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觀點網

訂閱

發行量:42 

創維「強推」8K電視,是時勢所需還是噱頭炒作?先解決內鬥再說吧

早在四五年前,國內彩電市場便進入到了持久的「嚴寒期」,電視產品銷量不斷下滑,技術創新難以突破,再加上此起彼伏的「價格戰」,不斷有各類問題湧現,導致電視廠商倍感焦灼。

2020-01-17 12:01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早在四五年前,國內彩電市場便進入到了持久的「嚴寒期」,電視產品銷量不斷下滑,技術創新難以突破,再加上此起彼伏的「價格戰」,不斷有各類問題湧現,導致電視廠商倍感焦灼。然而隨著產品技術疊代升級,現如今整個電視行業大有回暖之勢,其中對行業影響最大的當屬8K顯示技術。

具體表現在這屆CES展會上,三星、創維、TCL、索尼都推出了8K電視新品,一時間8K風頭正勁,各大品牌廠商都在積極布局,誰也不願意在這個關鍵節骨點上掉隊。

作為國內排名靠前的創維更是在CES期間就舉辦了新品發布會,重點向高端消費人群推出了75英寸Q91系列8K電視。不過這次,我們並不是來夸創維的8K電視有多麼好。事實上,創維此番操作讓人感覺有些似曾相識,好像還是那種「熟悉的味道,熟悉的配方」。早在2013年,創維曾推出了中國首台OLED電視,在2019年之前的中國市場,創維自己號稱每賣出兩台OLED電視就有一台來自於創維;但進入2019年之後,局面徹底被扭轉,索尼輕鬆超越創維。

與索尼的精彩表演成對比的是,創維雖然站位早,但卻不幸敗給了現實。而這次創維似乎又打算將籌碼壓在8K上,那麼這回能否避免曾經OLED時期的悲劇呢?

「8K」究竟是為了迎合市場還是噱頭炒作?

其實8K概念被「炒」起來已經有好幾年,只不過隨著5G網絡到來後,業界覺得8K電視的風口馬上就要來了,再加上各廠商之間的競爭,誰也不願意錯失風口。所以不管8K電視究竟能賣出去幾台,先占個坑再說。有這種想法的廠商應該不算少數,但真偽8K鑑別對於大多數消費者而言,其難度可想而知。

前夸父企業管理諮詢機構首席顧問、家電行業資深觀察人士劉步塵就曾發表過觀點,目前市面上充斥著大量「偽8K電視」——只有螢幕是8K解析度但控制電路等硬體無法匹配。另外,劉步塵還表示,有些商家還會混淆像素量和解析度的概念。「如果像素量達到或接近8K標準,但解析度達不到8K標準,最終的畫質也會與真正的8K相去甚遠。」他曾在接受採訪時談到。

而其他業內人士也普遍認為,在近幾年的電視市場中,4K電視產品仍將會繼續占據市場的主導地位,而8K電視產品的市場份額雖然會有所提升,但尚需要在內容、價格甚至硬體等方面完善、成熟後才能真正地迎來「爆發」。也就是說,只有等到業界的軟硬體水平都做好迎接8K時代的到來,8K電視才算真正可以彰顯自己的價值,所以能夠體現8K電視優勢的時間節點並非現在。

不過,8K電視已經被市場炒熱,即使整個產業鏈目前並不成熟,8K產品也會頻繁面世。但就現狀而言,國內目前的8K內容比較稀缺,在沒有內容支撐的情況下,8K電視普及自然無從談起。

當然,不可否認的是,解析度對於電視來講是衡量產品溢價能力的重要標準,可達到的解析度越高,電視產品的科技含量也就越高,這是不會改變的事實。而在電視整體市場零售量和零售額雙雙下滑的當下,8K這個代表著先進技術的關鍵詞,對於許多電視廠商而言肯定是能夠提升自己電視產品定價的極好宣傳噱頭。所以不管真假以及是否實用,只要擁有8K技術,廠商就可以繼續吹噓自己的技術優勢,標榜自己的高端地位。

