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地客棧

訂閱

發行量:177 

赤壁之戰孫權為何向曹操投降,赤壁之戰的幕後黑手是誰

赤壁之戰,孫劉聯軍以少勝多,曹操遭火攻後倉皇敗逃,此戰也標誌著中國軍事政治中心不再限於黃河流域。當時,守衛合肥的曹魏主將是張遼,整個合肥城只有區區七千多人,然而,就是這個張遼,卻將孫權打敗,還差一點兒活捉了孫權。

2020-01-02 20:50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赤壁之戰,孫劉聯軍以少勝多,曹操遭火攻後倉皇敗逃,此戰也標誌著中國軍事政治中心不再限於黃河流域。

赤壁之戰孫權為何向曹操投降

孫權當時所處的形勢

當時孫權的東吳政權,占有了江南和淮河流域的大部分地區,也是當時的中國除了曹操以外的一支最重要的政治和軍事力量。同樣,孫權也成為曹操最主要的攻擊目標。

赤壁大戰於建安十三年(公元208)結束,此後,曹操和孫權都有哪些交戰呢?

建安十四年春天,曹軍來到譙縣,製造快船,操練水軍。秋天從渦水進入淮河,渡過肥水,屯兵合肥。建安十七年冬天曹操征伐孫權,第二年春天進軍濡須口。曹操攻破了孫權的江西大營,擒獲了孫權屬下的都督公孫陽,然後撤兵回去。建安十九年七月,曹操率兵征討孫權,雙方沒有發生較大戰事。建安二十年八月,孫權率軍十萬包圍了合肥。當時,守衛合肥的曹魏主將是張遼,整個合肥城只有區區七千多人,然而,就是這個張遼,卻將孫權打敗,還差一點兒活捉了孫權。建安二十一年冬天,曹操率軍來到居巢。第二年春天對孫權的濡須口發起了猛攻,孫權敗退而走。

曹操這時候在其他方面有什麼大戰呢?

建安十六年(公元206)七月曹操親征關中的馬超、韓遂,年底平定。建安二十年三月進攻漢中的張魯,十一月張魯投降。

可以看出,從曹操這這方面來說,他的主要進攻方向是在孫權。

另外再看看劉備和孫權的戰事。

建安二十年(公元215),孫權以劉備已經得到益州為由,要求劉備歸還荊州,因為在赤壁大戰時,劉備以自己土地太小為理由,要求孫權借給他荊州的南郡。劉備推脫不還,說等到得了涼州,再把荊州還給他。孫權非常生氣,派遣呂蒙奪取了長沙、桂陽和零陵三個郡。劉備也攻下了原屬孫權控制的公安。由於曹操占領了漢中,隨時都有可能進攻成都,劉備提出來和孫權講和,於是,兩家將荊州分屬,江夏、長沙、桂陽歸東吳;南郡、零陵、武陵歸劉備。

在此期間,劉備和曹操只在漢中有戰事,曹操留在漢中的大將是夏侯淵、張郃,劉備的大將是張飛。到建安二十三年劉備進攻漢中,第二年收復。這是在孫權投降曹操以後的事情。

從以上情況可以看出,孫權的戰事最多,形勢最為嚴峻,他不僅戰線長,而且要面臨著兩大敵人的威脅,而這種威脅還都是致命的。

劉備不是已經和他講和了嗎?在這種情況下,劉備還是他的威脅嗎?

荊州是東吳的命脈,劉備對於東吳的潛在威脅更加嚴重

劉備於公元十九年攻進成都,劉璋投降。劉璋這個人沒有多大的能耐,但由於在他執掌益州期間並沒有發生大的戰事,所以這益州還算富庶。再加上益州各郡大部分都是投降的,劉備得到整個益州,並沒有太大消耗,所以,益州的獲得,是讓劉備得到了一個大大的便宜。有了益州的劉備,再加上荊州的江北部分,可以說,劉備已經成了氣候。這也是三國鼎立局面的正式形成吧。

孫、劉雖然講和,但對於孫權來說,西屬的荊州卻是套在他脖子上的枷鎖,隨時都有可能把他勒死。

孫權的戰線分為東西兩線,東線戰事主要圍繞在居巢,也就是現在的安徽巢湖地區。這一地區對於曹操很重要,孫權由此北上,可以直接威脅到中原腹地,這要比劉備得到一個漢中要嚴重的多。對於東吳來說要輕於曹操,因為這兒長江水面寬闊,曹操要想過江,恐怕要做長時間的準備才行。當然了,土地是越大越好,進攻是最好的防守,丟了這一地區,也不是孫權所願,只不過,孫權更大的憂患在於西線。

西線就是荊州。劉備西征入川,留下關羽守衛荊州。建安二十年,孫、劉兩家發生了戰事,雖然達成了和解協議,土地也都有了歸屬,但由於這是三家的一個糾結之地,就更是孫權的一塊心病。荊州地區對於孫權來說就像是自己的脖頸,無論是劉備還是曹操,只要倒出手來,打出來就能卡住他的命脈。假如從荊州地區攻擊東吳,順流而下,孫權將徹底失去優勢,陷於十分被動的境地。兩相比較,西線要比東線更為重要。

