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者網

訂閱

發行量:1987 

馬云:非常反對湖畔大學同學之間做生意

馬雲首先表示,對於活在昨天的企業家而言,2019年的困難才剛剛開始,但是對於對於那些願意改變自己,適應未來,把未來當做挑戰的企業家,機會剛剛開始。

2020-01-17 12:26 / 1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觀察者網訊)

1月15日,在第六屆湖畔大學候選學員最終面試時,馬雲向所有150名候選企業家進行了演講。

馬雲首先表示,對於活在昨天的企業家而言,2019年的困難才剛剛開始,但是對於對於那些願意改變自己,適應未來,把未來當做挑戰的企業家,機會剛剛開始。

在這個時節,馬雲認為,最重要的是學習精神。馬雲在進入電商之前沒有做過零售、平台,也沒有做過支付和雲,一切都是學習,並且找到了一批願意學習的人。一個高管最重要的能力不是做過什麼職位、什麼事情,而是要看他是否有學習的慾望和學習的能力。

在談到企業家精神時,馬雲稱,湖畔大學希望發現、培養企業家,並且找到企業家精神傳承的方法,「如果你們要到湖畔來學習怎麼賺錢,你們一定來錯了。」真正有難度的是持久的創造價值。

湖畔不是教大家怎麼去創業,而是教大家怎麼把企業活得更久;湖畔也不是教大家怎麼做企業,而是教大家如何做更好的企業家。

馬雲還分析了企業做不好的原因,往往都是過度自信或者過度沒自信。要學會分享自己的過錯,甚至要學會跟自己的員工分享自己的過錯,並且很坦誠、理直氣壯地分享,不要覺得員工會看不起你。

湖畔大學希望所有學員能夠動腦筋思考,互相激勵、互相啟發、共同探索。希望湖畔成為一面鏡子,照出自己知道的東西,也要照出自己不知道的東西。

在談到「圈子」時,馬雲表示,湖畔時一個互相學習的地方,特別反對湖畔大學同學之間互相做生意,少做生意、多做思想交流,同學之間借錢、同學之間互相做生意,都不靠譜。同學之間做生意往往時同學成不了,朋友也成不了。

最後,馬雲指出,士農工商,「商」排在最後,我們是去和別人講我們「商」很牛,而是當「商」真正為社會創造價值、創造變化,完善生活的時候,別人自然會尊重我們。

公開資料顯示,湖畔大學成立於2015年,由馬雲、柳傳志等企業家親自授課。湖畔大學需要申請學員創業滿3年,公司人員30人以上,年營收超3000萬、企業納稅3年以上、3位推薦人。

今年,湖畔大學有超過1500人申請,進入最終面試環節的為150人,但是最終能夠通過面試的學員僅為40人。

據悉,今年進入最終面試的企業家,有搜狗CEO王小川、獵豹移動CEO傅盛、米未傳媒馬東、UCCA尤倫斯美術館館長田霏宇等。

以下為湖畔大學整理的馬雲湖畔大學第六屆招生演講全文:

一,創業者最大的競爭對手是未來,願意學習的人才能面向未來

未來是我們每個人最大的對手。

沒有傳統的企業,只有落後的企業;沒有傳統的企業家,只有活在昨天的企業家。對於活在昨天的企業家而言,2019年的困難只是剛剛開始;對於那些願意改變自己,適應未來,把未來當做挑戰的企業家,機會剛剛開始。

所以我想我們湖畔要學習和研究的就是做企業的基本規律,把握未來判斷的方法論。

中國老一代企業家裡面,創業者、成功的人,幾乎很少從MBA訓練出來的,或者說在跨國公司裡面做過高管出來的,都是大家一點點摸索、探索,對未來的判斷,犯了無數的錯誤而走出來的。

在今天的形勢下面,大家都做得很成功,依然選擇到湖畔來學習,這種精神特別寶貴。

大家要記住,你們有時候請職業經理人、高管到你們公司的時候,一個最重要的,不要看他以前在公司做過什麼職位、做過什麼事,而是要看他是否有學習的慾望和學習的能力。

我希望大家無論你進不進湖畔,永遠保持這種學習的精神和學習的能力,因為只有會學習的人,願意學習的人,才能夠面向未來。

我們進入電商之前,我沒做過零售,我也沒做過平台,我們沒有做過支付,沒有做過雲,所有一切都是學習,並且找到了一批願意學習的人。

學和習是兩個不同的意思,一個是「學」,一個是「習」,很多人是學而不習,很多人是習而不學。有的人天天學,永遠不習,那就成為了學者。有的人天天習,不學,就成了專家。專家和學者是兩個不同的事,專家是干出來的。

