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匯網

訂閱

發行量:1595 

重慶被砸遇難女生家屬獲政府補償20萬,或將起訴跳樓男子父母

2019年12月24日晚,兩名女生並排從重慶沙坪壩區三峽廣場經過,隨後被一自殺跳樓的男子砸中,三人均不幸身亡。

2020-01-02 21:21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2019年12月24日晚,兩名女生並排從重慶沙坪壩區三峽廣場經過,隨後被一自殺跳樓的男子砸中,三人均不幸身亡。

事件已過去一周,相關善後及調查工作仍在進行中。12月31日,記者從兩名女生家屬處獲悉,小張和小霍已於日前分別在璧山和綦江安葬。霍某家屬代理律師表示,會將墜樓男子的法定繼承人作為被告來參與訴訟,公寓酒店的管理人或所有人應承擔相應的補充賠償責任。

男子自殺墜樓砸死路過女生

女生屍體已火化

2019年12月24日晚,結束完考試兩天的小霍在社交平台發出一張自拍照,隨後與同學小張走出備考屋,並排經過李某居住的公寓樓樓下。不幸發生,李某從房間窗戶處跳下,砸到小霍與小張,三人均身亡。

事發地點

隨後,獲悉意外的小霍、小張家屬來到殯儀館,情緒失控。殯儀館的一名值班人員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稱,「小張的父親是被人背著來看遺體的,沒有辦法行走。

據悉,不幸被砸到的兩名女生正參加重慶大學美視電影學院的藝術專業考試。其中,小張17歲,是張家失獨後再生的孩子,其母親生她時已是三十多歲;而小霍15歲,是家中獨女。

跳樓男子家屬仍未出現

據重慶警方通報,跳樓男子李某31歲,湖北武漢人,系暫住在事發地的高層公寓。據陳曄律師介紹,李某與叔叔生活,沒有跟父母生活在一起。跳樓前,李某抽了比較多的煙,隨後從所在的酒店公寓房間內跳下。

重慶警方通報

「由於李某已身亡,已不能追究其刑事責任。小霍的家屬在等待起訴程序,追究其相應的民事責任。律師會按照《侵權責任法》及相關法律法規,計算小霍的死亡賠償金、喪葬費等賠償金額。」陳曄律師說。

目前,李某的遺體仍未被認領,也沒有家屬向兩位女生家屬表達過歉意。

家屬已與政府簽署賠償協議

女生去世後其外婆也離世

12月31日,記者從兩名女生家屬處獲悉,小張和小霍已分別在璧山和綦江安葬。小霍家屬代理律師陳曄表示,會將墜樓男子的法定繼承人作為被告來參與訴訟,公寓酒店的管理人或所有人應承擔相應的補充賠償責任。

事發地點

12月30日晚,遇難女生霍某的表姐羅女士告訴記者,家屬已與沙坪壩街道辦簽了協議,沙坪壩政府分別給予兩個家庭各20萬元補償。同時,出事賓館也向家屬給予5000元的慰問金。另一名遇難女生張某家屬也證實此事。此外,由於霍某在學校購買了意外保險,保險公司賠付了5萬5千元。

「我們是30日回的老家,準備31日早上進行安葬。她外婆剛過世,我們也在安排老人後事。老人80多歲,身體還好,(去世)有各方面原因都有吧,可能是聽到這個消息,只是有可能,我們也不能這麼說。」羅女士說。

「聽說男方叔叔來重慶了,說到了車站又回去了,沒有人來認領死者。」羅女士告訴記者,事發後,主要與沙坪壩街道辦溝通安排善後事宜。沙坪壩街道辦工作人員曾告訴家屬,李某小時候父母就已離異,從小是爺爺奶奶撫養,老人過世後跟著叔叔生活。今年31歲的李某單身未婚,沒有子女,也沒有遺產。

律師將前往武漢與跳樓者父母見面

小霍家屬代理律師陳曄表示,小霍父母已經委託他代為處理後續的法律事宜,由於一直沒有見到墜樓男子親屬,團隊準備前往武漢和墜樓男子的家屬見面。

「我們需要核實李某他的遺產範圍和法定繼承人。他沒有子女和配偶,我們會將他的父母作為法定繼承人參加訴訟,在訴訟階段中,釐清遺產的範圍。不管是多少都應該賠償,這是給死者的一個交代。

跳樓男子入住房間已被貼上封條

陳律師表示,一旦起訴,將按照《侵權責任法》以及相關的法律法規計算死亡賠償金、喪葬費等賠償金額。同時,酒店畢竟是特種行業,根據《侵權責任法》 第三十七條的規定,賓館、商場、銀行、車站、娛樂場所等公共場所的管理人或者群眾性活動的組織者,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造成他人損害的,應當承擔侵權責任。因第三人的行為造成他人損害的,由第三人承擔侵權責任;管理人或者組織者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的,承擔相應的補充責任。

三峽廣場煌華國貿中心3號樓為居民和商用混住大樓。據該大樓樓層導視圖顯示,整棟大樓共有30層,分布有20多家快捷酒店。男子跳樓所在房間為30309房間,門上有派出所封條。記者嘗試與事發酒店聯繫,但對方否認李某曾入住其酒店。

綜合紅星新聞、北青網、澎湃新聞

編輯 | 吳澤斌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