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目星辰皆是你

訂閱

發行量:4 

時隔20年,何書桓、陸依萍重聚:瓊瑤劇里的三觀,到底正不正?

今天一早,一張照片開始在微信群里轉發,相關話題也衝上了微博熱搜,緣由就是《情深深雨濛濛》的主演時隔多年,再次重聚到了一個舞台上。

2020-01-17 16:49 / 3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今天一早,一張照片開始在微信群里轉發,相關話題也衝上了微博熱搜,緣由就是《情深深雨濛濛》的主演時隔多年,再次重聚到了一個舞台上。


作為瓊瑤劇的代表作,這部作品曾經陪伴過許多人的青春年少,但隨著時代的改變,「瓊瑤「和」瓊瑤劇」,仿佛離我們也越來越遙遠,今天就讓我們隨著作者的筆端,重溫那個浪漫卻也糾葛的「瓊瑤時代」。



1966年,22歲的歸亞蕾手握獎盃站在台上,台下掌聲雷動。


這位年輕的影后有些不可置信,這是她首次出演電視劇作品,讓她獲獎的是一部愛情文藝片《煙雨濛濛》,她扮演一個倔強又痴愛的姑娘——依萍。


35年後,另一位年輕的大眼睛姑娘,憑藉同樣的角色,獲得了中國年度藝術雙十佳演員。


獲獎的作品,正是《煙雨濛濛》改編的《情深深雨濛濛》,這是2001年年度收視率第一的電視劇。


當然,在被叫做「依萍」之前,這位視後還有一個更響亮的外號叫「小燕子」,出自一部叫《還珠格格》的電視劇。


這不是歷史的巧合,而是她們有一個共同的名字,叫「瓊女郎。」



瓊瑤,一火就火了將近50年。


這位寫盡了痴男怨女愛恨離愁的女作家大概從沒想過,僅僅又過了不到十年,她的「爾康」變成了表情包,她的「紫菱」變成了「綠茶婊」,她的「書桓」變成了「渣男」,她的「梅花三弄」充滿咆哮。



可是這些對於「愛了一輩子,恨了一輩子,想了一輩子,怨了一輩子」的她來說,「點點滴滴都是回憶,揮揮衣袖怎麼容易。」



回憶翻回到瓊瑤還不叫瓊瑤之前,她叫陳喆,出身於書香門第。


童年因為戰亂逃難的經歷,讓她將孤獨、苦悶、悲傷都埋藏在書字中,將寫作作為唯一的宣洩。


她在校期間國文極好,數理極差。剛經歷了第一次高考落榜,常被父母嫌棄。


「人生悲愴,世態炎涼,前程又茫茫。」所以心裡異常苦楚,無人傾訴。


第二年復讀的時候,她遇見了新的國文老師,他成熟、深沉、溫暖、懂她。


小小少女,心有千千結,於是就愛了。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這註定是段在現實中不可被接受原諒的感情。