荊州的關羽並不是劉備一般的將領,他是一個有戰事決斷權的將軍。還在徐州時,劉備就留下過關羽獨立守備小沛;曹操攻打荊州時,關羽獨立率領過水軍,劉備能夠渡過沔水暫時脫離危險,也幸虧得到關羽的接應。縱觀劉備集團,除了劉備也只有關羽能夠獨立帶兵。所以說,東吳會不會受到來自西線的攻擊,這並不完全取決於劉備,更多的還要看關羽。正因為如此,孫權必須在兩線都準備應戰。後來孫權曾經想結好關羽,遣使為自己的兒子向關羽求婚,也是這種擔心的一種表露。這雖然是後話,也充分說明了荊州對於孫權的重要性。

東線應付曹操,西線還得重點防備關羽,憑東吳的力量,恐怕還真有點兒疲於應付。假如這時候能夠把戰事停下來,孫權一方面能夠得到喘息的機會,另一方面也可以專務西線,換句話說,在東線罷戰就是為了專心西線防務,得機會進攻奪回荊州,這恐怕就是孫權投降曹操的本意吧。

孫權投降,用當時人的話說,不過是權宜之計,並不是出於真心(外託事魏,而誠心不款),那曹操為什麼會同意呢?就當是的情況來說,劉備準備著要和曹操奪取漢中,關羽在荊州隨時可以進攻襄樊,孫權又時時惦記著合肥,這東西來回的跑,也有點兒疲於奔命的意味。雖然說曹操是家大業大,但在外的將軍手裡有兵,曹操是不能長期讓他們獨立自主的,這樣他一個人就得來回跑。也許,孫權看明白了這一點,知道有這種和解的可能,所以才提出來和曹操和解。順便說一句,這種投降,其實際意義就是一種和解。

孫權投降,為他日後偷襲荊州獲得了成功,因為他攻打關羽是請示過曹操,打著是為朝廷出力的旗號進行的。或者說,曹操所以放任他孫權攻打荊州獲利,就是因為有了建安二十二年投降的這個基礎。偷襲荊州得手給孫權帶來了很大的利益,這讓東吳的力量更加強大,孫氏政權更加穩固,但作為一個日後的皇帝來說,總感覺這氣節方面非常有問題。這不由的讓人想起了周瑜,假如周瑜在,他能不能用另一種方法來應付這種局面呢?

赤壁之戰的幕後黑手是誰

從《三國志》和《三國演義》中看,赤壁這場戰役是諸葛亮精心設計和發起的,是他制定了孫劉聯合、共拒曹操的戰略方針。那麼,為什麼赤壁之戰並非諸葛亮的計謀呢?這是因為赤壁之戰與《梁父吟》如出一轍,諸葛亮4歲時聽到的這首山東民謠顯示,赤壁之戰並非諸葛亮的計謀,他只不過是照搬了別人的創意而已,計謀的設計師應該是春秋時期的齊晏子。

在諸葛亮4歲的時候,諸葛珪當上了泰山郡(今山東泰安地區)丞。諸葛亮隨父親從老家陽都縣啟程,前往300多里外的泰山郡任職。他們進入泰山郡的第一站就是梁父縣。縣裡的官員一看是郡丞從此路過,那可是不敢怠慢啊,郡丞是只比太守小一級的官,負責著全郡的行政管理,每個月的俸祿是六百石糧。

為了歡迎新上任的郡丞及其小公子,縣衙給他們擺了一桌豐盛的宴席,還叫人唱起了當地流傳的民間歌謠《梁父吟》,講的是曾經發生在梁父縣的,一個二桃殺三士的故事。故事發生在春秋時期的齊國。齊景公手下有三個以勇猛過人著稱的勇士,叫公孫接、田開疆和古冶子。這三個人自以為功高蓋世,不屑與身為齊國宰相的晏子來往。晏子由此感到,如果將來他們聯手反對自己,那後果將是非常可怕的,甚至可能造成對國家的危害。於是,晏子假借景公之名,請來這三位,跟他們講:主公說了,獎勵你們兩個大蟠桃。三個人一看,這兩個大蟠桃,個大不說,那是一個水靈,眼看著就讓人直咽口水。可怎麼就給兩個呢?我們仨人怎麼分啊?晏子說:這倆個蟠桃是獎勵你們當中功勞最大的兩位的。你們要計功食之。也就是說,誰認為自己功勞大,蟠桃就屬於誰。公孫接說:我不用多說,我曾經空手打死一隻下山的猛虎,還捎帶著搏殺了一隻野豬。田開疆講:我一馬當先曾經擊退敵國的大隊人馬。二人一邊說著,一邊伸手,各自拿走了一個蟠桃。

