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夏時報

訂閱

發行量:377 

帶量採購風暴繼續:四大上市藥房全面跟進集采,藥品零售再降價

1月15日,《華夏時報》記者致電一心堂,在工作人員建議下,記者在深交所「互動易」平台進行提問,關於一心堂藥房藥品執行帶量採購價格,利潤空間被壓縮後未來如何應對等問題,一心堂方面回復稱:「公司會在主要經營區域直接參與到帶量採購業務中去,對於公司有銷售的帶量採購品種,我們會主要執行同

2020-01-17 22:48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華夏時報(chinatimes.net.cn)記者孫源 於玉金 北京報導

四大上市連鎖藥房均已陸續表態跟進國家組織藥品集中採購政策。1月14日,一心堂(002727)在官微發布消息:「堅決落實帶量採購品種執行『中標價』!」宣布在其大本營雲南全省3800餘家門店執行國家集采中標價,中標品種與醫院同品質、同價格,其餘省份全資控股子公司正在積極洽談中。

1月15日,《華夏時報》記者致電一心堂,在工作人員建議下,記者在深交所「互動易」平台進行提問,關於一心堂藥房藥品執行帶量採購價格,利潤空間被壓縮後未來如何應對等問題,一心堂方面回復稱:「公司會在主要經營區域直接參與到帶量採購業務中去,對於公司有銷售的帶量採購品種,我們會主要執行同品同價的政策。同時,我們也會逐步提升藥店的健康管理和專業服務能力,並探索出新的盈利模式。」

就在兩周前,廣東省藥店集采工作已正式開啟。1月2日,廣東省藥品零售行業集采聯盟舉行首輪集采啟動儀式。顯然,藥品集采的衝擊波已勢不可擋地向零售藥店襲來,短期內,零售藥店將揮別高毛利時代,在「戰略性虧損」之下思考創新經營之道,而長期來看,連鎖藥店集中度逐漸提高是必然的趨勢。

藥店「新平價時代」

益豐大藥房在去年12月18日「放出狠話」——消費者凡在2公里內其他藥店購買了低於其店內零售價的同廠同規格藥品,將退還藥品的最小銷售單位3倍差價。12月20日,老百姓大藥房在官微同樣承諾「退還3倍差價」,全國5000+門店與醫院「同藥同價」。1月10日,大參林發聲,稱自2020年1月1日起,旗下4000多家門店響應國家集采政策,進行相應品種降價。

連鎖藥店紛紛跟進集采,可以說是順勢而為。自「4+7」帶量採購實施以來,除上市連鎖藥房外,漱玉平民大藥房、怡康醫藥等龍頭連鎖企業相繼跟進降價。

分地區來看,山東省率先在2019年5月15日發出通知,7月1日起執行,將連鎖藥店納入集采體系,要求連鎖藥店醫保藥品採購總量原則上不低於原使用量的60%。

2019年5月24日,浙江省藥械採購平台明確英特怡年、華東大藥房、國控大藥房等6家全省性醫藥連鎖藥店集團可在省藥械採購平台開通採購權限。5個月後,浙江省醫保局通知要求「定點藥店藥品銷售價格按照公立醫院醫保支付標準基礎上適當加成」。

2019年6月26日,上海市陽光醫藥採購網通知自2019年7月起,市藥事所將開展「限藥店藥品全面掛網公開議價」工作。

是時候了,四大上市連鎖藥店終於在2019年年底主動出擊。同時可以預見的是,今年將有更多省份參與到藥店集采的啟動之中。

老百姓大藥房副總裁王琴曾在去年12月公開表示:「『4+7』藥品集采對我們來講是挑戰,更是機遇。(降價)確實比我們想像的幅度大。作為連鎖企業,要勇敢地去面對,同時也給我們帶來了新機會。我們應該順勢而為,這也是我們藥店在思考的問題。」

