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界

訂閱

發行量:8198 

發展數字普惠金融 破局中小微融資難題

□中國社會科學院投融資研究中心主任黃國平近日,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召開2020年度首次會議,聚焦緩解中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並部署相關工作,要求儘快研究出台進一步緩解中小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相關舉措。

2020-01-16 06:05 / 8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中國社會科學院投融資研究中心主任 黃國平

近日,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召開2020年度首次會議,聚焦緩解中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並部署相關工作,要求儘快研究出台進一步緩解中小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相關舉措。中小微企業融資「難和貴」是一個世界性難題,傳統金融服務方式在人力投入、資信審核方面的固定成本很高,對中小微企業形成了難以逾越的融資門檻,數字普惠金融的發展則可以提高金融服務效率,增加金融服務可觸達性,從而有望打破傳統中小微企業融資服務的門檻和壁壘。

金融與科技進一步深度融合

隨著網際網路和大數據等信息科技不斷發展,金融與科技進一步深度融合,以網際網路小貸、網際網路理財和網際網路支付為代表的新金融興起,為更加廣泛的人群提供支付、儲蓄、理財等多元化金融服務,使每個能接入網際網路的人都可以低成本獲取金融服務。2016年,中國參與制定了《G20數字普惠金融高級原則》,象徵著普惠金融的成熟與進階,實現從傳統普惠金融向數字普惠金融的跨越式發展。

數字化普惠金融,意味著金融機構能因客制宜、因時制宜、因地制宜地塑造實時化、智能化的客戶體驗,提升普惠金融的普及性,並降低成本。「因客制宜」即重塑客戶體驗,「實時」是指可實現對客戶需求的實時感知和響應,「智能」是指對感知和響應的決策支持能力增強。當前,在金融消費生態化、場景化、個性化的趨勢下,信息技術、網際網路、雲計算以及大數據等金融科技,為以「實時感知響應」和「智能分析」為特徵的普惠金融數字化革新提供了全新解決方案。中國數字普惠金融的迅速發展與成熟不僅為眾多貧困人口與中小微企業提供了大力支持,也為國際普惠金融的發展提供了有借鑑意義的經驗。

數位技術為普惠金融奠定基礎

普惠金融服務的重點對象為處於弱勢地位的中小微企業和群體,由於它的廣泛包容性,使其客觀上具有「風險大、成本高、收益低」三大特徵。高成本、高風險與可負擔和可持續的衝突,始終是普惠金融發展過程中無法迴避的現實問題。數位技術和金融科技為普惠金融的大規模、可持續發展奠定了堅實的技術基礎。

一是數位技術降低普惠金融的交易成本,促進普惠金融服務下沉。金融交易成本主要包括四方面:獲客成本、風險評估成本、運營成本和資金成本。信息技術和網際網路的發展深刻地改變了人們獲取金融服務的方式,降低了金融機構的獲客成本。科技的發展使金融基礎設施發生深刻變化,促進了金融服務模式的創新和優化,從而改變金融的服務邊界。

過高的交易成本是阻礙金融服務於中小微企業的主要障礙。數字化技術的應用可降低諸如人工成本、物理成本和信息處理成本等各類交易成本。通過網際網路和手機連接客戶,金融機構從自己的渠道和其他服務渠道獲得大量客戶信息,依託大數據建模提供個性化的金融服務,可降低信息處理成本。

風險管理是金融服務的中心內容,貫穿於獲客、放貸和貸後管理等各個環節中。在信用體系不健全的情況下,金融機構根據客戶信用,評估客戶是否具有違約風險,並採取合適措施防範金融風險。金融機構之間的信息壁壘,形成的信息孤島,使惡意欺詐等問題經常發生。為了防範和規避風險,金融機構只能投入更多的人力、物力,嚴格審批程序,為降低風險需投入較大成本,風險管理與評估成本占據了金融服務成本的主要部分。

大數據應用的核心價值是風險控制,依託豐富的數據,金融機構可以建立大數據風險控制體系,多維度全方位地進行風險管理和決策,提升信貸業務質量,降低潛在信用風險和損失。大數據風險管理體系對成本的影響有兩個方面:一方面是減少風險管理中的人工成本。大數據技術能夠收集和存儲金融業務當中的各種數據,經過建模技術進行智能化的風險管理決策,因此減少人工成本。另一方面,大數據應用提高風險管理和評估效率。由於大數據風險管理可以在幾秒鐘內作出決策,極大地提高了決策的效率。

