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庭楊‖回鄉的年味(散文)

然而我覺得,年味不在於家裡備辦了多少年貨,大街上掛了多少燈籠,人家戶貼了多少對聯,讓我真正感受到年味的,是外出求學的學子回來,在外打工的遊子回來了。

2020-01-16 00:44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來源:中山日報

欄目:文棚

每到年關,特別是臘月三十前幾天,隨著人們迎接新年的忙碌一天緊過一天,年味也越來越濃。然而我覺得,年味不在於家裡備辦了多少年貨,大街上掛了多少燈籠,人家戶貼了多少對聯,讓我真正感受到年味的,是外出求學的學子回來,在外打工的遊子回來了。大街上一下子多了一些生面孔,多了些普通話,特別是成群結隊,三三倆倆打工回來的人,他們的行色匆匆,他們的疲憊和焦急、欣喜的神情,帶給我特別的年味。

在車站,我看到候車室里擠滿了從廣東、浙江、上海、北京等地打工回鄉的人,老的、少的、男的、女的,有的拖家帶口,有的夫妻、有的兄妹、有的好友,不知怎麼買到票,擠上車,經過幾天,幾十小時的長途奔波,終於來到家鄉的縣城,可以鬆一口氣了,終於可以放心地小憩一會兒了。

候車的地上堆滿了大包小袋,都鼓鼓脹脹的,也有的是旅行箱,裝滿了從遠方帶回來的廉價物品和帶給鄉村裡的親人的欣喜。不管是行李包還是旅行箱,都沾滿了異地的泥土、污漬。有的人坐在行李上,有的人鋪張報紙或放本雜誌坐在地上,也有的靠著行李就睡著了,當然都有家人或同伴看照行李。

售票窗口排著長隊,有的想插輪子,被人喝止;有的請人代買票,未能成功。而在剪票口,人們也擠得很緊,一點一點往前挪動。進了剪票口,就湧向自己要乘坐的車,有些女的力氣小,帶的東西多,只好待在車門口等人們上完了,才最後慢慢上去。

和我同坐一車的人,多是打工回來的青年男女,雖然他們穿得花紅柳綠,有些人的頭髮黃紅深淺不一,說話時,本地方言中偶爾還是會帶出一些粵味、浙味。臉上沾滿風塵,神情有些疲憊。車開出站一會兒,就在座椅上睡著了。由於旅途勞頓,長時間奔波,他們的衣服上有汗漬,有泥土,不管是西服、夾克都皺巴巴的,但這些,都擋不住他們疲憊神情中透出來的回到家鄉過年時的那種掩不住的亮光。

在家鄉的鄉場上,每到趕場天,就會看到一條街都是打工回來的青年男女,有的時髦的女青年和他在老家的男友或丈夫一道趕場,有的可能是時尚男子和他在老家的女友或妻子一道購物,從衣著,頭髮等方面能感受到巨大的反差。

打工回來的人,是鄉村的一道奇異的風景,他們走到每位親友家,都會重複著在外的見聞,他們的言行舉止與鄉村的色調格格不入,也可能不再習慣鄉村的偏遠、貧困和高山深谷,也不再習慣鄉村的玉米、水稻、豬、牛、羊等等,但他們每到年關,會忘記鄉村的所有不習慣,蜂擁而至。因為,中國的年在老家,在故土。因此,現在的年味,更多的體現在行色匆匆的回鄉的人身上。真正的年味,蘊含在回歸故鄉的人的旅途中、神情里。

(請勿微信投稿!文棚是一個以散文為主的共享平台,面向全球華人開放,供作者、讀者轉發推送。其「寫手」欄目向全國徵集好稿。凡當月閱讀量達6500次,編輯部打賞100元/篇。請一投一稿, 並註明文體。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1600字以內。非簽約作家請註明真實姓名、聯繫方式及銀行帳戶全稱、帳號。)

◆中山日報報業集團新媒體中心

◆編輯:徐向東

◆二審:藍運良

◆三審:魏禮軍

◆素材來源:中山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