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州律師MrWang

訂閱

發行量:1 

2019,創業者的三大教訓和趨勢

在這個大眾創新、萬眾創業的年代,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加入了創業大潮;但與此同時,越來越多的創業公司中道崩卒,出師未捷身先死。

2020-01-17 15:43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來源丨投資家(ID:touzijias)

作者丨劉曉月


這是最好的年代,也是最壞的年代。

在這個大眾創新、萬眾創業的年代,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加入了創業大潮;但與此同時,越來越多的創業公司中道崩卒,出師未捷身先死。「投資教父」閻焱曾經表示,中國創業成功率不足1%。

2019年的創業環境,格外寒冷。據時代數據創業公司資料庫統計,截至12月1日,今年一共有327家創業公司關閉。其中,在6月份關閉的公司最多,達到265家,占81%。值得注意的是,今年新增創業公司僅1427家,而失敗的創業公司占比達到23%。

300多家創業公司失敗的背後,埋葬的是無數創業者的熱血與夢想。綜觀創業公司死亡、行業風口破滅的故事,我們團隊分析出了2019年最值得警惕的三大趨勢,並總結出了2020年創業者最應該謹記的三大教訓。在2019年的最後,分享給廣大創業者們,希望他們在2020年能走得更好。


1

想顛覆別人的,自己先被顛覆了


近幾年我發現一個趨勢,那些口號喊得震天響,動不動就要顛覆別人的創業公司,往往是死的最快的。比如號稱要顛覆菜市場的生鮮電商、號稱要顛覆大賣場的新物種超市,以及號稱要顛覆零售店的無人零售。

這些顛覆,往往有三種玩法,一種是採用超級先進的技術,一種是超級炫酷的產品,還有一種是超級創新的模式。

但一切創新,都要回歸於商業的本質。那麼商業的本質是什麼?

西方管理學大師告訴我們,服務顧客的需求。而這些顛覆,要麼只是改變了傳統產業的表面,沒有滿足用戶的真正需求,要麼就是只是概念式的顛覆,本身就不成立。

比如說無人零售。用戶在零售店的真正需求,不就是更快更方便地買到性價比高的商品嗎?但是無人零售店,能讓顧客更高效地買到貨嗎?店裡一個店員都沒有,你買貨時遇到問題想諮詢一下都不能。

無人零售店能讓顧客買到性價比高的商品嗎?你所省下的那部分人力成本,而這一塊恰好是零售業成本中最低的。即便在一二線城市,收銀員的工資也僅僅在3000-4000元之間。而且現在的無人店僅僅是沒有收銀員,補貨、清理、整理工作依然需要人工。

更何況,無人零售需要斥巨資投入大量智能技術,例如多個攝錄鏡頭、自動識別裝置等等,還要利用人工智慧和大數據建立一套完整的運營系統,這部分才是最燒錢的。

所以無人零售店真正的顧客復購率極低,招來的反而是躍躍欲試想要偷盜的羊毛黨、素質低劣惡意損壞商品的小流氓、還有拿著瓜子來店或乘涼或取暖的大爺大媽們。

因此,無人零售的風吹了不到一年,各大公司就像多米諾骨牌般紛紛倒下,果小美、猩便利、「GOGO小超市」、七隻考拉、繽果盒子.......一個標題來形容就是「無人零售,已死。」


還有生鮮電商,曾經最火熱的風口之一,有些公司還未正式進入VC市場,就被各大投資機構爭相「截胡」,但是現在,投資機構們卻唯恐避之不及,呆蘿蔔、妙生活「、吉及鮮、易果生鮮.......一家又一家生鮮電商傳出了融資失敗、裁員關店的消息。

雖然生鮮電商發明出了一個又一個的新詞,什麼「前置倉」「O2O社區眾包」「店倉一體化」......但這都是概念式的創新,對於商業本質並沒有任何幫助。它號稱要打掉中間商、幫消費者省錢,可是你自己不就是個中間商嗎?你運營不需要錢嗎,配送不需要錢嗎,倉儲不需要錢嗎......一系列操作下來,你除了補貼之外,你能提供給消費者有競爭力的價格嗎?