二是數位技術提升普惠金融風險控制的有效性。風險甄別的基礎是信息。區塊鏈、大數據、雲計算和人工智慧等金融科技的發展深刻改變了搜集數據、處理數據的效率,提高了風險管理和控制的有效性。數位技術的應用,不僅能降低風險管理成本,提高風險評估和識別能力,更重要的是提供多樣化的小額分散金融產品,以供投資人選擇更合適的金融組合降低風險。另外,數位技術也有利於信息透明。通過數位技術的使用,金融服務機構可以對特定產品風險的相關信息進行查詢、基於模擬場景預測風險、根據歷史趨勢分析比較並對風險和回報進行預測分析以及根據個人或公司對風險的容忍度提出建議等。再有,數位技術的應用,使得普惠金融的風險處置方法更加有效。高效的風險識別和有效的風險預警機制,讓金融機構和客戶能在進行金融服務的交易全過程中規避風險。

三是數位技術拓展了普惠金融服務的供給範圍,增加了普惠金融的競爭性供給。數位技術通過推動普惠金融服務供給側改革,最終將改善普惠金融服務水平,從而推動傳統金融服務與新技術融合帶來的金融服務供給增長。例如,金融機構採用大數據分析,更加了解客戶需求,並對客戶需求進行有效細分,設計並提供更具針對性的產品,使金融交易更符合個性需求,同時,也增加了金融機構的回報和普惠金融服務的可持續性。傳統金融由於成本高、效率低、服務半徑小、完成交易慢等原因,可能將中小微企業和弱勢人群排除在外。數位技術的應用彌補了傳統金融的不足,可以為中小微企業和弱勢人群提供較低成本的金融服務,而且服務質量大大超過傳統金融,具有很高的包容性,提升了金融服務乃至經濟發展的公平性。

加強信息化基礎設施建設力度

當前,我國普惠金融的理念與實踐均發生了顯著變化。從市場角度看,我國的金融科技持續發展,傳統金融機構也在積極探索數字商業模式。從政策角度看,我國政府當前對提高金融部門普惠性的重視程度前所未有。針對提高數字普惠金融發展水平,推動數字普惠金融更好服務於中小微企業融資,筆者提出如下對策建議。

一是以金融科技和網際網路技術為手段,以有效增加金融資源供給為主線,以促進普惠金融和提升服務中小微企業金融服務為目標,深入推進基層金融組織創新、機制創新、產品和服務方式創新,加強普惠金融服務支撐體系建設,推動金融資源向「三農」、中小微企業和基層傾斜。

二是加強徵信體系和信息化基礎設施建設力度,以政府引導、市場參與的方式加快徵信體系建設,開展信用體系標準化建設的宣傳和引導。鼓勵各地儘快制定適合當地的信用體系行政規章或地方性法規,建設適應大數據徵信業務開展的信息共享機制和平台,鼓勵金融機構運用大數據、雲計算等新興信息技術,打造網際網路金融服務平台,為普惠金融發展提供信息、資金、產品等全方位金融服務。

三是規範發展數字普惠金融和城鎮新型金融組織,創新金融科技和數字普惠金融產品和服務模式。政府和監管部門應積極利用金融科技和普惠金融理念和技術,探索新型城鎮合作金融發展的有效途徑,穩妥開展新型城鎮金融互助合作機構和小額信貸組織的發展,持續向中小微企業提供融資服務。同時,引導本地金融機構採用金融科技新技術和新理念,針對中小微企業量身定製和開發普惠性金融產品和服務,增強對中小微企業等弱勢群體的金融扶持力度。

四是要提升金融機構科技運用水平,降低長尾客戶和中小微企業融資成本。鼓勵和督促各類金融機構規範收費、合理定價,提高金融服務收費的信息透明度,充分發揮金融科技和大數據徵信在利率市場化定價方面的優勢和特點,加強對金融機構的利率引導,抑制融資成本不合理上升。規範和引導金融機構,採用金融科技和網際網路技術手段,合理下放貸款審批權限,提高貸款審批效率,降低居民和企業融資成本

本文源自中國證券報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