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5精彩青島

訂閱

發行量:39 

因《西遊記》中一句歌詞,導演楊潔竟「結仇」30年

1986年春節,《西遊記》一經播出便火遍全國,這是中國第一部被搬上熒幕的四大名著作品,造就了89.4%的收視率神話,重播超過四千次,創下了電視劇重播次數之最,成為一部公認的無法超越的經典,更成為無數人童年、青春的印記。

2020-01-15 08:12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1986年春節,

《西遊記》一經播出便火遍全國,

這是中國第一部被搬上熒幕的四大名著作品,

造就了89.4%的收視率神話,

重播超過四千次,

創下了電視劇重播次數之最,

成為一部公認的無法超越的經典,

更成為無數人童年、

青春的印記。



除了情節的神還原,

劇中還給我們帶來很多經典的主題曲,

即使時隔34年我們依然念念不忘,

只要前奏一響起回憶便撲面而來。

我們仍然會熱淚盈眶,

心生感動。



這曲《雲宮迅音》則出自

著名作曲家許鏡清之手,

1983年春,

在中國農業電影製片廠擔任作曲的許鏡清,

被推薦給了電視連續劇《西遊記》

的劇組擔任作曲。

此時他已經年過40,

在西遊記劇組也不過是一個普通的配樂師,

他接到的第一個任務是為

《生無名 本無姓》的詞本配曲。

導演楊潔聽了他的配曲後,

開始留意這個中年人,

可以說楊潔就是他的伯樂。



本來《西遊記》的開頭曲

是另一個做作曲家編寫,

但是楊潔聽完並不滿意,

突然想到了許鏡清,

楊潔給許鏡清的任務,

就是寫一段2分40秒的音樂,

傳遞整個西遊記的意境。

至於怎麼寫,

楊潔自己也說不清,

只能告訴許鏡清「隨便寫」,

沒有方向沒有要求才最是最難的。



一百多個章節,

數百個人物,

全都要概括在這不到3分鐘的音樂里,

許鏡清冥思苦想了三天終於有了思路,

《雲宮迅音》整個樂曲有兩條線,

一條是管弦樂的剛線,

一條是女聲的柔線。


許鏡清說,

「剛線傳遞的是一種正義感力量感,

你可以理解為孫悟空的力量,

也可以理解為唐僧的堅韌,

是整個西行之路的總基調;

而柔線是美的,是空靈的,

是九天上的宮闕,

也是西路上的妖精,

是籠罩了西遊記的神仙色彩。」



但旋律基調定了,

作曲還沒有完成,

許鏡清對選用的樂器猶豫不決。

寫《豬八戒背媳婦》的時候,

他要求演奏一定用板胡而不用二胡,

理由是二胡悲戚,

而《豬八戒背媳婦》是詼諧的,

正適合板胡。

他曾現場給記者用鋼琴演奏過一次

《豬八戒背媳婦》

然後說:

「你看,感覺完全不對味了吧!」


 

 孫悟空出世是什麼聲音?

他嘗試了數百樂器,

卻始終覺得不是他要的感覺,

  直到他在錄音棚聽到了電子鼓的聲音。

這是改革開放初期,

一個私企來錄音棚錄「靡靡之音」,

電子鼓是從國外買來的。

許鏡清幾乎是一瞬間就認定了

——這就是孫悟空出世時該用的樂器。



當時中央電視台還沒有電子鼓電子合成器,

更沒有用電音作配樂的先例。

許鏡清打定主意之後,

錄《雲宮迅音》時電子鼓是從私企借來的,

錄曲的時候被慣於奏大鼓的樂手

打出了好幾個窟窿,

幸好最後私企的人沒追究;

錄完了《雲宮迅音》被領導批評:

「電音是西方的怎麼能

放到中國古典名著中來?」

差點丟飯碗,

幸好這時被被導演楊潔力挽狂瀾保住。



楊潔放下狠話:

「如果藝術上的事由我管,

那麼台領導別插手,

如果藝術上的事領導管,

那麼我把片子拍完,

你們自己拿去剪」。

懟的台領導無話可說只能妥協。

因為楊潔的信任,

因為許鏡清的才華,

才保住了這驚艷后世

讓無數觀眾感動的《雲宮迅音》,

不然真的要湮沒在廢稿中令人扼腕嘆息。



但是所有曲子中

他最喜歡的當屬《女兒情》,

這也是如今很多人KTV點唱率最高的一首,

既溫柔婉轉,

又柔腸百結,

將女王對唐僧那種依戀不舍,

又因為責任約束

無法相守的無奈詮釋得淋漓盡致。


但是很多人不知道的是,

因為《女兒情》中的一句歌詞,

讓一向交好的導演楊潔和

著名作曲人許鏡清足足「結仇」30年之久!