學習要把兩個結合起來。第一,聽;第二,想;第三,練。練了以後,再去跟前面對。

人要多看看,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行萬里路不如見萬種人。學習,每個人的方法不一樣,但是有一點,廣度、深度、角度,學而習之。

大家都在等機會,我們這個社會,我想機會到處都是,關鍵是你的眼光。

絕大部分的人在這個世界上把機會做成災難,只有很少的人把災難變成了機會,而你要想成為這樣很少的人,你所經歷的、你所受的訓練、你的心理訓練、你的知識結構訓練是不一樣的。

二,湖畔希望成為獨一無二的傳承企業家精神的學校

湖畔想做一所獨一無二的學校。今天的中國需要企業家,但是企業家需要企業家精神。湖畔大學希望發現、培養這種企業家,並且找到一種企業家精神傳承的方法。

湖畔不是希望教你們怎麼賺錢,而是希望跟大家一起研究怎麼創造價值。

如果你們要到湖畔來學習怎麼賺錢,你們一定來錯了。

賺錢其實是非常容易的。當你有價值的時候,一定能賺出錢來的;沒有價值的東西,你賺出錢來,都走不久,最難的是創造價值。

為什麼我們要求大家必須有30名員工、創業過3年?

在湖畔大學講課,如果是新學的人,你在說的時候,他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那是很痛苦的。我有一次到北大去講,學生聽得很高興,大家覺得好笑。但是前面坐了二十幾個人,每個人眼淚汪汪地笑,這些人全乾過企業,他知道我在說什麼,很多人不知道我在說什麼。

我說賺錢很容易,很多人覺得很好笑,覺得傻。賺錢容易嗎?不容易。但是不容易在哪兒?是創造價值難。

賺錢難,也不難,最難的是持久地賺錢;賺錢難,也不難,最難的是持久地創造價值。

所以每個人都會有困難的時候,每個企業都會有碰上麻煩的時候。社會給我們機會的時候,我們為社會創造價值;社會沒給我們機會的時候,我們為自己創造價值,抓住機會自己多提升一點。

以前經濟形勢不好,我們公司馬上開始進行內部鍛鍊,提升能力、提升幹部,員工的訓練、培訓,外面大風大浪,你衝出去幹什麼?風浪大的時候,找個山洞躲起來,自己公司平時該做的、能做的、需要做的事情理一理,理理清楚再說。

湖畔不是教大家怎麼去創業,而是教大家怎麼把企業活得更久。

活得更長久是很難的。蠟燭要燒得長,蠟燭的火芯一定得短;火芯要燒得快,蠟燭一定亮。

企業就是要把握這個規律:好企業,你想活得好,運動吧,但是你要活得長,你就少運動。你又要活得長,又要活得好,這個度得把握好。一個企業天天折騰,不可能活得長,但是不折騰,也活不好。這些度之間的把握是最難的。

湖畔不是教大家怎麼創業,而是教大家怎麼開心地創業,怎麼快樂地創業。

讓大家懂得有些措施必須付出的代價,有些錯是不能去碰的,有些底線是不能碰的。

早年湖畔大學的一屆、二屆、三屆學員,最討厭我講使命、願景、價值觀。現在他們張口閉口就是使命、願景、價值觀,在很多地方,他們做事情,就不斷提醒自己,紅燈停、斑馬線停,你不斷停的時候,自然比別人犯錯誤的機率就會少很多。

湖畔不是教大家怎麼做企業,而是教大家如何做更好的企業家。

企業家是企業最大的推動力,企業家也是企業發展中最大的瓶頸。不要講一個企業發展不好,是模式的問題、社會的問題。不是,是你的問題,你的突破、你的穿透,你要敢於放棄、你要敢於追求,你要有自己的原則。

企業做不好有很多原因,企業家是第一原因,修煉不夠,比較自我或者是過度沒自信或者說過度的自信。

修煉有很多,自我的修煉,競爭對手幫你修煉,客戶幫你修煉、員工幫你修煉、社會幫你修煉,百鍊才能出來。

每一次的修煉,你都要想明白什麼要放棄,什麼是不可以放棄,什麼是可以轉過來,這是一個企業家要做的。湖畔大學希望誕生一批好的中國經濟和企業界的領導者,好的CEO。

任何公司最重要的產品是你的員工,其次才是你的產品,你的員工不提升,你的產品是賣不好的。

很多CEO的腦袋裡面就是盯產品,有的人講產品、有的人講技術,我個人覺得最重要的是講運營。

什麼是「運」?什麼是「營」?「運」的是生產關係,「運」的是激勵機制,「營」的是生產資料,生產關係跟人有關係,跟文化有關係,跟制度有關係。

一個人長得漂亮,你說是鼻子重要、眼睛重要還是嘴巴重要,我說都很重要,最重要的是什麼,綜合搭在一起最重要。CEO的責任就是把激勵機制、生產關係、人運營好,再把所有的資金、原材料運營好,這樣合起來,這是最難的。

