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量視圖

訂閱

發行量:1 

35歲的我從事長江汽渡駕駛9年,16#船我的家,當船長是我的夢想

2020-01-16 13:59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自拍我的故事 】我叫祖寅,看我名字中帶一個「寅」字,相信你已經不難猜出,我是屬虎的,今年35歲。我是江蘇省太倉市汽車輪渡有限公司太海汽渡船上的一名當班駕駛。我是2011年開始到汽渡船上工作的,轉眼間9年時間過去了。我也由不諳世事的毛頭小伙變成如今是一個有著11歲兒子的父親。

我特別喜愛我的這份工作,不僅緣於某種意義上說是子承父業事業的延續,更是因為隨著時間推移,對這份工作我傾注了感情,用心把每一天的工作做好。說到子承父業,是因為我父親和我在同一家公司工作。只不過我在船上從事駕駛,他在岸上從事檢票工作。

我所在的太海汽渡最初成立於1995年,2004年距離現在4公里外的長江下游遷址到現在的璜涇鎮長洲村境內,距常熟白茆口下流2公里的長江南岸灘地,與長江北岸海門境內的海太汽渡隔江相望,相距3.4海里,(1 海里等於1.852公里,)大約6.3公里,平時順風順水的話,我們的船駛到對岸海門境內海太汽渡大約25分鐘,遇上能見度不好的霧天、逆水、大風天氣的話,大概需要30多分鐘。

我所在的公司目前有四艘渡船,兩艘是800噸左右的老船,兩艘是去年剛剛建造的1270多噸的新船。老船長75米,寬13.8米,可裝載5噸的卡車28輛。新船長91米,寬15.7米,可裝載16隻標準貨櫃。新船的容量比老船增加30-40%。

我和同事上班實行的是大三班,即上一天全天班24小時,休息兩天。一條船有三班人馬,一個班次有8個人,駕駛室里3名,一名船長、一名當班駕駛、一名跟班駕駛。三名水手、兩名機艙。水手主要負責引導車輛安全上下船,機艙負責艙內工作,分為當班機艙和跟班機艙。

我們一條船正常情況下每天往返太倉--海門間16-17個來回,3名駕駛每個人開5個來回。相互間可以調節休息,保證每個人都有6-7個小時的休息。駕駛汽渡的時候,一般要過好橫越關、船舶高峰流關、夜間航行關三個主要關口。

橫越關,因為長江是東西向的,而我們汽渡船從太倉--海門間運送汽車、卡車、旅客是南北向的。說得通俗一點,就象是過馬路一樣,我們算橫穿馬路的,要時刻密切關注東西方向航行的船舶。江面上和馬路上不一樣,不象馬路上紅綠燈都是可見的,江上航行除了仔細觀察船舶外,主要通過高頻聯繫。對駕駛員的專業業務素養要求比較高。

第二關是船舶高峰流,高峰流一般在漲落潮前後迎來高峰期,這個時候江面上船舶比較多,駕駛船舶的時候更加需要膽大心細,不能急躁。第三關是夜航關,與白天相比,夜間視距比白天要差一些,主要通過船上的紅綠燈觀察船的航向,左舷為紅燈、右舷為綠燈。

目前長江江蘇段從上游南京至下游太倉之間,共有汽渡渡口24個,我所在的太海汽渡與上游的其他汽渡相比,從2008年蘇通大橋開通以後,汽渡車流量下降了不少,業務量排在中游。我們春節的業務不是最忙的,最忙的時候要算清明、勞動節、中秋節、國慶節,尤其是國慶節,岸上的車子要排到六、七公里以年的地方。

國慶期間的話,我們每天發送汽車、卡車的車流量大概在2000輛上下,春節期間的話,在1000多輛。蘇通大橋開通前,我們汽渡每天運輸營收能達到30萬元,現在相當於大橋開通前的三分之一。我工作的船是固定的「16#」船,我們和對岸的海太汽渡的船舷號也很好區別,我們這邊是偶數,他們是奇數。

工作的時候,我們吃飯都是在船上解決,大家輪流燒飯,我們這個班8個人裡面,有兩個是當過兵的,受過部隊訓練的就是不一樣,他們燒的飯菜特別好吃,特別是甲板上的一名水手,曾經在空軍部隊服過役,燒的紅燒肉更是絕了,現在我們推選他為船上的「御用」廚師,燒飯燒菜基本由他一個人包了。每天我們的伙食標準控制在20元左右,8個人在160元,比吃盒飯好多了,基本能保證6菜一湯。

船上給你們船員也安排了宿舍,確保大家能夠輪流休息。加入公司今年是第幾個年頭了,我先考的是二類船長駕駛證,去年又考取了一類船長駕駛證。現在我雖然考取了一類船長駕駛證,但還不是一名真正的船長。這是因為,船長目前人員編制已經滿編,如果我要成為一名船長的話,要等老的船長退休了,按順序遞補到位就可以成為一名船長。

我們公司100多名員工,90%都是本地人員。公司除了我爸和我一對父子外,另外還有一對父子。對於目前的工資收入、休息時間,我都挺滿意的。這幾年,我們家庭做出的最重大也是最正確的一件事情就是及時地把房子換了。當時,我家所住的小區原地拆遷,安置了一套150平方米的房子,房子是很好,一家人住也足夠了。

2015年的時候,全家協商後,把這套房子以每平方米1萬元的價格賣了,買了市中心當時很熱門的一套100平方米的學區房和馬路對面的一個老小區的非學區房,這樣和父母各一套房,現在這兩套房升值將近兩倍。

我現在休息的時候,業餘時間全部奉獻給了家,做起了家庭宅男,我愛人開了一間服裝店,有空的時候我會幫她照看打理店鋪、輔導兒子作業、家中搞衛生,以前沒結婚的時候,我非常喜歡打籃球,現在由於工作的原因,打籃球的愛好我就放棄了,有時候會追一些電視劇。

我和父親祖金龍雖然在同一家單位上班,但由於工作崗位不同,上班的時間也不同,平時在單位只有上下班的時間偶爾能打個照面。我父親早前在本地的航運公司從事機艙輪機工作,20多年前到太海汽渡,在汽渡船上做過四、五年甲板水手工作,後來調整到岸上做了一名檢票員,這些年他的工作一直兢兢業業,任勞任怨,得到了公司領導和同事上下一致的肯定。

父親今年60歲了,還有一年就退休了,而我依然會堅守在「16#」汽渡船上,每天運送南來北往的車輛、旅客,在這個平凡的崗位上,奉獻我的人生。 (歡迎添加微信號13962610164提供您身邊的感人自拍故事線索,用心講述好故事,傳播中國正能量好聲音。)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