同這二員承擔守御大本營重任將領的關係極為糟糕,並由此釀成糜芳、傅士仁叛變投敵,拱手獻城於呂蒙的慘禍。

《關羽傳》載:南郡太守糜芳在江陵,將軍士仁屯公安,素皆嫌羽輕己。羽之出軍,芳、仁供給軍資,不悉相救,羽言『還當治之』,芳、仁咸懷懼不安。於是權陰誘芳、仁,芳、仁使人迎權。可見,由於糜、傅二人的叛變,呂蒙幾乎是兵不血刃地奪取了南郡。

其實,關羽北攻襄樊前,並不敢掉以輕心,他對荊州的守御還是作了精心安排。首先,羽討樊而多留備兵,恐(呂)蒙圖其後故也。其次,關羽在江陵、公安的沿江地帶修築了許多屯候,一旦發現敵情,即可舉火,施放狼煙。第三,關羽在鎮守荊州期間,為防範吳軍的進攻,大築江陵、公安二城,將其建成內外套城,形成堅固的兩道防線。而且江陵距樊城只有350里,當時輕騎一晝夜行300里,只需一天多即可趕回。所以,儘管呂蒙巧施計謀,使白衣搖櫓,作商賈人服,晝夜兼行,至羽所置江邊屯候,盡收縛之,是故羽不聞知。但胡三省在《資治通鑑》中作注曰:屯候雖被收縛,使糜(芳)傅(士仁)無叛心,羽猶可得聞知也。可見,只要糜芳、傅士仁堅守城池,不投敵叛變,關羽迅速返師,與江陵、公安的守軍前後夾擊吳軍,關羽與呂蒙孰勝孰負尚難逆料也。

那麼,糜芳、傅士仁為何在關鍵時刻倒戈呢?除了呂蒙大軍出其不意,兵臨城下之外,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與羽有隙、素皆嫌羽輕己。關羽既然瞧不起糜、傅二人,就不該把如此重要的後方基地託付給平素就被他輕視的兩位將領。雖然糜、傅二人都有很深的政治背景(糜芳是劉備的妻兄,傅士仁是劉備的同鄉),但作為全軍主帥就應該有較為寬廣的胸懷,要有容人的氣度。劉邦滅楚,靠蕭何主持關中,劉秀成功,靠寇恂主持河內,曹操統一北方,靠棗祗主持許縣屯田。只有關羽的後方基地是建立在火山口上。劉邦在成皋、廣武與項羽對峙其間,數使使勞苦丞相。為的是籠絡蕭何,以免他心懷反側。關羽與曹仁在樊城相峙之時,令芳、仁供給軍資,芳、仁沒有及時將軍資運往前線,關羽就大發雷霆,宣稱還當治之。這種做法不啻是使早與關羽有隙的糜、傅二人更加懷懼不安,一旦形勢發生變化,豈能阻止他們臨陣倒戈。

蜀中不發救兵問題

關羽發動襄樊戰役,雖然水淹七軍,威震華夏,但最終卻導致荊州失守,自身也為孫權所殺。這其中有很多隱情至今令人費解。襄樊戰役前後,吳、魏使者往來不絕,密謀夾擊關羽,可謂緊鑼密鼓,配合默契,而劉備、諸葛亮對此卻一無所聞,對關羽未作任何具體的軍事、後勤與外交的部署和支援。更使人困惑的是,當曹操親統大軍屯駐摩陂,並不斷調遣于禁、龐德、徐晃率兵增援樊城,如此規模巨大的軍事行動,蜀漢政權居然作壁上觀,絲毫沒有採取任何對策,最後當關羽敗走麥城,面臨全軍覆沒之際,蜀中援軍還是遲遲不至。這就引起了後人的紛紛揣測。國學大師章太炎先生於《訄書·正葛》中提出了(蜀)假手於吳人,以隕關羽之命的觀點。章氏之觀點雖是假設,但卻不無道理。比如前輩史學家田餘慶先生亦持近似觀點。他在《秦漢魏晉史探微》中說:《三國志》留下為賢者諱的史筆有不少,其著者如關羽敗死問題。《關羽傳》羽敗死,荊州棄守,讀史者總不免有懷疑。思欲究其所以,論其責任。委罪於劉封並不足以釋此疑惑。人們自然而然地想到了劉、葛,特別是劉。……章太炎始脫去忸怩之態,直謂蜀假吳人之手殺此易世所不能御之關羽,且斷其責不在他人而在劉備。章氏之論確否,姑不置論,他無所顧忌的學術態度,是當今治史者所應具備的。我以為田先生所論甚是,荊州之失,關羽敗亡,劉備當負主要之責是毋庸置疑的,甚至亦不排除劉備假吳人之手剪除關羽的可能性。

關羽作為劉備手下的第一號將領,驕橫跋扈、目空一切,不要說蜀中一般的將吏不放在眼裡,即便對主公劉備亦時有怨懣之辭。《蜀記》曰:初,劉備在許,與曹公共獵,獵中,眾散,羽勸備殺公,備不從。及在夏口,飄颻江渚,羽怒曰:『往日獵中,若從羽言,可無今日之困。』劉備在許昌之時,被曹操軟禁,猶在虎口之中,稍有不慎,即可遭致殺身之禍,備投鼠忌器,豈敢輕舉妄動。關羽不明事理,居然發怒,責備劉備為何當時不誅鋤曹操,豈非無理取鬧!

關羽和劉備的私人關係可以從《蜀書》中找到一些蛛絲馬跡。例如,龎統死後,先主痛惜,言則流涕。法正死時,先主為之流涕者累日。張飛被剌身亡,劉備驚曰:噫,飛死矣。照理來說,關羽為國捐軀,且身首分離,死得極其壯烈,劉備應該更為悲戚,但查遍《三國志》及裴注,卻找不到劉備流涕的記載,是陳壽漏記了嗎?不可能,如此大事,有良史之稱的陳壽又豈能不錄。另外,關羽死後,劉備並未予以其諡號,至後主劉禪時,才追諡羽曰壯繆侯。但劉備是否對所有的臣僚都不給諡號呢?亦非如此,法正死後,劉備即賜曰翼侯。劉備為何要厚法正而薄關羽呢?由於史料闕失,其中奧秘恐怕永遠也無法解密了。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