5年後,她將這段傷逝的初戀寫進小說,小說的名字叫《窗外》,作者名叫瓊瑤,全篇刊發在《皇冠》雜誌上。


沒想到,這種飛蛾撲火般的禁忌之戀猶如一把溫柔的刀,刺向禁錮的思想,撕開了言情文學的繁榮的序幕。



當時的人們,剛從緊張壓迫的環境中獲得喘息,太渴望愛情了。


而將愛情視作信仰的瓊瑤,文如其名,太會用詩情畫意的筆調錶達種種細膩純潔,奮不顧身又歇斯底里的愛情。


小說大獲成功。


瓊瑤大獲成功。


憑藉作品爆紅,她先是就此結識《皇冠》主編平鑫濤。他比她大11歲,成熟、深沉、溫暖、懂她,對,她又有了孤注一擲去愛的理由,開啟了和平家上下五十多年的愛恨情仇。


但更重要的是,瓊瑤小說被電影公司相中,開啟了影壇愛情文藝新風。


再回到1966年,當時的電影獎項,基本是被邵氏電影公司獨占鰲頭。


瓊瑤的愛情文藝片打破了這一格局。



《啞女情深》《婉君表妹》《煙雨濛濛》《幾度夕陽紅》《庭院深深》……多部電影出現在頒獎禮上。


而最終,承包了包括最佳劇情、最佳女主、最佳女配等多項大獎。


言情片揚眉吐氣,迎來自己的時代記憶。


《窗外》後來在1973年再次被翻拍,電影火了,女主角一夜成名,後來續寫了更加輝煌的電影傳奇。她就是美了一輩子,留下無數經典角色的林青霞。


她說:「電影既反映當時社會的需求,什麼樣的戲反映何種時代的需求。」


富公子愛上灰姑娘的階級愛情成全了全民的愛情幻想,也在成就瓊瑤的愛情理想。


在林青霞的身後還有劉雪華、蕭薔、陳德容、蔣勤勤……個頂個的梨花帶雨,萬里挑一的美人皮相。


後來人們把這些姑娘們叫做「瓊女郎」。


而追求她們的男子,必定一腔熱血,撕心裂肺。


他們在戲裡分外動情,在戲外亦曾動心。


不同於瓊瑤戲裡戲外的圓滿結局,痴男怨女的愛情一到戲外,總透著幾分錯過和唏噓。


瓊瑤一直在筆下消耗她默默愛著的苦情和脆弱,霎時間,瓊瑤一支筆,人間一片淚。



瓊瑤悲情延續到了80年代。


1979年,平鑫濤終於和21年的結髮妻子離婚,給了一直苦等的瓊瑤一個交代,愛情悲苦終於只是熒幕上的主旋律,瓊瑤在現實中迎來愛情的圓滿結局,與平鑫濤逐漸走向歲月靜好。


不幸福的作家才能寫出痛徹心扉的愛情,而幸福的瓊瑤決定回故鄉旅行,這也促成了她唯一一次轉型的契機。


在北京玩時,她好奇一個叫「公主墳」的地名,聽聞傳說有趣,回去便寫了一部有趣的清宮戲。然後轉手給了回湖南掃墓時頗有好感的湖南電視台。


這部戲有趣在,相比起那些我見猶憐的女主角,戲中的「小燕子」,她有一些任性她還有一些囂張,她有一些叛逆她還有一些瘋狂。


但當時眾所周知,瓊瑤本身更屬意另一部延續她苦情風格的《蒼天有淚》,女主角是瓊瑤親贊「輕柔似水、靈氣逼人」的蔣勤勤,女配角是《大話西遊》的星女郎朱茵。


這部愛情喜劇,只是她換換頭腦的一時興起。



著名影星李宜婷權衡再三,放棄了出演「小燕子」的機會,於是這個餡餅就落到了在北影上學的趙薇頭上。


21歲的趙薇興沖沖地趕往劇組,她遇見了與她同歲的林心如,劉雪華介紹來的金鎖,已經走紅的小虎隊成員蘇有朋、陳志朋,在鳳凰台做主持人的張鐵林。


除了趙薇和周杰,這個兩岸三地的劇組沒幾個正經科班出身演員。


作為瓊瑤寫愛情喜劇的第一次,作為湖南台自製青春偶像劇的第一次,作為許多演員演主要角色的第一次,


這部包裝不是上乘、化妝幾近低劣、排場幾乎沒有、宣傳比較低調、妝發比較土氣的《還珠格格》,1998年在內地播出後最高收視突破62.8%,創造中國電視劇有數據統計後的收視紀錄。


原班人馬趁勝追擊的第二部,更是打破第一部創下的收視神話,十幾年來無出其右。



在那個令妃還沒被黑化,容嬤嬤還未被洗白的歲月里,每個還珠女孩都幻想過自己是古靈精怪的小燕子,搜集過五阿哥的香卡,在景點戴過香妃娘娘的頭飾,甚至偷偷泡過花瓣澡期待招蜂引蝶。


到現在還被大家叫「皇阿瑪」的張鐵林回憶:


「當時以為是一部狗血劇,一幫孩子演員,沒一個稱得上腕兒,誰能想到它一火就是那麼多年啊!」


《還珠格格》成為了湖南衛視的鎮台之寶,每逢寒暑假輪播上陣,成為了一代又一代的青春記憶。


當我們看到「小燕子被五阿哥射了一箭」,就知道放假了;


當電視播到「你是風兒我是沙」意味著假期過半了;


