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州政法

訂閱

發行量:334 

火車票「收藏大王」的新「煩惱」

孫昆育是中國鐵路昆明局集團有限公司的一名職工,他爺爺修過鐵路,父親是鐵路維護人員,一家三代人見證了中國鐵路的發展歷程,孫昆育自小對與鐵路有關的方方面面也都飽含感情。

2020-01-16 14:44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雲南鐵路26個車站實施電子客票了,這讓51歲的孫昆育對鐵路事業飛速發展感到自豪,但緊接著他心裡不自覺產生一陣失落感,甚至有些煩惱:收藏火車票30年了,以前一直擔心收不全,隨著「電子客票時代」來臨,今後紙質車票可能就沒了,自己鍾愛的收藏可能要中斷了。

  孫昆育是中國鐵路昆明局集團有限公司的一名職工,他爺爺修過鐵路,父親是鐵路維護人員,一家三代人見證了中國鐵路的發展歷程,孫昆育自小對與鐵路有關的方方面面也都飽含感情。
  一張小小的車票既承載了旅客的溫情故事,更是一段記憶和憑證,這引起了孫昆育的興趣。1990年參加工作後,他便開始收藏火車票,昆明各舊貨市場頻繁見到他的身影,有時為了收到一張絕版票,甚至要跑很多次,花不少錢。
  票數5萬多張、票重50多公斤,涵蓋了各年代、各類型……提起孫昆育,雲南鐵路人都稱他為火車票「收藏大王」,他是雲南乃至全國知名的火車票收藏「達人」。在一個全國收藏火車票的微信群里,他的「江湖地位」頗高,被稱為「收藏奇才」。
  「你說鐵路發展到什麼階段,有什麼變化,用什麼代表呢?我可以用車票來講述。」提到這個話題,個頭不足一米七的老孫聲音洪亮了許多,甚至能如數家珍地給你講上一整天。他家裡書房的架子上擺滿了一摞摞、一沓沓火車票,見到記者,老孫也毫不「吝嗇」,拿出他珍藏的火車票講起背後的故事。
  收藏最早的一張車票是1950年的「手寫票」,最新的一張是2019年昆明到大理的動車票;「手寫票」、硬板票、軟紙票、磁介質票;票面上條形碼、二維碼;車票實名制;20世紀50年代的50多張絕版票………
  「火車票的變化就是中國鐵路發展的縮影和見證。」孫昆育一邊展示車票一邊說,收藏車票就是給歷史做說明,給時代做記錄。
  目前,雲南昆明南、昆明、大理等26個火車站,以及全部G字頭、D字頭、大部分C字頭動車已實施電子客票業務,並實現全國聯網。旅客只需刷購票時使用的有效身份證件原件即可快速進站。
  「真是方便,也真是先進啊。」2020年春運,看著乘客靠「刷」進站乘車,老孫驚嘆之餘,糾結和憂慮又浮上心來:收藏生涯就要終結了嗎?
  有朋友勸他,隨著科技進步,許多事物都會消失或被替代,但人們的生活會越來越方便。紙質火車票沒有了,但可以嘗試用智慧型手機拍攝旅客進站場景,或者保存電子客票截圖來延續收藏生涯。
  這種說法讓孫昆育眼前一亮,覺得可行。現在,每天下班後,他就鑽進自己的書房與票為伴,在網上檢索和搜集與火車票相關的資料,為退休後出本《火車票鑑賞與收藏指南》、辦一個火車票博物館做準備。
  看著「手寫票」上潦草的字跡,硬板票上的細小針孔,磁介質票上的二維碼……想到自己很快會拍攝或截圖的電子客票,老孫古銅色的臉上浮現出笑容,他為這個時代而自豪:收藏的車票形式會改變,但中國鐵路向前發展的勢頭不會變,車票收藏將會繼續下去,和中國鐵路的發展一起繼續下去。    
   (據新華社)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