古冶子一看,幹嘛?你們也不聽聽我說什麼啦?這要僅僅因為吃個大桃子,我也不說什麼了,可這是在比誰的功勞大,我能不開口嗎?於是他說道:前些日子,主君渡河時,遇到一隻大水獸。主君乘坐的馬車翻到了河裡,是我捕殺了大水獸。當時,我還不會游泳,但卻跳進大河之中,逆水百步,再順流九里,救出了主君。我這麼拼死拼活,難道還不配吃一個桃子嗎?公孫接和田開疆聽了古冶子的話,覺得自己搶先拿蟠桃還真不應當。男子漢大丈夫,怎麼能這樣呢?古冶子越說越激動,不依不饒。說得這二位感到無地自容,羞愧難當。二人還回桃子,一時想不開,拔劍自刎,一命嗚呼。

面對這一情景,拿回桃子的古冶子也傻眼了,怎麼說不活就不活了?他感到非常懊悔,覺得自己太不像話了,你怎麼能這樣對待朋友呢?讓朋友蒙受羞辱,你還有臉獨自活在這個世界上嗎?這哥們,也真是條漢子,為了對得起朋友,也拔出寶劍,自殺而死。齊景公雖然斬禍根於未然,但亦惋惜三位勇士,命厚葬於梁父縣梁父山。晏子利用兩個桃子殺死三個勇士,消除了對齊國潛在的威脅。《梁父吟》雖然只不過是泰山郡梁父縣的民間歌謠,卻在諸葛亮幼小的心靈里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印跡。伴隨著諸葛亮度過了漫長的青春歲月,在諸葛亮的成長過程中發揮了極其重要的作用。

諸葛亮27歲走出臥龍崗,事業上可謂轟轟烈烈,如日中天。他27歲出山之前的成長經歷,有文字記載的可以說是少之又少,但是,有關《梁父吟》的歷史資料卻隨處可見,這說明了什麼?不就是山東的民間歌謠嗎,至於史學家們大書特書嗎?《三國志》記載:亮躬耕隴畝,好為《梁父吟》。每自比管仲、樂毅,時人莫之許也。惟博陵崔州平、穎川徐庶元直與亮友善,謂為信然。《三國演義》也寫道:亮與弟諸葛均躬耕於南陽。常好為《梁父吟》。所居之地有一崗,名臥龍崗,因自號為『臥龍』先生。

由此看來,諸葛亮與《梁父吟》可夠親的,每天都要跟和尚念經似的,搖頭晃腦地吟唱《梁父吟》。諸葛亮為什麼對《梁父吟》如此情有獨鍾?裴松之為《三國志?諸葛亮傳》作注時認為:夫其高吟俟時,情見乎言,志氣所存,既已定於其始矣。諸葛亮高聲吟唱《梁父吟》,是在盡情抒發自己的豪情壯志,不斷堅定自己的遠大理想,等待建功立業的最佳時機。我們也可以這樣的理解,諸葛亮在隆中時也因為長時間不得志,所以他的志向也有動搖的時候,每次到了這個時候他就會吟唱起這首《梁父吟》以時刻提醒自己,不能迷失志向。諸葛亮的豪情壯志和遠大理想是什麼呢?在他的詩歌《梁父吟》中明明白白寫著呢,那就是誰能為此謀,國相齊晏子。他想像齊晏子一樣,成為一個能夠有二桃殺三士那樣計謀的智謀之士,棟樑之材。而且按照裴松之的說法,諸葛亮的這個人生志向,在他一開始接觸到《梁父吟》時,就已經定型了。諸葛亮時刻在想著,有朝一日自己也能玩一玩這二桃殺三士。

讓我們再反過來看看諸葛亮出山的第一次的大手筆——赤壁之戰。在二桃殺三士的故事中,晏子利用兩個桃子殺死了三個勇士,從而消除了對齊國潛在的威脅。那麼在赤壁之戰中呢?諸葛亮利用東吳打敗了曹操,不僅擺脫了劉備大廈將傾的險境,而且從孫權、曹操手裡奪得了三分之一的天下。

《梁父吟》這件事情雖然過去了很久,但諸葛亮所用計謀的原理是借力打力,計謀設計應該是春秋時期的齊晏子。赤壁之戰不光是戰略方針和戰略目標出自《梁父吟》,在一些關鍵性的具體戰術的使用上,也能夠看到《梁父吟》的影子。如戰役發動階段都用了激將法。因為整個戰役能否成功的關鍵,就在於能否挑起敵方的矛盾,讓他們互相玩命,拼個你死我活。因此,我們就不難理解赤壁之戰為什麼與《梁父吟》如出一轍了,因為二者的創意是完全一致的,原理都是借力打力,作者應該是春秋時期的齊晏子。不過,晏子只是滅了三個有勇無謀的勇士,但是諸葛亮卻任借著赤壁之戰開創了三國鼎立的天下格局。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