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

訂閱

發行量:967 

為何賈揚清專門點讚這名德國程式設計師?看完他的開掛人生我淪陷了

近日,阿里巴巴開源技術委員會負責人賈揚清發布一封公開的感謝信,總結了阿里開源10年的成績:GitHub開源項目1700餘個, 75萬個Star,核心貢獻者超兩萬人,阿里自主開源已成為8成以上知名網際網路公司的首選,影響成千上萬的全球開發者。

2020-01-15 08:58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近日,阿里巴巴開源技術委員會負責人賈揚清發布一封公開的感謝信,總結了阿里開源10年的成績: GitHub開源項目1700餘個, 75萬個Star,核心貢獻者超兩萬人,阿里自主開源已成為8成以上知名網際網路公司的首選,影響成千上萬的全球開發者。

在這封信里,賈揚清還特意提到一位德國法學研究生「酷巴」,他使用Ant Design開發了一套漂亮的法律文書管理系統,已成為很多當地律師的得力助手。

這名叫Jakub L. Szypulka(簡稱「酷巴」)的德國開發者,和中國開源有怎樣特殊的故事呢?我們一起來看看:

左手法律,右手編程

別看酷巴今年僅有 27 歲 ,實際碼齡已有十多年。因受計算機科學家父母的影響,酷巴在十來歲時便開始用 Python 編程。

按道理,酷巴應「繼承父類」加入程式設計師的大軍,沒想到酷巴卻走上另一條職業發展道路:左手法律,右手編程。

擁有海德堡大學法學碩士學位的酷巴 ,不僅是一名准律師,也是一名全棧工程師。如今酷巴每天一半時間花在法律上,一半花在編程上。

從酷巴身上我們看到,將興趣與工作相結合會迸發出巨大的促進作用——酷巴將編程技術用於提升律師的工作效率!例如他會編寫程序來分析法院的判決、利用程序生成大量相似的訴訟文檔等。


酷巴還用阿里開源框架 Ant Design 為一個律師事務設計了用來統一管理法律案件的系統,如今每天很多律師通過該系統來創建和提交新的法律訴訟。其實這不是酷巴第一次使用 Ant Design 開發了,在上文賈揚清提到酷巴開發的法律文書管理系統,現在已深受許多律師的喜愛。

對於法律和編程,酷巴認為這兩者有異曲同工之妙:必須進行邏輯思考。尤其在德國,他的老師會再三教導要把現實生活中發生的事情抽象出邏輯結構。此外,法律和代碼也非常相似,它們都是結構化的文本,每個字節,包括一個小逗號的所在的位置都有特定的含義。

當然這兩者也有很大的不同:從本質上看,代碼是100%精確的,不存在「解釋」一說或含糊不清的可能性。而法律是由人來理解和執行的,便會存在「軟性」區域。例如你在書寫法律文件時,不小心寫錯了一個字母,法官能結合上下文來理解你想表達的意思。但作為程式設計師的你,假如寫錯了一行代碼,程序會報錯無法往下執行。

所以當你看到一個程式設計師面對電腦螢幕一言不發,他的大腦可能很可能正在進行一場嚴謹激烈的邏輯推演。

愛屋及烏,因中國開源自學中文

談到酷巴與 Ant Design 的結緣,可以用技術人對技術的「一見鍾情」來形容。

酷巴在學習 React 前端時,偶然通過博客文章接觸到了Ant Design,瞬間「觸電」:他被Ant Design 漂亮的外觀和易用的文檔所吸引。每次使用Ant Design研發時,他都會仔細地查閱開發文檔,查看每個組件里不同的示例和Demo代碼。

Jakub 表示,Ant Design 的組件使用起來相當簡單。雖然有時候和Auto Complete組件「鬧彆扭」,但通過查閱開發文檔和多試用幾遍就能輕鬆解決問題,不用求助他人。

正如賈伯斯所說,「人生就是一個連點成線的過程,有些經歷也許一開始看不到它的意義所在,但也許若干年後便會發揮其特有的作用。」

一開始當酷巴掉進 Ant Design 的「坑」時,可能沒想到會有後續意想不到的故事:

在酷巴使用Ant Design 的過程中,他經常看到中國開發者在Github上提交關於Ant Design 的中文錯誤報告和評論。

此時他意識到,中國公司開始在全球範圍內的軟體開發,特別是在前沿技術如人工智慧發揮重要作用。

於是,他決定花時間來學習漢語,「這是一項很值得的投資,特別是在軟體開發上」。在此之前,他已經掌握了波蘭語、德語、英語、法語、西班牙語、俄語和阿拉伯語(此處不包括程式語言)。

酷巴從2018年4月1日零基礎學習漢語,在不到一年的時間裡,他就通過了中國漢語水平考試(HSK4)!

