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畫大家

訂閱

發行量:13 

李佩錦的山水畫,洋溢著濃濃的文人氣息

文人畫,總是被單拿出來評論,對其恆定為,這是獨立於中國畫的一種畫法,是文人墨客雅集中的產物。其實不然,中國畫可以說就是文人畫,可以說中國畫是「無文不成畫」。因為「無文」畫再好也只能算得上是畫工,不能稱之為畫家。所以中國畫的畫面文人氣息是其可以作為藝術的根本。

2020-01-15 16:29 / 6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文人畫,總是被單拿出來評論,對其恆定為,這是獨立於中國畫的一種畫法,是文人墨客雅集中的產物。其實不然,中國畫可以說就是文人畫,可以說中國畫是「無文不成畫」。因為「無文」畫再好也只能算得上是畫工,不能稱之為畫家。所以中國畫的畫面文人氣息是其可以作為藝術的根本。


中國畫的藝術感並不是來源於創作技法,創作技法僅僅是中國畫畫家進入門庭的拜帖​。中國畫的藝術性在於畫面的故事,這個故事的完整性,趣味性,以及寫作的手法高超性和唯一性是決定畫作高度的。「文」的區別在於,這個「文」是散文還是詩;是佛還是道。


現在很多的畫家都在技法上做突破,做延伸,做一些效果,使人感到很是可笑。歷代先賢留下的技法論述是經過幾千年的積澱,經過對中國畫創作使用的​工具以及載體等精心研究而產生的。這些技法手段更是參考了我們東方哲學而去修正的。盲目的去在技法上做一些手段,是更難走向高度的,因為技法就是有所突破也是需要你的修養到一定高度後才能去做的,一切的突破都是曾經擁有的不能滿足現在自己所需要後去延展加深的。假如沒有這個條件,產生的一切就是扯。



中國畫的變革也絕不是技法的改變,更不是工具與載體的淘汰換新,而是文化修養的時代性,畫面故事的時代性。這個時代性,是延續與發展的並存,而不是「去古出新」。


在時代文化性的發展中有一部分畫家在為中國畫的發展做著默默的貢獻,青年畫家李​佩錦就是其中的一員。李佩錦的山水畫,洋溢著濃濃的文人氣息,這個「文」的「韻」傳承於​古人,而「意」卻是生自這個時代。這種繼承與發展是最為貼切中國畫的發展與延續的。


中國畫幾千年的沉澱,所生出的「韻」早已成為中國畫的根,根是根基,是不可動搖的,不然再大的龐然大物都會倒塌。「意」是跟著時代走的,必須要有時代的文化,不然就會顯得陳舊。這個道理看似簡單,關注到的畫家卻是了了,能做到的就更是微乎其微了。而李佩錦早早就注意到這個問題,並去堅守和實行的文人畫家。


畫家李佩錦,一位為藝術而北上,南下求師訪學的女子。一位堅守中國畫就要有中國文化的當代畫家。一位默默創作,精心畫畫,不為世俗而吵擾的藝術家。一位破萬卷、行萬里的「畫壇巾幗」。


李佩錦,字妍霖。山東濟南人。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進修於中國美術學院山水創研班。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