其實從一開始,生鮮電商模式本身是否可行,邏輯是否成立,都是需要思考的。現在超市到處都是,小區門口的菜市場也是數不勝數,如果真的忙到連進店買菜這幾分鐘的功夫都沒有,你哪來來的時間去做飯呢,在家點個外賣豈不更方便?


跟很多投資人聊,他們普遍都表示,越是概念花哨的創業者,越會被他們拒之門外。

正所謂大道至簡,你看看馬雲和張小龍等真正大佬的演講,講的都是最樸實的道理——如何才能更好解決用戶的需求。有人專門統計過張小龍三萬字的演講,一個「顛覆」都沒有講,講的最多的,反而是「用戶」。



2

投資人的錢,不好騙了


從理論上講,商業模式應該有兩種:一種是To B,一種是To C,但我發現,近年來中國創業圈出現了一種全新模式——To VC。

有這麼一群創業者。他們不斷融資,不斷燒錢打廣告、補貼用戶、擴大市場規模,不斷做高業績數據,然後拿著漂亮的數字去找新的融資......一系列操作下來,看似業績沖高了不少,但是始終都賺的是投資人的錢,從未想過或者還想不清楚如何賺用戶的錢。

這個模式成功者,就是可以一直不斷地找到新的資本,然後IPO上市,在一級市場之後去二級市場賺中小股民的錢,比如瑞幸咖啡等;失敗者,就是半路找不到新的資本,手頭錢花完之後就因現金流中斷而死,比如愛屋吉屋。

愛屋吉屋創造了一個世界紀錄:最快完成五輪融資的企業。從A輪到E輪只花了一年零三個月,累積融資3.5億美元,估值大到10億美元,全世界獨角獸里都是最快的那一隻。

蒙眼狂奔的愛屋吉屋,光顧著賺投資人的錢了,卻忘記了如何服務好用戶。它請來了蔡明阿姨,打出了「佣金只要一個點」的廣告,採用了「無門店」的網際網路打法。但這種方法,完全有悖於房地產的本質邏輯。


如果你要買一套房,第一個看中的是什麼?當然是買到好房子,佣金多少恐怕是很次要的考慮。買房這件大事上,你能隨便在網上看看圖片文字就下單嗎?

所以如果你是一個房地產中介,你覺得什麼是最重要的?當然是手上的房源,有了好房源,自然不愁有沒有顧客。

但是沒有門店,你就很難對接到房東和社區,很難獲取到好的房源,大概愛屋吉屋的團隊都是網際網路出身,根本不懂房地產行業的邏輯,不懂門店對於房源的重要性,好的房源一定是會優先被線下門店獲取。而且沒有門店,經紀人根本無法紮根於社區,用戶想諮詢,經紀人也無法像鏈家、我愛我家等傳統房地產中介那樣了解房子及周邊環境的情況。

所以,愛屋吉屋只能用它漂亮的數字來滿足投資人的幻想,根本無法滿足用戶的實際需求。大廈傾塌,其實是早晚的事。

為了順利融資,企業往往會變得急功近利,會急於追求擴張速度、市場規模,而忽視了產品質量、用戶體驗。

比如說曾經的共享單車行業龍頭ofo,當年也曾計劃穩紮穩打做好校園之後再向城市進軍,但在接受融資之後,因為急於求勝,為了更快地擴大規模、增加投放量,所以採用了犧牲產品質量的打法,一輛摩拜造單車成本超過2000元,而ofo的成本不過200,兩者相差近十倍!

