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虛度時光

訂閱

發行量:4 

當她們開始接受心理諮詢,她們的生活變好了嗎?

當我的一位朋友在朋友圈描述她在接受心理諮詢後,下面的幾十條回復,其中有1/3表示自己也曾經接受,或者希望能找一位合適的心理諮詢師。

2020-01-17 12:28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如果身邊的一位朋友和你說,我最近在看心理諮詢,你會有什麼反應?

A. TA最近遇到了什麼煩心事嗎?是不是壓力太大,需要靠心理諮詢來進行調解?

B. 這是一個很好的開始,看心理諮詢的確能夠幫助TA理清生活中的一些頭緒。

C. 看心理諮詢有用嗎?那麼貴,有這個錢不如找朋友出去聊聊天就排解了。

當我的一位朋友在朋友圈描述她在接受心理諮詢後,下面的幾十條回復,其中有1/3表示自己也曾經接受,或者希望能找一位合適的心理諮詢師。

近幾年,隨著「抑鬱症」、「焦慮」這些詞彙高頻地出現在大眾面前,心理諮詢已經成為一個中性的詞彙——它並不代表你的精神一定出現了什麼問題,以前我們所說的「心理醫生」已經逐漸被「諮詢師」這個稱呼所代替,而「來訪者」也取代了之前的「病人」。

大家對於心理諮詢的過程充滿好奇,影視劇里出現的躺椅、鐘擺催眠、回溯童年等……真的會出現在諮詢中嗎?國內的心理諮詢師,能找到靠譜的嗎?付出不菲的費用去接受心理諮詢,真的能改變現狀嗎?以及,究竟心理出現了什麼程度的鬱結,才有必須尋求外力的幫助?

我們找了三位正在體驗心理諮詢的女性,她們接受諮詢的時間長度不一,看看心理諮詢這件事究竟給她們帶來了什麼。

01.

➤@風,接受諮詢3個月

我是在一次相親活動上認識我的心理諮詢師的。

有一陣子比較熱衷於參加相親活動,後來朋友就帶我參加了一個心理學機構組織的活動。活動前,會有一個小環節,讓你畫一幅畫,心理諮詢師會通過你的畫來看你潛意識裡對感情的訴求以及對待情感的方式。

那天是一個大約50多歲,很儒雅的老師接待了我。他看完我的畫說了幾句,雖然只是很簡短地談了一下,就好像觸動了我。

後來整場相親活動,我就光顧著留意他了,覺得他在一群年輕男生里特別帥,特別吸引我。

如果不是因為遇見他,我是不會決定做諮詢的。決定找他做諮詢的時候,也糾結了一陣子,因為知道一旦找他,就意味著我們不可能有什麼私人的交往,這是違背心理諮詢的職業倫理的,從此他只能以諮詢師的身份出現在我的生活中。

於是,在預約了他的諮詢時,我頗有一種揮劍斬情絲的悲壯感。

後來慢慢自己就釋然了,諮詢者會選擇什麼樣的諮詢師,其實都是有緣分的。喜歡這個人,對他有傾訴欲,就是一個很好的開始。因為經歷過離婚,我對兩性關係充滿了深深的幻滅感。面對我喜歡的異性,也會習慣性的逃避。在第二次諮詢的時候,我做了好大的心理建設,告訴諮詢師我來做諮詢最大的原因是因為我喜歡他。他當然非常專業地化解了這個問題,告訴我這是一種非常正常的「移情」現象,在很多諮詢者和諮詢師之間都會產生。

3個月來,我就一直在拿他練手,練習如何坦蕩地表達對異性的好感。找他練手最大的好處是,你知道這個人永遠不會打擊你,不會說出傷害你的話。然後你會更有信心面對生活中出現的真實異性。

每個人的成長過程都是驚濤駭浪,那些過往的幽暗的記憶,或許已經看不見記不起,卻總是在影響我們成年之後的行為。諮詢的過程中,這些記憶會一點一點浮出來。

我的父親在我的生活中一直處於缺席的狀態。因為諮詢,我才開始意識到它對自己的影響。

近一年女兒在準備幼升小,周末報滿了補習班,就很少有機會和她的父親相處,最長的時候大約兩三個月都見不到爸爸。我之前覺得遺憾,但也只能接受。在第二個月的諮詢後,我覺得相比之下,一個擁有父愛的人生比上什麼補習班重要得多,於是開始了艱難卓絕的調度。先是停了周日的所有補習班,但英語課又不能不上,只能找了外教,又湊滿了幾個小朋友,每周找時間在我家上課。雖然每周我們家都像是被轟炸過一樣,但心裡是異常開心的。就這樣,小朋友終於騰挪出了一整天的空餘時間,每周都可以去爸爸家。

