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莊水墨畫家

訂閱

發行量:163 

雄渾博大 不讓鬚眉|張詠梅主體性花鳥畫淺說

張詠梅,女,中共黨員,生於一九七二年九月。二零零三年畢業於河南大學美術學,二零一七年進修於清華美術高研班李志向主題花鳥創作院,師從李志向、秦英豪。

2020-01-16 19:30 / 1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張詠梅,女,中共黨員,生於一九七二年九月。二零零三年畢業於河南大學美術學,二零一七年進修於清華美術高研班李志向主題花鳥創作院,師從李志向、秦英豪。二零一八年進修於首都師範大學唐秀玲高研班學習,師從唐秀玲,張玉仙。二零一九年進俢於《紫苑書院》師從張立辰先生。

現為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中國女子畫會會員,河南省周口市太康縣美術家協會副主席,溱洧女子畫院副院長。

二零一七年國畫作品《林巒秋霽》入選河南省青年美展;

二零一七年國畫作品《蒼林霜影》入選《中原畫風》四省巡展;

二零一七年《玉樹臨風》入選全中國中國畫作品展一當代中國畫創作生態與時代;

二零一七年作品《蒼林霜影二》入選《黑山白水.美麗四平》全國中國畫展作品展;

二零一七年作品《獨步清幽》入選《八大山人》全國寫意中國畫作品展。

二零一八年作品《煙嵐秋澗》入選「水墨融情海絲夢」首屆全國中國畫作品展

二零一八年作品《秋園歸禽》入選「海絲情.中國夢」——中國福州「海上絲綢之路」全國中國畫作品展

二零一八年作品《秋韻》入選「翰墨青州.2018全國中國畫作品展」

二零一八年作品《吟嘯徐行》入選「金城流韻——21世紀新絲綢之路全國中國畫作品展」

二零一八年作品《夢》在中國(龍巖)生態龍巖.紅色閩西中國畫作品展中獲全國最高獎。入會資格獎。

二零一九年作品《秋煙過林》入選河南省第十三屆美術作品展

二零一九年作品《芳華似雪自輕柔》入選全國國畫院作品展



雄渾博大 不讓鬚眉

——張詠梅主體性花鳥畫淺說

女子,《詩經》開篇從古到今都是一襲曼妙的風景。《詩經》中的「桃之夭夭、灼灼其華」,「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有女如玉、靜女其姝」等大量的詩句詠唱女子的美好相貌與品德。引《詩經》中的女子沿著時間之流款款而來,歷經幾千年的滄桑巨變,她們不再是「終溫日惠,淑慎其身」的官方模樣,也不再是「氓之蚩蚩,抱布貿絲」的哀怨情懷,現在的她們懷揣夢想,芳華綻放。而張詠梅就是其中一位。



我在一次畫展上見到一位頗有成就的畫家跟我談畫畫難的問題,這說明想把畫畫好的確不是容易的事。當畫家難,然而當一名女畫家更難。既然稱「家」那就不是愛好者,就是在一個領域取得一定成績的人,所以畫家的稱謂不是畫幾筆畫就可以稱之。女同志想成為一名畫家除了和男同志一樣要具備自身俢養、筆墨功夫和藝術靈感等畫家必備的條件外,操持家務、相夫教子也是女同志成為畫家的最大障礙。因而古往今來,女畫家和男畫家相比都少之又少。而生長在豫東大平原的張詠梅不僅成為了一位畫家,而且成長為一位很有成就的女畫家,而且是一位寫意花鳥畫家,這更難能可貴。



詠梅只所以能成為一名優秀的花鳥畫畫家,這是她長期堅持不懈努力的結果。這種努力首先要找准方向,很多人忙碌一生也很勤奮,最終一事無成,其中天分是一個特別重要的原因,這天分也包含著方向,找不准自己的方向再努力也是枉然。「天、地、人」為三才之道,藝術家只有理解這三者的關係才能在造化、天道、人文之間創造出藝術的廣闊天地,才能在三才之道的統領下縱橫馳騁。「聖人含道映物,賢者澄懷味象」。大自然是博大的宏觀世界,自然蘊含著「大道」,《道》的深邃就是藝術的最高境界。在造化中感悟深奧玄妙的哲學機理,詠梅深深認識到主體性花鳥正是觀察自然,體味造化,深悟三才之道的合一之理,才成為彰顯這個時代精神的最恰當的思想、俢養技法等的全面考驗。如何清醒的認識自己,如何給自己在這個時代的台階上定位,不辜負這個時代對一名優秀畫家賦予的使命,這是每一位畫家必須面對的。詠梅在學習、求索、寫生然後頓悟之後選擇了主體花鳥畫這一繪畫,這一繪畫形式作為彰顯自己藝術面貌載體,為這個時代的藝術增添了濃重的一筆。