事實上,無論是在彩電行業表現得好或者不好的廠商,都需要在8K這個風頭上彰顯自己的能力,才有希望站得住腳。像三星、索尼、LG等國際知名廠商,在4K時代表現不俗,在技術上又領先於其他彩電廠商,而此時在8K來臨之際率先出來展現自己的成品,無疑會對未來8K電視的競爭中搶得一個好位置,同理的還包括了TCL、海信等廠商。而像創維這樣有一定能力,但近年來市場表現一般,更多靠中低端產品走量的廠商,也肯定要混個臉熟,能在8K時代占個位,多少也能為未來的發展先埋下一個伏筆。畢竟網際網路廠商在這彩電這部分,哪怕吹噓自己賣得再多,始終只是一個裝配商,缺少核心技術,哪像創維這樣的廠商不如早點出手布局,給用戶留下一個印象。

但對創維來說,當下除了要藉助8K造勢之外,更要好好考慮一下該如何拉升自己的業務表現。畢竟從2019年的財報來看,在經歷了高層人事變動以及戰略策略變更後的創維,前景依然十分嚴峻。

創維電視業務復甦,但市場前景依然嚴峻

在2019年的上半年財報表現中我們發現,其實創維業績的表現並不太差,在營收下滑基礎上還實現了凈利潤較大幅增長。據數據顯示,創維上半年營收同比下滑8%至172.3億元人民幣(單位下同),但毛利得益於毛利率提升還小幅提升至33.87億元,之後在其它收入增加和費用基本維持的情況下,公司經營利潤實現40.2%同比增長至7.85億元,凈利潤同比增長28.4%至3.48億元。不過因為少數股東損益占比提升,最終歸母凈利潤同比下滑3.2%至1.81億元。

只不過利潤的增長並沒有徹底消除市場對於創維電視業務的擔憂。據相關機構分析指出,創維集團營收占比高達55%的彩電業務表現其實是優於市場的,2019年上半年中國市場電視出貨量同比下滑0.3%至2240萬台,但創維中國市場彩電銷量同比增長了11.5%。但是由於2019年上半年電視行業整體受困價格戰,均價出現下滑,而創維彩電業務在國內市場的收入也出現了同比下滑現象。

除此之外,據財報顯示,創維集團的利潤增長主要來自於機頂盒業務,這部分業務收入由去年同期的1.39億大幅增長118.7%至3.04億元,而創維中國市場的彩電業務就沒有這樣風光了,同時海外市場的彩電業務也由去年同期的1.22億元大幅下滑至2500萬元。

種種跡象表明創維想在2020年徹底實現翻身,難度不小。回顧創維之前的財報表現,在2017年,創維營收曾達到了歷史最高峰的380.37億元,但凈利潤卻下降至13.57億元,相比前年猛跌7.5億元。而到了2018財年,創維實現的凈利潤下滑至4.71億,只有2017財年的三分之一。

結合往年的財報表現來分析,創維不被市場看好的主要原因還是在於其口頭上雖然不承認打價格戰,但實際上卻跟小米等新勢力打的是不可開交。尤其在2019年年底,二者還為「誰才是真正的中國電視市場銷量第一名」起過爭執。這種行為其實等同於創維自降身位,要知道小米這樣的網際網路廠商,其產品除了價格和宣傳之外,再無什麼真正的亮點。一些廠商和小米在中低端打價格戰廝殺,產品的品質成本也隨之下滑,看似銷量是上去了一截,但對未來的發展而言是否真的有益還很難說。

創維小米激戰不斷,「80後」少帥的焦慮之年

眾所周知,創維之前崛起靠的也是價格優勢。不過問題在於,早些年以小米為代表的網際網路電視品牌打著「不靠賣電視硬體賺錢」旗幟,更是把價格壓到「令人髮指」,甚至讓創維們不知所措,不敢貿然跟進。

畢竟仔細想一下,小米電視賺錢的招數,主要在於它的推送服務(廣告),所以和小米打價格戰,放眼傳統家電企業可能沒幾家能扛得住。即使像創維這樣依靠「性價比」起家的傳統電視企業,也都被搞得焦頭爛額。

正因如此,與創維近年來「過山車」般表現形成對比的是,小米在電視市場節節高升。大概只用了5年時間,小米電視便成就了今日的地位,而創維專攻電視領域最少也得有20多年的歷史,真可謂是「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

除此之外,電視業務算是創維的主業,但對於小米來說,電視只是其內容庫的一個埠,也就是整個智能家居IoT生態的一環。而在一定層面上,小米賣電視可以視為是對傳統家電行業的降維打擊,而且這種降維打擊也不僅僅來自小米,還包括了更「極具性價比」的紅米。

要知道,創維執行的也是雙品牌策略,酷開主要針對的是年輕市場,主打「性價比」與小米/紅米展開直接對決;而另一方面,創維還得努力維護自己的品牌形象,再包括OLED、8K,創維還得與傳統家電廠商繼續纏鬥。