到了第三個月的時候,前夫提出來可以讓女兒在他家住滿整個周末,他可以管女兒周末的作業。我當然覺得好,於是又開始了周六的調度。現在每周周末送女兒去前夫家,她可以有大把時間和爸爸相處,我則有了久違的自由時光。

有了自由之後,立刻就把自己的生活排滿了。報了感興趣的課程,和朋友約飯聊天,也開始有了新的約會對象。

之前離婚這件事給我帶來最大的隱痛是女兒,但現在她得到的愛並不比一個正常家庭得到的少。而前夫因為勇於承擔育兒的責任,現在感覺像老戰友一樣親切,慢慢的之前的愛恨情仇就都淡了。

我的生活,好像回到了二十幾歲,擁有全部自主權的那個年齡,但比二十幾歲強的是,現在的我經濟獨立,只做我自己喜歡的選擇,生活得非常舒展。

而這一切的開始,似乎就始於3個月前的那一個決定。所以將來,我還是會堅持心理諮詢,哪怕在心情非常穩定的情況下,每周去見我喜歡的心理諮詢師,都是我生活中最美妙的事情之一。

02.

➤@小簡,接受諮詢半年

我從20歲開始關注心理學,2015年開始正式學習,考取了心理諮詢師的證書。我甚至辭掉了穩定的工作,專心從事心理學行業。

後來我出現了不小的經濟問題,非常焦慮,剛開始還在咬牙去學習各種課程,總覺得學完這門課,我就能脫胎換骨了,但事實並非如此。學了再多再好的心靈成長課,也並沒有讓我的生活好起來。

突然有一天一位心理學老師問我:

「你這麼努力學習,為什麼不自己去接受一次諮詢,看看心理諮詢究竟是什麼呢?」

我才震驚發現這麼多年,我從沒有考慮過親自去接受一次諮詢,甚至是極度排斥的。老師繼續說:

「你在用看起來的很努力,去逃避真正需要的努力。」

這句話看似雞湯,可能我曾經也對別人說過,但在那一刻,它對我的作用是巨大的,像是一個不願意睡醒的人終於被恰當的方式叫醒了。

意識到自己逃避後的行動還是很艱難的,各種阻力,讓我拖了幾個月,也是因為承受不了失戀的巨大痛苦,才真正找了一名諮詢師。

第一次走進諮詢室的時候,我早到了40分鐘,在諮詢室外等候的時候,我非常緊張。雖然知道心理諮詢是一件極其平常的事情,但那一刻我還是怕被人認為「我是一個病人」。

第一次的諮詢還算順利,50分鐘,我滔滔不絕講了很多,似乎沒有任何阻抗,我記得那一次諮詢師總共說了不超過10句話。幾次下來,我有點失望,我說得永遠比諮詢師多,感覺諮詢師並沒有反饋給我什麼有價值的信息。

直到第5次的諮詢,諮詢師直接跟我說,

「你似乎一直把自己放在助人的位置上,總在為別人考慮,現在我完全感受不到你的求助,但你要認識到我們目前的關係,你才是來訪者。」

這句話算是一次轉折吧,我意識到自己在諮詢的過程中,很容易逞強,雖然會哭會傾訴,但還是不願意暴露自己的一些懦弱。

開始諮詢時,迫切需要解決的是失戀創傷。那是我的初戀,前男友是一個不擅表達的人,我和他都來自單親家庭,對親密關係都有著懷疑和不確定。我們是在感情很深的時候,選擇和平分手,但實際我們是在逃避這段關係的深入,因為沒有父母的榜樣,我們總覺得親密關係最終的結局就是分開,所以不如在最開心的時候分開,省得以後難過。

那段時間非常痛苦,幾乎每天都會落淚,感到很無助。我們最終都沒有好好地溝通,我知道還有很多話想要對他說。

在跟諮詢師描述了我和前男友的關係後,她跟我說,「你有很多表達過去了,但對方不願意接,或者因為他沒有能力接,讓你的表達無處安放,你的痛苦是因為得不到他的回應。」

後來她用了心理諮詢里的一種技術,讓我在諮詢的過程中,對著一把空椅子,想像前男友坐在那裡,把想要表達的全都說出來。然後諮詢師會在一旁觀察,並給我相應的回應。

那次諮詢後,我真的覺得胸口處一口鬱結沒了,整個人輕鬆了很多,像是前男友真的給了我回應。本來想要刪除他所有的聯繫方式,完成那次「空椅子」後,我覺得完全沒必要,形式上的刪除並不能真正解決問題。