湖畔不是教大家怎麼成功,而是告訴你別人怎麼失敗的。

湖畔講的不是別人成功的故事,我們更希望來的企業家,分享自己糾結的問題、犯的錯誤、怎麼跨越錯誤。

湖畔講各種各樣失敗的案例,不是讓大家避免失敗、避免錯誤,而是讓大家面對失敗和錯誤的過程當中,知道你的心態怎麼調整,你怎麼面對這些挫折和失敗。

失敗是最好的營養,所有的大樹都是因為土壤裡面腐爛的植物多,才成長起來的。所以每個人的成功都有各種各樣的原因和要素,別去嫉妒別人。

你去分析別人怎麼倒下,花時間在這兒最重要,幾乎所有的失敗規律都是可以總結的,倒下的企業都是差不多的道理,所以湖畔要總結失敗、分析失敗,從別人的失敗中改變自己。

我們不僅要反思自己的過錯,更要學會分享自己的過錯,甚至要學會跟自己的員工分享自己的過錯,並且很坦誠、理直氣壯地分享,不要覺得員工會看不起你。

什麼叫固執,什麼叫堅持?堅持是我們,固執是我。

你聽得出來,員工在開會的時候,這個哥們固執,這個哥們堅持,這個人因為自己的面子,死扛著,從我認為到我們認為,你慢慢就會掰回來。

湖畔不是提供答案的地方,湖畔是激發思考的地方。

我們這兒沒答案,但是大家動腦筋思考,互相激勵、互相啟發、共同探索。我們希望湖畔成為一面鏡子,照出自己知道的東西,也要照出自己不知道的東西。

我們很多人都要學會「我不知道很多東西」,今天我們同學在互相面試,看看起來還是不錯的,當你學會欣賞別人的時候,當你學會敬畏不懂的時候,你才真正有能力。

經理人和領導者的區別是什麼,領導者永遠看到的是別人沒看到的好的、希望的東西,經理人看到的都是壞的。

湖畔不是圈子,湖畔是一個相互學習的地方。

我們堅持,我們不固執。湖畔就要有自己堅持的東西,我們希望為中國未來、世界未來發現、訓練、培養出一批二十一世紀的企業家。

今天的劇烈變化,百年的巨大機會,每一次技術革命都會誕生世紀企業,不是時代企業,它是世紀企業。

很多商學院現在變成了圈子,我們不需要這樣的圈子,我們不需要錢,我們不需要項目,我們需要一個共同分享,在創業過程中、做企業過程中,擔當、情懷、願景、使命、價值觀。

我們希望把湖畔變成一個情感交流、境界交流、格局交流的地方,我特反對湖畔大學同學之間互相做生意,少做生意、多做思想交流,同學之間借錢、同學之間互相做生意,都不靠譜。

多麼難得的湖畔大學,找到一批跟你一樣在創業,跟你一樣有理想,跟你一樣有情懷,跟你一樣有痛苦,跟你一樣有煩惱的人,一起交流,喝杯茶,互相談談,多重要。做生意,最後同學成不了,朋友也成不了。

同學就是永遠一輩子在交流情感、分享經驗,當然如果你真是一個好朋友、好同學,當他有麻煩的時候,你說 I Behind You,但是不是站在這個公司背後,而是站在這個人背後,這才了不起。

湖畔不是校董辦校,也不是學者辦校,湖畔是企業家辦校。

世界上有三百年的學校,但是很少有三百年的企業,湖畔大學希望辦一個三百年的學校。所以我們前三十年,每一年不能超過一百個人,把基礎打好,我們不敢說能辦得好企業就能辦得好一所學校。

湖畔要想辦一所三百年的學校,我們就要賦能別人、創造價值,幫助那些創業者共同成長,才有可能。

前三十年,我們的目標定了,所以三十年非常關鍵,今天加入的所有人都是湖畔的創業者,我們共同做一件對社會最大的公益,創造財富、創造價值、改變未來,這是我希望的。

錄取的人,還是說今天暫時沒有錄取的人,都要有共同的理想,這是我們的一個理想,這是做企業的人的理想。

我想你們以後在不在湖畔,都要在外面關注湖畔、參與到湖畔裡面,士農工商,「商」排在最後,我們最後不是去跟別人講我們「商」很牛,而是當「商」真正為社會創造價值、創造變化,完善生活的時候,別人自然會尊重我們。

本文系觀察者網獨家稿件,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