「10輛ofo 9輛壞,還有1輛騎不快。」經歷盲目擴張之後,如今只剩下滿大街的黃垃圾,和退押金排到排到十幾萬的用戶們。


摩拜創始人胡瑋煒曾說過一句話:「資本是助推你的,早晚都得還回去。」一方面,投資人的錢不是那麼好騙的,都是要付出代價的;另一方面,投資人的錢不是那麼好拿的,資本從來都樂於錦上添花,很難做到雪中送炭。尤其在當下以及未來一段時間更是如此。


3

便宜錢,不好賺了


對於創業公司而言,這世界上的便宜錢有三種。一種是收割用戶,一種是收割對手,還有一種下文再談。

首先,收割用戶,就是玩「空手套白狼」的模式,只要有源源不斷的新韭菜進場,這個擊鼓傳花的遊戲就能玩下去。

P2P就是這一模式的典型體現,玩的是「九個蓋子十個鍋」的遊戲。但在以前資金寬裕的年代,是能有源源不斷的資金進場的,這個「花」是還能傳的下去的。

但現在氣候的變化、資金的收緊,這種模式的風險也就隨之暴露,平台暴雷倒閉、老闆捲款跑路.......2019年的P2P行業,不是已經暴雷,就是正在暴雷的路上。

也因此,金融行業成了創業公司倒閉的重災區,不光是在2019年,2018年的死亡率都是最高的。隨著政策的收緊、監管的加強,這一行業恐怕真的要涼涼了。

與此類似,長租公寓也玩的是期限錯配。他們一次性簽好幾年的租約,但給房東的付款方式是一個月租金或者一個季度的租金;而對於租客,則是一次性收取一年或者半年的租金,這樣,就可以占用一部分實際上不屬於自己的資金,進而建立資金池。有了這個資金池,他們就可以拿來砸下更多的盤,或者玩更危險的金融遊戲。


我愛我家胡景暉此前說過一句話:「長租公寓一旦暴雷,將比P2P更加可怕。」可不,今年長租公寓可是一家接一家的連環倒,比如君創公寓、悅如公寓、寓見公寓、好租好住、愛公寓、杭州德寓......長租公寓暴雷之後,租客們被掃地出門不算,為交租金而欠下的「租金貸」還得接著還。

第二,收割對手,就是把別人的勞動果實拿過來為自己所用、供自己獲利。

比如暴風集團的轟然倒塌,經歷了十幾年的光輝歲月,到了今年12月,這家公司的員工只剩下10人;市值也從最高峰的500億跌倒了現在的不足10億。

暴風集團是靠著暴風影音起家的,當年這款播放器可是無數80後、90後的經典回憶,想看啥電影、電視劇,都能在這裡找得到,一度暴風影音霸占了市場70%份額。但當其他平台如優酷、愛奇藝、騰訊都在花大力氣、大價錢購買版權之時,暴風卻因為需要上市、需要好看的業績而無力為之,但縱然客觀所限,更重要的是主觀不願,創始人馮鑫曾經不屑一顧地說,「這是在拿網際網路最多的錢,賺網際網路最不值錢的錢。」


誠然,這樣的做法讓暴風節省了很大一筆開支,但也就此扼殺了暴風影音的未來。隨著網際網路技術的發展,用戶已經無需為視頻格式不支持而發愁,而開始以內容為首要衡量目標。而隨著版權意識的提高,暴風影音的內容大量流失,自然也被用戶所拋棄。

其實對此,Uber創始人卡蘭尼克早有前車之鑑,二十年前就遇到了這樣的教訓。卡蘭尼克21歲就創辦了世界上第一個P2P文件下載資源搜尋引擎——Scour網站。說通俗點,就是盜版網站,電影、唱片、圖片.......各類資源一應俱全。一經推出,大受用戶歡迎。

但美國的版權保護法多完善啊,卡蘭尼克沒風光多久,就遭到了好萊塢29家公司起訴侵犯版權,並索賠2500億美元,相當於有些國家的GDP了。

隨著我國智慧財產權保護、版權保護力度的不斷加強,靠這種模式起家的公司倒閉是早晚的事。

最後一種,也是最危險的,一開始就遊走在灰色邊緣。

比如說電子菸。

在中國,最暴利的,既不是阿里的電商,也不是騰訊的網際網路,還不是四大行的銀行業,而是菸草行業。

2018年,中國菸草行業全年工商稅利總額達11556億元,其中1萬億上交給國家財政。要知道,當年全國稅收總額也不到14萬億。這個體量足以完爆四大行+兩桶油+阿里騰訊。