正因如此,2020年,創維將會面臨一場大考。而這次大考的重擔自然也落在了現任董事長王志國身上。作為曾經酷開系統的總設計師,王志國從接任時起就「肩負重擔」。但要提起創維的鼎盛時期,還得是在創維創始人黃宏生掌舵期間。黃宏生幾乎是憑藉一己之力,將一個生產遙控器的工廠帶到了一個新的高度。

只可惜在2006年,黃宏生因串謀盜竊及串謀詐騙創維數碼5000多萬港元被判監禁6年。值得一提的是,在事件發生後,創維方面進行了危機公關,不斷劃清深圳創維集團、黃宏生本人,以及香港創維數碼三者之間的關係。將事情的基調確定為:黃宏生被捕仍是由於其香港創維數碼操作操作問題所引起的,對於深圳創維集團而言,兩者之間是不存在必然聯繫。

但事實上,如果沒有黃宏生的鋪路又哪來創維今日的輝煌。而在這次事件之後,雖然在很大程度上救了創維,但卻將黃宏生推向了深淵。不過自此創維內部管理就完全沒了黃系的烙印嗎?其實不然!2014年,王志國就與黃宏生之子林勁一同創立了創維旗下網際網路運營公司——酷開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可見創維並非完全剝離開黃宏生的影響。

而在創維動盪的那幾年當中,靠著包括張學斌、楊東文、劉棠枝在內的一批老骨幹硬撐著創維挺了過來的。但如今,這些功臣離職的離職,卸任的卸任,難免有種「過河拆橋」的感覺。當然,時代變遷,「只見新人笑不聞舊人哭」的事情自然時有發生,更何況年輕的王志國要比「老一輩」更熟悉網際網路廠商的打法。

只不過,在研發領域風生水起的王志國,其實與以品牌、銷售見長的創維格格不入。即使王志國已經下定決心要大刀闊斧進行內部改革,但事實上來自創維內部的阻力頗大。比如在王志國的倡導下,創維在銷售制度上進行了調整,其在全國34個分公司、85個地市全面推動承包制,讓各個公司自負盈虧、自主經營,意圖讓每個員工都變成老闆,充分激發他們的積極性。然而這種改革看似是想讓創維脫胎換骨,但實際上很多公司內部的老人都不太願意折騰,這樣一來,就變成了王志國這邊滿腔熱血,而另一邊封疆大吏們卻畏手畏腳的現狀。

據內部消息透露,雖然王志國已經成為新任掌門,但其實內部與其唱反調的大有人在,這些反對派認為創維靠產品升級來改變現狀的方法不可靠。面對這樣的改革阻力,一旦創維如果遭遇狂風巨浪,王志國不排除會成為最終的犧牲品。

結語

創維與小米之間的對決在2020年勢必將會進入白熱化階段,尤其在紅米品牌獨立之後,也踏上了造電視的道路,去年推出的70英寸紅米電視更是憑藉2999元的售價優勢席捲市場。不難推測,中國電視市場的價格戰將會愈演愈烈,而創維會不會選擇跟進,則將會決定整個市場格局的變化。

不過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建議創維或許應該適當考慮暫避鋒芒,避免與小米的正面交鋒以保存實力。畢竟對於創維來說,如果不計後果投入到價格戰當中,即便贏得最後的勝利也只能是一場「慘勝」。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打法,更會讓創維的財報表現更加難看,如何確保更多的利潤,以維持公司正常運營才是正道。不過話說回來,如果創維+酷開的出貨量都無法擊敗小米的話,那麼創維的優勢又能體現在哪裡呢?

不可否認的是,現如今創維在市場中的聲勢聲量早已大不如前,且不說比海信、TCL等傳統家電廠商差了一截,甚至在某些方面還不如小米這樣的「新人」。所以,結合創維近年來的動作來看,頻頻刷存在感的行為也就不難理解了。而王志國作為新一任的掌門人,他必須要帶領創維走出當前的泥濘困境,才能證明自己不僅僅只是「王師傅」。但是道路前進的艱難程度可想而知,一旦創維在今年遭遇不測,王志國會不會「引咎下課」改由黃宏生之子林勁接任?想必也不是沒有這種可能。

那麼大家有什麼好的看法呢?歡迎在評論區發表觀點!

如果你有什麼問題,歡迎私信我們,我們將竭誠為你解答!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