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青年網

訂閱

發行量:2391 

30歲來了 受訪90後常感從容和興奮

受訪90後認為未來最大挑戰是能否保持活力和探索精神中青報·中青網記者杜園春實習生 楊梓倓「90後」彭悅祚,2011年底加入南航湖南分公司,五年時間成為機長,三年後升為機長教員,每個階段都幾乎是南航飛行員里「最年輕」的一個。

2020-01-16 16:04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受訪90後認為未來最大挑戰是能否保持活力和探索精神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杜園春

實習生 楊梓倓

「90後」彭悅祚,2011年底加入南航湖南分公司,五年時間成為機長,三年後升為機長教員,每個階段都幾乎是南航飛行員里「最年輕」的一個。新華社供圖

今年,最早的一批90後迎來了他們的30歲。陸續進入而立之年,90後的心態如何?

上周,中國青年報社社會調查中心聯合問卷網(wenjuan.com),對1979名90後(1990年1月1日至1999年12月31日間出生)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最能讓受訪90後感到小有成就的三件事是升職加薪、結婚和戀愛。對於30歲,受訪90後的心態更多是從容、興奮。對於未來,受訪90後認為最大的挑戰是能否保持活力和探索精神。

最能讓受訪90後感到小有成就的是升職加薪、結婚和戀愛

28歲的程安安(化名)是西安某事業單位職員,2019年剛步入職場。曾經想讀博的她,最終選擇了研究生畢業就工作。「這是我做過的最重要、最正確的決定,因為我發現自己其實不適合做學術,我曾經有一篇論文直到畢業前才被接收,現在在工作中得心應手,非常開心」。

1990年出生的粱軒(化名)就職於北京某國企,已經買了房和車,有了自己的小家庭。他已經連續6年堅持每周健身兩次,「上次本科同學聚會,大家都問我是不是在健身,誇我有精氣神兒」。

1993年出生的王貝寧(化名)畢業於某一本院校,現就職於北京某私企,上個月剛「脫單」。「我們是在一次戶外旅行中認識的,感覺很合拍。今年回家過年,我有底氣了,不怕父母問戀愛的事情了」。

調查顯示,最能讓受訪90後感到小有成就的三件事是升職加薪(53.9%)、結婚(43.4%)和戀愛(36.0%)。其他還有:堅持健身(31.6%)、財務狀況良好(31.1%)、買房(27.8%)和買車(27.4%)等。

天津社會科學院社會學所所長張寶義表示,曾經一段時間,90後經常被拿來和80後相比,如今看來,90後並沒有讓人們失望,發展得很好。「他們在相對富裕的環境裡成長,趕上了網際網路、大數據、人工智慧等迅速發展的時代,非常適應現在的經濟環境和思想潮流。此外,我發現90後是很有愛心的一代,不少剛工作的孩子都參加過慈善捐助」。

張寶義認為,90後敢創新、有創意,「我們國家未來的創新發展因為他們大有希望」。

面對30歲,受訪90後的心態更多是從容、興奮

在程安安眼裡,30隻是一個數字,踏實走好每一步,未來就會很美好。「這幾年我覺得自己為人處事成熟多了,更加果敢、堅定」。

「如今年輕人學歷普遍高了,讀完書、工作幾年就做到 『三十而立』很難。」25歲的張超(化名)是上海某製藥公司職員,他希望自己能在40歲之前做到「而立」,「年輕人應該坦然地面對自己的30歲,要調整好心態,別給自己太大壓力」。

粱軒對於30歲的到來感到很興奮,也有一些緊迫感,「我妻子最近懷孕了,今年我們會迎接小生命的到來,想想就很激動,工作也更起勁了。而且我已經工作5年了,進入職業上升期」。

調查顯示,面對已經到來或即將到來的30歲,受訪90後的心態更多是從容(36.4%)、興奮(34.4%)。29.7%的受訪90後的心態是篤定,31.9%的受訪90後感到焦慮。

交互分析發現,對於30歲,受訪男性90後(37.3%)普遍比女性(31.2%)更加感到興奮;女性90後(28.0%)比男性(23.1%)更加平靜。「95前」比95後普遍更加從容(37.5%)、興奮(35.1%),而95後稍顯焦慮(36.6%)。

張寶義表示,到了30歲,人的心態難免會有變化。這時候,如果一個人會對社會人文、自身有更清晰的認識了解和歸納整理,對於今後有更明確的規劃,面對30歲也會更平和。他建議,感到迷茫的年輕人給自己一些時間進行思考與反思。

受訪90後認為未來最大的挑戰是能否保持活力和探索精神

對於未來,受訪90後認為最大的挑戰是能否保持活力和探索精神(59.6%)。

粱軒說,現在公司的實習生都是95後甚至00後,自己已然成了公司「老人兒」,讓他不禁感慨「長江後浪推前浪」。同時,作為準爸爸的他感到有點兒 不安,「我不知道自己能否做一個稱職的父親,最近正在讀育兒書作準備」。

其他讓受訪90後感到有壓力的問題還有:平衡工作與家庭(52.4%),抗衰老和保持身材(43.3%),為人父母后的角色轉變(37.8%)。

張超的父母在老家,平時工作忙碌的他很少有機會回家看望父母,這讓他感到愧疚。另外,張超感覺自己收入微薄,在成家立業方面有壓力,「我要儘快在職場中成長起來,學到更多東西,同時做一項副業」。

今年剛滿30歲的彭冉(化名)是獨生子女,她的父母到了臨近退休的年紀。「以前我總是大大咧咧,只顧自己。現在我意識到自己不是孩子了,要照顧父母,要有擔當」。彭冉還告訴記者,她最近發現自己臉上長了細紋,所以趕緊購買了抗皺護膚品,「我還打算以後每天鍛鍊身體1小時,保持身材」。

程安安表示,自己剛工作,職位和工資水平都不高,已經與本科畢業就工作的同學拉開了較大差距,她最近常思考未來怎樣進行職業發展。在婚戀方面,她也明顯感受到了來自家人的壓力。

張寶義分析,整體來看,雖然90後很善於合作,但是在與人交往中還是存在弱點。「雖然90後思想活躍,在婚戀方面有自己的想法,但』宅』的個性確實影響他們現實生活中的人際交往。一線城市裡,30歲的單身年輕人很多,這需要社會給予關注,幫助解決」。

對於年輕人感受到的同輩壓力,張寶義分析,教育的普及和教育水平的提高極大消除了地方差異、城市差異,也使朋輩、群體之間的競爭更激烈。「我認為年輕人還是能夠處理好這方面的壓力的。有時候,經受一些挫折和困難是好事,對他們的未來成長會更有幫助」。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