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綻

訂閱

發行量:196 

唱《悟空》的戴荃出新專輯,國風音樂不是生硬的拼盤

近日,《青山白雲》所在的新專輯《過客歸人》完整推出,民族、民間和戲曲元素都能在專輯中找到,但又無法把這些元素從他的每一個旋律中拆分出來。

2020-01-16 20:57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說到音樂人戴荃,大家都會想起他那首狂狷而帶著京劇韻味的《悟空》,在不久前B站的跨年晚會上,他演唱的新歌《青山白雲》也給網友留下深刻印象。近日,《青山白雲》所在的新專輯《過客歸人》完整推出,民族、民間和戲曲元素都能在專輯中找到,但又無法把這些元素從他的每一個旋律中拆分出來。這,就是戴荃最大的特點。

從《悟空》到電影《大護法》的同名歌曲,從代表作《晚歌》到燃爆了B站的《青山白雲》,戴荃被公認為是國風音樂的代表。不過很少有人知道,戴荃從小是學西洋古典音樂出身,而他組的第一個樂隊是一支搖滾樂隊。從古典音樂到搖滾,再到充滿民間和戲曲元素的國風音樂,戴荃的跨度有些大。

「古典音樂教給我規規矩矩地走路,少年時自由的搖滾最吸引我,後來我去音樂學院學習,又開始做音樂製作,學習了很多樂器演奏和作曲技法。」戴荃回顧經歷,稱自己經歷了一個「從浮躁到沉穩,從脫兔到處子」的轉變,「從自己國家的音樂中,找到讓我安靜下來的東西,一種洒脫的狀態。」

戴荃說,他一直在尋找自己對流行音樂的理解,並非在突然之間轉變。他在寫《悟空》之前曾推出一首《有時》,而在《悟空》之後,他創作了一首《晚歌》,這三首歌剛好是他從流行、搖滾走向國風的記錄,到了《晚歌》時,他的編曲中就只有一個吹管樂器和簡單的民族打擊樂。「原來我學習和接觸了這麼多音樂,但都不是我自己的,經過這些創作,我找到了我對流行音樂的理解。」

新專輯中,無論是逍遙自在的《青山白雲》,還是呈現人生聚散的《散》,還是表達情感經歷的《過客歸人》,都體現了他的音樂風格。戴荃從不生硬地把戲曲的唱段貼在歌曲中,也沒有刻意用戲曲唱腔詮釋所有歌曲。「《青山白雲》里我不是故意設置黃梅戲,就是最後一句的旋律讓我覺得像黃梅戲,就用了它的唱腔。」而他創作時心裡想的,其實是自己在太湖邊呼吸新鮮空氣,放鬆甚至發獃的狀態。在B站跨年晚會演唱這首歌時,他是當天才想起來拿一個摺扇登台,沒想到他持扇演唱的動作引發了網友的彈幕狂歡,「這首歌寫的是自在的狀態,MV里是我無厘頭地玩樂器的樣子,都不是刻意設計的。」

戴荃說,他在創作出一首歌之後,可能會復盤融合了什麼戲曲元素,但創作時他從來不是一個先設定概念、再爬格子的人。「我喜歡把很多音樂元素打散、揉碎,再融合成我自己的東西。」他做了個比喻,「就像一個丸子吃著好吃,但嘗不出來它是什麼做的,可能是豬肉、牛肉揉在一起,但絕不是一半牛肉、一半豬肉,像拼盤一樣捏在一起。」

隨著國風和古風音樂越來越受關注,有一部分歌詞被指「為賦新詞強說愁」。戴荃也注意到了這個現象,「任何音樂都可能有這個問題,它提醒我要注意音樂的品質。我相信音樂的風格沒有好壞,但品質確實有高低。」他經常包攬詞、曲、編曲、混音等多個創作和製作環節,尤其重視歌詞的創作,常在生活中積累一些素材,用音樂表達自己的看法和態度,「一首歌的旋律吸引你去聽,但歌詞會最終讓你留在那不想走。」

說到下一張專輯的計劃,戴荃說他一直有個願望,想出一張翻唱民歌的專輯。他一直很欣賞莫文蔚翻唱過的一張民歌專輯,把《打起手鼓唱起歌》等民族民間歌曲用她自己的方式演唱。「莫文蔚的嗓子顯然不是傳統唱民歌的嘹亮嗓音,但她沒用其他人唱民歌的方式演唱。我也想用自己的方式去唱,肯定和大家想的都不一樣。」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