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情軒

訂閱

發行量:54 

小說:「夫人看不見了」看著從他面前走過的妻子,他頓時癱倒在地

離開後的段瑾軒按著簡函喻送過來的消息,直接來到了徐思源的家。他進來時,徐思源剛將寫好的信裝封。「什麼風將段老闆吹來了,思源真是受寵若驚啊!」徐思源將信塞進抽屜,陰陽怪氣道。段瑾軒將他的動作看的清楚,也不同他計較,冷聲質問:「南荇人在哪兒?」「南荇?她是您的妻子,怎麼倒是問起我了?

2020-01-17 21:19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離開後的段瑾軒按著簡函喻送過來的消息,直接來到了徐思源的家。

他進來時,徐思源剛將寫好的信裝封。

「什麼風將段老闆吹來了,思源真是受寵若驚啊!」徐思源將信塞進抽屜,陰陽怪氣道。

段瑾軒將他的動作看的清楚,也不同他計較,冷聲質問:「南荇人在哪兒?」

「南荇?她是您的妻子,怎麼倒是問起我了?」

「徐思源,我再給你一次機會,南荇在哪兒!」段瑾軒眯著眼,緊盯著他的雙眼。

從宴會見到徐思源時,他便對他和南荇間的親近關係不爽,而他幫著南荇逃走這件事,更是觸到了他的逆鱗。

徐思源也被段瑾軒的態度弄得火起:「阿荇自是被我送出國了。段瑾軒,她那般愛你,究竟哪裡對不起你,你不喜歡阿荇,放她走便是,何必這麼折磨她……」

「誰說我不愛她?!」

段瑾軒的一句話將徐思源的話盡數堵了回去。

他看著眼前男人眼中的赤紅,心中微微錯愕,更多的難以置信,也覺得荒唐。

「你愛她?你不覺得這句話很可笑麼……」

「西城的港口都有我的人把守,你根本送不走她。告訴我,南荇到底在哪兒!」段瑾軒深吸了一口氣,徐思源對他話中深愛的懷疑讓他心間刺痛。

他甚至不敢想,過往這六年,南荇每天是怎麼過來的,怎麼在他「不愛」的事實中撐著對他的愛,熬過了這六年!

「你真的想找到她?」

對於徐思源的話,段瑾軒沒有回答,他眼中的堅定已經給了他答案。

「好,我告訴你!」徐思源不知為何突然鬆口,而後拉開抽屜,將他剛剛塞進去的那封信拍在了段瑾軒眼前,「這就是她所在的地方,別怪我沒提醒你,去之前,可要想好!」

段瑾軒不解他的話,看著信封上的地址,目光頓了一下:「她為何會在那兒?!」

徐思源沒有回答,眼中的譏諷和可憐卻是越來越濃。

也讓段瑾軒有些不安。

「如果你敢騙我……」段瑾軒扔下句沒有說完的話,轉身快步離開,腳步有些急切。

站在門外的簡函喻看著段瑾軒一個人走出來,愣了一下迎上前:「瑾軒,你……」

「去西城醫院!」

簡函喻頓了一下,瞧見段瑾軒壓抑的神情好像意識到了什麼,忙上了車,朝著西城醫院的方向開去。

一路疾馳,車子剛駛進西城醫院還未停穩,段瑾軒便跳下了車。

簡函喻心中一驚,忙跟上前去。

段瑾軒按著信封上的地址尋到了病房,卻未瞧見南荇的身影。

不知為何,心中鬆了一口氣。

他轉身往著出去的方向而去,冷聲吩咐著簡函喻道:「將徐思源抓起來,務必將……」

段瑾軒的聲音徒然收起,直愣愣地看著一抹熟悉的身影慢慢朝著自己走來。

簡函站在一旁,也是滿臉震驚,瞳孔里映射出南荇雙眼空洞地杵著拐杖,被護士攙扶著從段瑾軒身旁,擦肩而過……

段瑾軒腳下一晃,扶著牆壁才得以站穩,他啞著聲吩咐簡函喻:「跟上去。」

拍了拍段瑾軒的略微發顫的肩,簡函喻大步上前來到南荇進入的病房,將走出的護士扯到一旁詢問。

護士當場低聲呵斥,然後領著他往辦公室走去。

段瑾軒走到病房門口,卻不知道要如何進去,只是站在門口看著她,渾身發冷的厲害。

不知何時回來的簡函喻來到段瑾軒身邊,神色有些沉重:「醫生說……夫人患了罕見的病症,病越嚴重,五感退化的更厲害,這病會把她慢慢折磨死。夫人如今只剩聽覺,而且時好時壞。剛剛你出聲,她應該是聽不見的。」

段瑾軒緊緊攥著病曆本,腦中一片空白。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