當然,菸草行業是由國家壟斷經營,利潤再大也不是你可以染指的。於是,有人另闢蹊徑,將目光轉向了電子菸。電子菸作為捲菸的替代品,它的經營範圍卻屬於「電子產品」,准入門檻是比「菸草製品」、「醫藥產品」要低的。

在羅永浩、同道大叔等網紅創業者的帶動下,一大批創業者蜂擁而至。電子菸最火熱時,投資人簡直時排著隊給他們送錢。

但在今年雙十一前夕,老羅還網上為自己的產品大力宣傳的二十分鐘之後,國家菸草專賣局、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對外發布《關於進一步保護未成年人免受電子菸侵害的通告》,要求不得向未成年人銷售電子菸、不得通過網際網路銷售電子菸、不得通過網際網路發布電子菸廣告。

其實風向早已透露,只是有些人尚在心存僥倖。電子菸強制性國家標準已蓄勢待發,提高稅率也已有呼聲,中煙「國家隊」 在紛紛進場……



「干一行、垮一行」,你可以說老羅是命數不好;但從另一個角度講,他其實是棋差一招。


4

結語


2019年,一個又一個的明星獨角獸倒下,讓我們唏噓不已。但正所謂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對於廣大創業者們而言,更重要的是要從中汲取教訓。

展望2020年,我們結合時代背景、宏觀環境、資本市場變化等諸多因素,給大家提了三點建議:

首先,永遠不要與趨勢為敵。

但凡成大事者,總講求因勢而謀、應勢而動、順勢而為。在中國,最大的勢,首先是政策趨勢,其次是商業趨勢。

違背趨勢者,任你再天資聰穎、才華橫溢,也一樣難以成事。比如p2p行業,太多的高學歷高智商人才成立的明星公司也紛紛暴雷了,比如網利寶的趙潤龍,伯克利最高榮譽畢業生、大學時便創立了中國版「Facebook」,還登上了福布斯,成為中國30位30歲以下創業領袖之一;還有夸克金融的郭震洲,中科大本科+康奈爾大學MBA,曾在AIG、小摩長期擔任風控領域高管,最後卻是自首進了大牢。

其次,錢將比任何時間都值錢。

不同季節有不同打法。當氣候變化,一定要準備好冬天的儲糧。前幾年創業公司拿錢很容易,基本上資本都在排著隊送錢,遇到危機也比較容易撐過去。但現在的環境大家也都看到了,資本市場普遍遇冷,而若是企業因為一點小問題導致資金周轉不過來,很可能就要掛掉了。所以創業公司這時一定要重視自己的現金流。

對此美團應該是深有體會。當年尚處於落後地位的美團為啥在「千團大戰」中,成為了幾乎唯一的倖存者,還成為了行業老大?就是因為突如其來的一場資本寒冬,熬死了那些瘋狂擴張、砸錢補貼的競爭對手們,讓控制成本、打法穩健的美團反而能夠逆勢而上。

要記得,創業是場持久戰,不是比誰跑得快,而是比誰活得久。


最後,學會控制自己的慾望。

創業者的創業初心往往還是很美好的,但隨著企業的發展,他們的野心、慾望會不斷膨脹,就會讓自己偏離軌道。無論是樂視賈躍亭、暴風影音的馮鑫,還是團貸網的唐軍、ofo的戴威......太多的創業者,都是敗在了自己的慾望。

在慾望的驅使下,他們要麼跑馬圈地、瘋狂擴張,用亮眼的數字、美好的故事取悅投資人,也取悅了自己;要麼沉迷媒體的聚光燈,穿梭於各種發布會,忙著畫炫酷的PPT、講自己的夢想,卻不肯沉下心來好好鑽研自己的產品;甚至膽大妄為,以為憑藉自己的聰明才智可以挑釁制度與規則。

所以,無論現在你站的有多高、人前有多風光,請一定要控制好自己的慾望,要時刻記得那個最落寞的自己。


2020年,創業者面臨的挑戰一定會更加嚴峻,但越是艱難時刻、越容易誕生偉大的企業。在大浪淘沙之後,只要能活下來,就是真正的贏家。

最後,2020年,祝大家一切順利!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