趣經女兒國這集是楊潔的傾心之作,

因為整部西遊記就這一集突顯人情浪漫,

楊潔導演作為一個女人,

對這一集頗為有感,

格外重視,

劇情中的一顰一笑她都親自指導,

不僅演員的演繹被嚴格要求,

連這集的主題曲導演也分外重視。


女兒情這首歌本來是由閆肅作詞,

許鏡清作曲,

因為這集講的是

女兒國國王對儒雅的唐僧一見鍾情,

卻因為世俗的束縛不得不遺憾收場,

許鏡清對這段音樂的概括是,

難以言喻的深情。

女兒國國王是不能對唐僧說我愛你的,

但是音樂要處處替她表達出我愛你。



當《女兒情》寫好時,

還沒進錄音棚這首歌便讓導演、

錄音師興奮不已,

錄音當天,

從來不參與配樂的楊潔導演

卻突然出現在錄音室不走。



錄音過程中楊潔導演

越發覺得歌詞不對勁,

於是叫停要求歌詞重新返工,

把閆肅的歌詞從頭到尾改了個遍,

其他的都能忍,

但是「悄悄問聖僧,女兒美不美」

這一句讓這兩位爭執不已。



許鏡清覺得女兒國國王

一直稱呼唐僧為御弟哥哥,

歌詞應該是「悄悄問哥哥女兒美不美,」

不該叫「聖僧」,

他說:

「這是女兒國國王的細語呢喃,

又俏皮又羞澀,

稱呼哥哥才是她的心聲,

如果用聖僧,

我覺得這反而把他們的關係拉遠了。」



而楊潔導演卻堅持用聖僧兩個字,

因為在楊潔的心裡,

唐僧就是聖僧。

爭執不下,

「霸道」的楊潔導演

最終還是在電視劇中用了聖僧二字。


2017年的4月15日

楊潔導演去世,

享年88歲。

得到噩耗的許鏡清悲痛萬分,

他在懷念楊潔導演的文章中這樣寫道:

「沒有去楊潔導演的追悼會,

我害怕自己在追悼會上嚎啕大哭,

我第一個感恩的人就是她,

她是我的伯樂,

她走得很安詳,

我們認識了三十多年,

現在想起來歷歷在目」。



在許鏡清和楊潔導演遺體告別那一刻,

他突然理解了楊潔

為什麼要用「聖僧」而不用「哥哥」,

女兒國國王的愛更深沉更含蓄,

她是用國王的身份去問的,

所以她問的是「聖僧」而不是「哥哥」。



而楊潔改詞後的女兒情

被後人讚嘆不已,

這種愛未說,意已達,

借物喻人點到為止的表述,

楊潔導演拿捏得十分準確。

網友評論道:

「小時候以為女兒國是最簡單的一關,

長大了才知道,

其實是最難的。」

「西遊記有九九八十一難,

八十難都留給了猴子,

獨獨這一難就給了玄奘。」



西遊記里女兒國王和唐三藏分別時,

兩人凝視許久,

唐僧終於緩緩開口:「若有來生..」

這可能是唐僧此生唯一動情之處吧 。

20年後,

在2004年的藝術人生節目上,

西遊記劇組再聚首,

女兒國王扮演者朱琳上場後

深情凝視著徐少華說:

「自女兒國一別,二十年不見,

御弟哥哥,別來無恙。 」

徐少華當場紅了眼眶。


而這都得益於楊潔導演和許鏡清的聯手,

默契配合,

不僅這一首,

西遊記諸多主題曲

都是這對老搭檔一起決定的。



西遊記播出11集之後,

原本由張暴默演唱的片尾曲,

《敢問路在何方》

被楊潔極力反對,

楊潔導演覺得這是一個男性的團隊,

理應由男性演唱,

才能唱出充滿陽剛豪邁,

百屈不饒的聲音。


換了十幾個歌手後,

剛好碰到了正在為其他節目配樂的蔣大為,

音樂編輯王文華問他,

能不能試唱西遊記片尾曲,

蔣大為抱著試一試的態度進了錄音室,

當聽到蔣大為唱出的《敢問路在何方》,

楊潔導演當場淚流滿面,

二老一致拍板。


許鏡清說至今為止,

蔣大為的《敢問路在何方》依舊沒人能超越,

我們感動於他們創作的經典作品,

更感動於他們在藝術上的惺惺相惜,

西遊記被幾十個國家翻拍,

卻一直被模仿從未被超越,

有網友說:

或許能超越86版西遊記的只有

楊潔和許鏡清的再次聯手。



村上春樹曾經說:

「這世上肯定有某個角落,

存在著能完全領會我想表達的意思的人」。


而許鏡清和楊潔導演就是如此,

他們不是真的有「矛盾」,

而是藝術上的探討和堅持,

真正的知己,

是靈魂的互相欣賞和寄託,

人生難得一知己,

千古難覓一知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