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詩說

訂閱

發行量:1 

為什麼我們都愛李白?他是我們敢想卻不敢做的自己

世間詩人無數,唯獨他是天上太白仙。將進酒唐代李白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他是中國歷史長河中的瑰寶,他是我們民族的信仰與追求,他是我們窮極一生都無法追趕的浪漫源頭。

2020-01-15 04:01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世間詩人無數,唯獨他是天上太白仙。

將進酒

唐代 李白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

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髮,朝如青絲暮成雪。

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

烹羊宰牛且為樂,會須一飲三百杯。

岑夫子,丹丘生,將進酒,杯莫停。

與君歌一曲,請君為我傾耳聽。

鐘鼓饌玉不足貴,但願長醉不願醒。

陳王昔時宴平樂,斗酒十千恣歡謔。

主人何為言少錢,徑須沽取對君酌。

五花馬,千金裘,呼兒將出換美酒,與爾同銷萬古愁。

前言

李白的詩詞在中國乃至全世界的知名程度都不是任何一位詩人所能比擬的,就好像賀知章提起說他是太白金星下凡的謫仙,余光中先生對他的評價:「酒入豪腸,七分釀成了月光,餘下的三分嘯成劍氣,繡口一吐就半個盛唐。」

不得不說,沒有李白的大唐是失去靈氣的。唐朝之所以能成為中國歷史中最成功的王朝,其中君王的政治才能占了七分,而剩下三分都是李白一人撐起來的。他就好像一道驚雷,劈出了那大唐盛世,為天下有文學才子劈出了一條通天的康莊大道。

在他數以千計的詩文中,《將進酒》一詩最是讓他功成名就。杜甫盛讚李白的詩說「筆落驚風雨,詩成泣鬼神」,李白自己也十分自負地說「興酣落筆搖五嶽,詩成嘯傲凌滄洲」。他那驚世的想像與浪漫在這一首詩中展露無遺,極盡誇張之能事,一旦詩興大發之時,豪情便噴薄而出,一瀉千里,但又收放自如,達到了極高的藝術境界,《將進酒》即為明證。

李白是我們敢想卻不敢做的自己

多年來很多人的心中都會出現一個疑問,為什麼李白能成為數億中國人心中對詩人的嚮往?

在說明之前我先和各位作個比喻,歌手寫歌詞時會沁入自己對生活的思考,於是他唱出來的歌曲才會動人;作家在寫書的時候會將自己代入,整個故事才會更加真實有人情味。

所以說在一位創作者創作自己所愛的事物時,我們都能從他們所創作的事物中一點點發現創作者的心理活動以及他對於這個世界的思考。

說簡單點就是我們能從他們寫的東西里感受到他們是怎樣的一個人。而李白詩中所呈現的個性就十分強烈了,從《俠客行》到《將進酒》我們能很清楚地看見他的桀驁不馴與不拘世間規則所束縛的狂傲。

他就是我們童年對江湖俠客的所有幻想,有酒有劍穿著白衣騎著白馬行走江湖,他看春風不喜,看夏蟬不煩,看秋風不悲,看冬雪不嘆,看滿身富貴懶察覺,看不公不允敢面對。李白身上有著我們所嚮往的少年氣,更帶著那驚天泣鬼的浪漫想像。

小孩子喜歡李白,可能只是單純的喜歡他的詩歌。

成年人喜歡李白,必定是在他身上看到了年少輕狂時的自己。

我們曾幻想過自己是《古惑仔》里的陳浩南,風流瀟洒,喋血街頭。我們曾幻想過自己是《英雄本色》里的小馬哥,放蕩不羈,縱橫四海。——李白正是這樣的古惑仔呀!

影視劇中的黑幫老大都玩槍,大唐時期沒有這樣的高科技,只能耍劍。李白對「劍」有著天然的崇拜,據統計在他詩中,「劍」字一共出現118次。身懷利器,殺心自起。大唐第一古惑仔,就這樣誕生了。李白曾說:「自幼好任俠,有四方之志,年十五而修劍術,二十而懷縱橫之策,欲遍干諸侯。」——這就是李白的「黑道夢」呀。

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李白就是一個有文化的流氓。普通小流氓打完架就溜跑了,像李白這種大才子式的流氓,打完群架就把血戰過程在寫在詩里。在李白詩中,經常能夠看到他在街頭火拚打架的場景,「託身白刃里,殺人紅塵中」在鬧市中拿刀砍人,這就是李白的理想。如今的影評人將吳宇森的黑幫片稱為「暴力美學」,殊不知早在一千多年前,李白就玩過了。

多年之後,我們沒能成為銅鑼灣的扛把子。但幸好,我們還能讀李白。

生命中曾擁有過的所有燦爛,終究都需要用寂寞償還

詩人都只知李太白投河而死,我們用盡一切去美化這個仙人的離去,卻始終無人問津在他死之前發生了什麼。

我們總說李白是天縱奇才,他浪漫綺麗的風格是上天賦予的,是生來就有的。

所以我們默認李白就應該天真浪漫。

天門中斷楚江開,碧水東流至此回—24歲

飛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銀河落九天—25歲

月下飛天鏡,雲生結海樓—25歲

窗前明月光,疑似地上霜—26歲

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43歲

明月出天山,蒼茫雲海間—48歲

我寄愁心與明月,隨風直到夜郎西—52歲。

朝辭白帝彩雲間,千里江陵一日還—59歲

大鵬飛兮振八裔,中天摧兮力不濟。餘風激兮萬世,游扶桑兮掛左袂。後人得之傳此,仲尼亡兮誰為出涕! 李白絕筆 61歲。

直到死李白都是那樣的天真爛漫,我們自然的以為他這樣精彩浩蕩的生命中不會出現波折,但其實我們所看到的,不過是他想讓我們看到的。

李白終其一生保持這種天真浪漫所付出的勇氣也是我們所無法想像的。

晚年的李白因在帝位之爭中站錯了隊而入獄,他平生所交摯友竟無人出來替他說句話(除了杜甫),高適作為他的好友,也是關押他的將領,裝作不認識,李白曾寫信給高適求助,但高適視而不見。

接著他又被貶謫了,被流放到了夜郎,曾經他寫詩送王昌齡到夜郎西,現在輪到他了。

江行幾千里,海月十五圓,到巫峽了,他已經在船上呆了十五個月了,一個年近花甲的老人,他曾有著無比遠大的抱負,現在所有的理想都破滅了,貧病交加還要被流放到邊區,身體上的病痛精神上的折磨同時加在他的身上。他沒有幾年好活了……

李白呢?他說了什麼?

59歲被赦免之後他說:

「朝辭白帝彩雲間,千里江陵一日還」。

「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

還是這麼天真浪漫。

他傻麼?感覺不到生活帶來的痛苦麼?

不是的。

我記得羅曼•羅蘭說過一句話:世界上只有一種真正的英雄主義,那就是在認清生活的真相後依然熱愛生活。

記得貝多芬麼?

都知道他扼住命運的咽喉,把歡樂留在世間。

可我覺得李白才更適合這句話。

人們在談論貝多芬時都要討論他的苦難。

可是,

沒有人談論李白的苦難。

李白,千百年來一直代表著中國人至高形式的浪漫。

他是中國歷史長河中的瑰寶,他是我們民族的信仰與追求,他是我們窮極一生都無法追趕的浪漫源頭。

他是整個大唐的榮耀,也是我們心中永遠的謫仙。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