現在我跟前男友的關係亦師亦友,我們會相互分享一些心理成長的經驗,他也很樂意通過心理學的知識幫助我解決一些問題。

到目前為止,我做了大半年的諮詢,少了很多抱怨。我知道,那些抱怨和傾訴,是因為自己沒有足夠能承受的力量,所以需要讓別人幫忙接住。

每次我的諮詢時間是50分鐘,諮詢師都是按時開始和結束,不會因為我的請求而延長諮詢。剛開始我會覺得不近人情,甚至因為諮詢師態度不夠熱情,讓我和她產生過小小的矛盾。做了十幾次以後,我漸漸發現自己不會再指責諮詢師的這種設置,自己與他人的界限感清晰了,雖然在現實中,我還是因為「人情」和討好去糾結難受,但至少我能夠覺察到這種慣有思維模式了。

現在我有了穩定的工作,收入不高,每個月雖然過得緊巴巴,但心理諮詢確實帶給了我一些實際的改變,目前我還是會選擇長程諮詢。

03.

➤@貓頭鷹,接受諮詢三年多

回想了下,我開始心理諮詢三年多了,近200次,心理諮詢慢慢變成了我的一種生活方式,準備繼續諮詢下去,或許會終生諮詢吧。因為我從來不隱瞞我在心理諮詢,所以我經常被人問起你為什麼會去心理諮詢,你看起來挺開心的,家庭也很幸福,而且為什麼需要做那麼久的諮詢,心理諮詢真的有用嗎?

事實上我從六七歲開始就有抑鬱和焦慮的問題,上大學以後又長期沉浸在無意義感和無價值感當中,很早就打算去尋找諮詢師的幫助,但是因為各種原因沒有開始。

讓我走進心理諮詢的契機是因為當時處在一段糟糕的關係中,加上職業倦怠,與家人的矛盾,我感覺被痛苦和絕望吞沒了,嚴重抑鬱,但是沒有力量離開。我知道這次我真的需要找一個諮詢師來幫助我了,因為長期關注心理諮詢,我順利地從網上找到了我現在諮詢師的聯繫方式,見了幾次之後,我知道對方就是那位我等待了很久的諮詢師。

這幾年我的諮詢師給了我很多支持,不過我們之間也有矛盾,也曾經想過要換諮詢師,或者停止諮詢,但是好在我們總是能一起去面對問題,去討論解決方案,所以一起堅持下來了。

心理諮詢真的有用嗎?我不知道,但是對我是有的,肉眼可見的是我離開了讓我痛苦的關係,換了更好的工作,更深層的是我更多的感覺到幸福、安全、自由、流動,開心的時候大笑,痛苦的時候會哭,被惹怒了敢去吵架,會和愛的人撒嬌,敢去依賴別人。

心理諮詢沒有讓我突然像換了個人一樣,但是讓我活得越來越像自己,更少的內在衝突。生活還是有很多困難和痛苦,但是想到我的諮詢師會看見我,支持我,陪伴我,就不會害怕絕望了。我覺得心理諮詢是我這幾年做的最好的一次選擇吧,也帶動了身邊好幾位朋友開始諮詢。

諮詢過程中有很多溫暖有力量的時刻,我舉一個小例子結束。有一次因為身體問題我非常擔憂,我和我的諮詢師說:

「我很害怕,但是如果我真的生重病了,我還是會獨自面對,這是我的命運,我不希望你或者其他人一起來面對這種絕望無力。」

我諮詢師說:

「不是的,這是我們共同的命運,我們都要面對人類的種種脆弱和局限,死亡只是最直接的表現之一,不是所有人都厭惡面對這些,當然不是說喜歡,而是因為一起面對這些脆弱和局限會讓我們深深地連接在一起,這對我非常有意義。」

心理諮詢是兩個人類在心靈深處的相遇,在艱難的人生中一起跋涉,在孤獨的旅程中互相陪伴,我非常感恩有這樣一段關係。

本文作者:諾依,清醒度日,專治神經性頭痛。

本文封面及配圖均為韓國攝影師崔韓秀(Rala Choi)作品,她專注於拍攝膠片肖像,擅長用迷幻的效果,做出油畫般的質感。

你考慮過接受心理諮詢嗎?

中華茶道課

跟著茶人伍寶

在從容慢中

獲得停歇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