詠梅以畫樹見長,特別是老樹更是獨到。2017年在「白山黑水、美麗四平」全國中國畫作品展入選作品《蒼林霜影》最能體現她這一長處。主體性花鳥畫以對象的相互穿插的密體畫為多,這幅畫有密有疏,石頭老樹濃重的筆墨,樹枝的相互重疊、穿插形成了「密不透風」的感覺,而前面的土坡老樹後面的空白行成了「疏可跑馬」大片空白。石頭上的洞孔,樹枝間的空隙和背景朦朧的暈染都造成密中有疏、疏中有密,虛中有實、實中有虛的強烈對比效果。這樣更顯示了老樹的亂枝曲屈,老乾嶙峋的雄渾蒼勁的藝術形象。同年入選「八大山人」全國中國畫作品展的《獨步清幽》畫中兩棵老樹,而樹的形象各異,前面的一棵老杆虬勁盤旋,細枝疏密交錯。後面的一棵枝杆漏疤,少有樹枝,僅有畫外伸過來的樹枝遮擋,兩棵樹像年近古稀的老漢,使人遐思不盡。用筆上墨塊大小相濟,線條長短參差,用墨枯濕相宜,濃淡有序。這兩幅作品表現對象雖然都是老樹,但形象不同,情趣有別。另外還有《煙嵐秋澗》《蒼林霜影》《玉樹臨風》等都是以老樹形象為主要表現對象的作品,每幅作品中老樹形象各自不同,每幅作品創造的氣氛不同,意韻主題各自有別。由於她擅畫老樹,所以她筆下的梅花似古而不仿古,老梅樹蒼勁虬曲,白梅冰清玉潔,紅梅燦若朝霞,是這個時代渾厚蒼勁而又豪放向上的筆墨形象。她的小寫意作品《秋園歸禽》2018年入選「海絲情、中國夢——中國福州海上絲綢之路」全國中國畫作品展。大寫意《秋韻》同年入選「翰墨青州」全國中國畫作品展。她畫的小寫意重彩《夢》同年在「生態龍巖——紅色閩西」全國中國畫作品展中榮獲優秀獎。2019年作品《芳華似雪自輕柔》和《秋煙過林》先後入選全國大展。近年來詠梅的作品入選獲獎全國大展的喜訊不斷傳來,作品受到不少專家學者的關注。由於她兼俢詩詞、古箏,所以她的作品內涵豐富,格調高雅清新,以獨具匠心的立意,新穎精巧的勾思,生動細膩的筆觸去描繪新時代新氣象。她像一抹靚麗的朝霞在繪畫界引起了眾人的注目和收藏界的關注。也受到了同行業的肯定和讚揚。一顆新星光輝燦爛,冉冉升起。在學術界造成了很大的影響。詠梅擁抱了時代,時代選擇了詠梅。



一個畫家取得成績的大小,取決於這個畫家的眼光、懷及所占的高度。過去的「文人畫」對中國的繪畫的發展做出了很大的貢獻,它以完整的表以系統完美的表現了那個時代的家國夢,體現了那個時代的審美觀和情趣。然而時過境遷。現在這個時代正以嶄新的面貌出現在我們眼前,人們的審美趣味已經改變。她能夠站在時代的高度,洞察藝術發展的趨勢,選擇這個時代最前沿的花鳥畫表現形式——主題性花鳥畫。所以她成功了,成為這個時代畫家中的驕驕者。她的畫集中體現了這個時代的雄渾博大、富足向上的精神。在這一點上完全和這個時代的優秀的男畫家相媲美。詠梅以後的藝術之路還很長很長,筆者衷心希望她能夠勇攀藝術的更高峰。

(筆者:李志向, 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 清華大學美術學院高研班導師,人民大學特聘教授,中國主題性花鳥畫研究會會長)2019年10月










註:圖文來自網上,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