而當「紫薇瞎了抱著腦袋喊我看不見」的時候,我們通常看不完結局,因為開學將近,所以要開始夜以繼日地補作業了。



雖然你終究沒有「紅塵作伴活得瀟瀟洒灑,策馬奔騰共享人世繁華」,你總是會記得的,那一段時光,是他們,在你還不認識愛情的年紀,陪你一起長大。


60歲的瓊瑤,用她不老的少女心,用唯一一次俏皮的轉型取得了一次意外勝利。



《還珠格格》火了,這群大紅大紫的少男少女隨後進入到瓊瑤的另一部改編劇中續寫青春,就是那部讓瓊瑤第一次揚眉吐氣的《煙雨濛濛》。


作為憑此第一個拿獎的瓊女郎歸亞蕾,已經洗去身上的扶風弱柳,飾演了《大明宮詞》中渴望權欲又渴望感情的女皇武則天。開啟了與內地傑出女導演李少紅的合作。



和她在《大明宮詞》中演對手戲的是另一個「瓊女郎」陳紅,當然彼時,她已經是大導演陳凱歌的太太。


後來她只在丈夫的電影里客串,又從演員轉型為幹練的製片人,和陳導組成了著名的夫妻檔。


二次改編後的《情深深雨濛濛》在同樣取得成功後,這波人就漸漸地散了。


電視劇市場開始進入黃金年代,隨著90年代後,電視機從奢侈品轉向日常品,國產劇也在龐大觀眾群體需求下走向繁榮成熟。


瓊瑤的退場,大概是從「吃老本」開始。


接下來的幾部瓊瑤戲幾乎都是翻拍,雖然又湧現了黃奕、馬伊琍、秦嵐、劉濤、張嘉倪、李晟、海陸等等美麗的內地瓊女郎,但只是在曇花一現的重複昨天的故事。



瓊女郎這個稱呼,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已經無法直接變現為全民熱捧的名氣和光環,只能成為喚起觀眾們內心情懷某個符號。


在最近某檔節目裡,陳凱歌看了年輕演員表演的《情深深雨濛濛》片段,特別真誠地問台上演員:「請問你演的這個何書桓,是渣男嗎?」


參演過原劇的趙薇回答:「當時沒人覺得何書桓是渣男,大家都覺得他很深情啊。大概因為時代變了。」


她如今已經成為了處女座票房最高的女導演,可以和重量級名導陳凱歌、李少紅同場競技,探討拍戲。


她沒說的是,大概因為我們也變了。


怎麼到了2019年,何書桓就成為了渣男,瓊瑤筆下的人物,仿佛就出現了性格缺陷?


愛情至上,為了愛可以放棄生命,世俗的偏見,甚至道德的約束。這是現在的我們總結出來的,「瓊瑤式」愛情價值觀。


可是,看著瓊瑤劇長大的少男少女,已經長大成熟,必須自己獨當一面,無法再迷戀喝著露水就能守候矢志不渝的愛情。


他們意識到,這個世界絕對存在「不需要讀書也很聰明,不需要努力也過得很好,甚至不需要錢就能快樂的人」,只是那個人不是自己,所以只能為了生活拼盡全力。


他們從愛情的全世界路過後,發現「喜歡就是放肆,而愛就是克制」,就算不愛了,山峰也沒有失去稜角,太陽依舊在上升,春夏秋冬還是在變換,天地萬物也沒有化為虛有。


他們因為沒法不顧一切,所以開始質疑,當他們開始質疑,他們突然發現了一個從來也沒被隱藏的秘密。


原來瓊瑤寫的愛情,都是她自己。


他們以為愛情是她的職業,但沒想到愛情是她的生平。



將愛情超越生活的瓊瑤,卻最終被攪進生活的一地雞毛,並隨著丈夫離世,了斷了與平家剪不斷,理還亂的恩怨是非。


2019年,瓊瑤最受關注的「作品」,大概就是發千字文,追憶她與亡夫的一生,訴盡了她的委屈、深情和不舍。


「聚也依依,散也依依!生也依依,死也依依!依依又依依,再見不可期!」


已經年逾八旬的瓊瑤,選擇花葬的方式,用牡丹和玫瑰花瓣,送了丈夫最後一程。


是的,這很瓊瑤。


在2019年之前,上一部引起熱議的瓊瑤劇,還是2011年翻拍的《新還珠格格》。熱議僅僅因為情懷,而非期待。


影視行業經過了近20年的野蠻生長,從2011年開始,又發生了極大的轉折。


觀眾進入到眼花繚亂的網絡時代,大量的網絡IP崛起,讓傳統文學不得不讓出C位,向資本和流量妥協。


衝擊的不僅僅是市場,時代給了我們太多選擇,這當然包括,由自己去定位自己的愛情。



看慣了大女主的獨立自強,就無法體會小女人的愛情憂傷。看慣了勢均力敵的愛情,就無法接受痴傻付出的一方。


而瓊瑤,我們只能在她的作品裡追憶那時的自己,很傻很天真。


現在的自己,才足以清醒,分得清慾望,認得清愛情。


在這個人人都有獨立自我,都有愛情發言權的時代里,我們已經不需要追著劇,在純愛虐戀里尋找精神撫慰。


我們不是不相信愛情了,我們是不相信她了。


我們也不是不相信她給過的青春和回憶,是我們更願意去認同現在的自己。


畢竟我們的未來,不是只有愛情就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