果然不會中文的德國律師不是好程式設計師!

在使用中國開源技術、學習中文的過程後,酷巴深刻意識到中國已開始在全球前沿軟體開發中起到越來越重要的作用。

於是酷巴決定來中國,感受下這個古老國度的 IT 氛圍。

首次中國行,第一選擇杭州

自從知道阿里巴巴在杭州後,杭州便自然而然成為酷巴來中國的首選之地。抵達杭州後,酷巴馬不停蹄跑去參加Ant Design開發者沙龍,與阿里技術團隊面對面交流,認識了許多新朋友。


在中國呆了半年,令酷巴最為深刻的印象的是科技在中國的應用之廣。他坦言,其實很多技術在德國也有,但只有少數德國人在用。

例如從技術上講,德國也有電動滑板車;在幾年前,德國也可以在手機上使用 PayPal ,並且德國政府也提供了電子服務。但在中國,這些技術已經成為每個人每天的日常。例如幾乎所有人都騎電動摩托車,使用支付寶支付,沒有人使用現金。「而在德國,你都無法想像這些事情的。」

酷巴最難忘的是去一家飯店吃飯,他坐下來掃描二維碼點餐,幾分鐘後服務員就端上菜來。酷巴說這簡單的流程裡面其實包含很多技術:飯店裡用餐的人需要有一個智慧型手機(在德國也是正常的),掃描二維碼,在應用程式里點餐,最後還有一個可線上支付的帳戶。如今中國老百姓普遍地使用這些智能技術,讓他印象十分深刻!

未來,酷巴想成為一名正式的德國律師。與此同時,他也在一家法律文本分析的初創公司工作,正興致勃勃計劃用Ant Design開發一套供德國律師搜索資料的定製系統。

經歷中國之旅後,他認為中國在科技的發展上,有很多國外開發者值得學習的地方,他正在強烈安利身邊的朋友這輩子至少去一回中國看看,「沒準能遇到一些新機遇。」


始於分享,走向普惠,阿里把開源和雲做到了極致

越來越多的海外開發者因為開源而重新認識中國技術,這源自於中國開源的迅猛發展。據GitHub 2019 Octoverse報告顯示,當前中國開發者貢獻的開源項目數量僅次於美國,排名第二。從公共和私人捐助來看,亞洲的開發者社區在2019年增長迅速,其中中國開發者占亞洲貢獻者總數的31%,且中國開發者去年 fork和clone 超過 48% 的項目。

如今,阿里開源已成為中國技術的一張亮眼國際名片。

有自研才有開源。阿里在開源領域的突出貢獻,根源在於20年技術積累沉澱。2019年天貓全天成交額再創新高,達 2684 億,且實現所有核心系統100%上雲。這背後,離不開阿里強大的自研技術:

飛天雲作業系統,成功扛住全球最大流量洪峰54.4萬筆/秒;

自研「神龍」伺服器架構採用晶片、軟體、硬體三位一體的設計,相比物理機性能提升20%以上,以此解決虛擬化性能、資源損耗等問題;

實時計算 Flink 系統在2019年雙11中,消息事件處理達25.5億條/秒,峰值流量處理3.63TB/秒;

自研資料庫 OceanBase 在2019年TPC-C中跑贏Oracle,並創造 6100 萬筆/秒數據處理峰值;

……

雲和開源的本質是一樣的,始於分享,久於普惠。阿里把這兩者做到了極致。


回首20年多年前,「中國Linux第一人」宮敏博士用手提肩背的方式,硬生生地將20盒裝有 80G的自由軟體磁帶背回中國,組建起中國第一個自由軟體庫,開拓中國開源軟體的發展。

20年後,以阿里為首的中國 IT 公司積極通過開源普惠全世界開發者。無關語言和膚色,開放分享、平等普惠的開源精神有效地彌補了技術代差,推動這個時代不斷前進。

世界,因開源而動。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