21世紀初,各大連鎖藥店在價格戰中掀起平價潮,彼時,老百姓大藥房承諾並兌現「比國家核定零售價平均低45%」,憑藉「薄利多銷」獲客。與那個年代不同的是,降價重點已從OTC、非藥品轉向處方藥,而且「薄利」還不一定「多銷」,藥房經營者無不在苦惱客流量的減少。

漱玉平民大藥房商采總監呂軍曾公開表示:「連鎖藥店最關鍵的核心指標是客流量,而『4+7』藥品集采的品種給門店的客流帶來非常大的支撐,同時銷售數量平均增幅也很大。所以,對於零售藥店來講,高暴利時代已經過去了。」

相關數據顯示,藥品零售行業自2019年4月開始,首次出現全行業銷售額持續下滑現象。

戰略性虧損加快劣汰

在受政策、對手腹背夾擊的當下權衡,跟進集采降價,是不得已之舉,也是戰略性的選擇。「扛不住的就被洗牌出局,如何尋找增量市場成了一個『闖關題』。」 一名業內人士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

想要在戰火中留下,除了拼資本就是拼市場,大型連鎖藥店的優勢明顯大於單體藥店,上述業內人士稱:「單體藥店、小型連鎖藥店的死亡率會繼續上升,預計未來兩到三年內,50%的單體藥店會出局。寒冬之下,藥企和藥店合作、抱團取暖是一個趨勢。」

在「4+7」帶量採購實施伊始,由於品種和區域有限,政策傳導至藥店的影響力度也有限,藥店經營者的感受還未明顯,但在集采擴面後,不少業內人士感喟「寒意」陡升,未來,隨著集採藥品品種進一步擴面,藥店利潤空間或將繼續壓縮。

談及藥店面臨的生存困境,一位分析人士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集采價格把消費者引流到醫院,儘管藥店開始跟進集采,但短期內銷售額難以覆蓋成本,醫藥電商成本優勢更明顯,尤其是處方藥可網售之後,實體藥店的優勢進一步被弱化。但這個時候,即使虧損也要順應政策,與醫院同步,守住市場,等政策未來完全顯現作用時,藥店才有可能有與市場無縫銜接的主動權,也能為承接處方藥外流打基礎。」

醫改政策一環扣一環不斷深入,零售藥店在其中到底該扮演怎樣的角色?如何結合當下的處境規劃未來?要回答這個問題,在行業內部還要分兩個陣營來看,一是大型連鎖藥店,二是單體藥店和小型連鎖藥店。目前,前者的處境明顯優於後者。

據《華夏時報》記者和業內資深人士溝通了解,根據美國零售藥店市場發展經驗,前五名藥店市場集中度小於15%,連鎖化率小於60%時,市場競爭僅存在於連鎖藥店與單體藥店之間。

相關資料顯示,目前我國連鎖藥店前五名僅12%,連鎖化率僅52.2%。所以藥店內部的競爭還只存在於資本層面。四大連鎖藥店資金充足,無論是投資收購,議價談判能力,還是配送網絡、「網際網路+」等方面的配套建設,都具有一定優勢,未來,處方藥外流將加快優勝劣汰。各大藥店當前的發展策略也符合這一邏輯---一度大刀闊斧跑馬圈地,擠壓對手利潤,加快單體藥店出清。

的確,四大上市連鎖藥店通過券商統計的銷售數據顯示,集采擴面和擴容對各家的影響相對有限。如益豐大藥房「4+7」第一批占其0.59%的銷售比重,第二批占比2.78%,兩批共約3.37%,加上非中標品種占比2.82%,總共占銷售比重的6.2%,假設品種不增量,價格一步到位執行,中標品種會導致2%的銷售額下降,影響不大,總的來看,短期有銷售影響,長期是利好。

對於藥房未來的應對策略,上述分析人士認為:「首先必須想辦法降低採購成本。同時,抓住『政策外市場』機遇,與帶量採購未中標企業合作銷售。科學優化品類,與醫院形成差異化競爭。零售藥店的服務質量也需要提升,比如配備專業藥師、聘請全科醫生等。」

責任編輯:黃興利 主編:寒豐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