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朝天闕

訂閱

發行量:6 

人到中年失業下崗,如何面對中年危機?請收好這份操作指南

昨晚上看了一部韓寒去年拍的賀歲片電影《飛馳人生》,主演是著名搞笑藝人沈騰。就像你有一萬兵馬,可是分散在很多戰場上,我只有一百兵馬,但都集中在這一個戰場裡,所以我相對於你已經形成了局部優勢。

2020-01-17 04:00 / 1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昨晚上看了一部韓寒去年拍的賀歲片電影《飛馳人生》,主演是著名搞笑藝人沈騰。主要內容講的是個當年的賽車冠軍,因為某些原因被禁賽了五年,他在這五年禁賽期間失去了所有的財富,失去了曾經的名氣,也失去了熱愛的事業。五年後他帶著兒子一塊重新復出,想要重返賽場輝煌崛起的故事。我看完後,明白了韓寒想表達什麼。

電影裡邊過氣車手為什麼能贏現在的賽車手?首先,二號主演車手雖然非常有錢,開最好的車,有最好的助手,後勤有最好的配給,還有最好的訓練。但他的眼光一直看的是全世界頂級的賽場,並不只是把所有資源集中在一個賽道上。可是沈騰在五年禁賽期間,腦子裡一直都在模擬賽車駕駛的場景。就像你有一萬兵馬,可是分散在很多戰場上,我只有一百兵馬,但都集中在這一個戰場裡,所以我相對於你已經形成了局部優勢。其次是沈騰很有賽車天賦,這可以抵消賽車不如人的硬體差距。最後是沈騰不要命,在終點懸崖前的直道階段拒絕剎車,一路衝下懸崖。

想起多年前的一部科幻片《千鈞一髮》,一號男主是個有生理缺陷的一般人,弟弟是經過基因優化的人造人。他在很多事情上永遠都無法贏弟弟,直到有一次倆人在大海里比賽游泳,看誰游的遠誰就贏,當然是弟弟的耐力更久。可是男一號選擇一路向前絕不回頭,哪怕死在海中,那最後當然是他贏了。韓寒在電影裡邊告訴你:有天賦,形成局部優勢,不要命,還是有很大勝算的。

其實以上三點並不適用於大部分人,因為大部分人根本不願意付出這麼大的代價,大家其實並不想贏,只是過得還算舒適就滿足了。那麼,今天就聊聊這個電影的另一個主題,「中年危機」。

大多數人都覺得中年危機只有一種模式,就是以40歲左右的男性為主體,在公司做到主管或者資深的技術崗位,但是跟不上公司發展。如果經濟大環境好的話,可以讓你熬到50歲再退休,直白說就是「下崗」。如果經濟大環境不好,那你拿著比年輕人多5-10倍的工資,卻沒有創造出更多的價值,那公司為了節約成本不讓你下崗,讓誰下呢?

雖然,下崗後可以用多年的積累做點小生意,日子也能過得去,但是人這種生物可不一樣,就像工資一樣,只能加不能減。一旦給你減少一些,心理上你是很難接受的。我們人是靠預期活著的,比如,我早上給他三個西瓜,下午給他四個西瓜,他就會很高興,如果順序顛倒呢?他就會覺得日子過得越來越差了。上面說的這個小故事,算是狹義的中年危機,就像韓寒電影里演的那樣,實際上給你做了很多限制。但中年危機每個人都有,也不只是男性,咱們任何一個人,這輩子都會遭遇。

我們國家很多女人的重心都是圍繞著孩子的。每天照顧孩子的穿衣睡覺,檢查作業,陪孩子上各種補習班,終於有一天孩子長大住校了,或者出國留學了,或者結婚成家了。這時候很多女性感覺忽然失去了生活的重心,就覺得人生很失落,這也是一種中年危機。所以中年危機就是失去自我,找不到存在感。

6年前我就辭去了公司高管的位子,以投資收益作為主要收入來源。但投資這件事它不怎麼充實,也會讓人找不到存在感。就像是一匹賽馬,一直都是自己上場飛奔,然後享受讚美與羨慕。現在忽然讓你躲到幕後去看別人表演,你去押大押小,這會有種落寞的感覺。

生活就是你讓它太滿,你就很疲勞,你讓它太閒,你就很空虛。我以後很可能會寫小說或者劇本,這事要看我的生活是充實還是閒散。就算我寫小說了會有幾個人看?就算我去寫劇本能有人看上肯拍嗎?每個人都希望自己能一直走上坡路,但每一座山頭總有頂點,你翻過頂點就得走下坡路。此時此刻,除非你有分身在爬另一座山頭。

我要做一件事都是提前很多年就開始給日後打下基礎。每件事在最早期的時候,都是一邊擔心沒有結果,一邊繼續堅持做下去。我還算目光長遠,在剛工作的時候看到十幾年的老工程師正在經歷中年危機,就開始主動學習投資,想著自己以後也遇到中年危機的時候,能有其他收入養家餬口。我當年做公司高管的時候,也看到過很多過氣管理層的憂慮。有一次和我們公司的常務副總,工程副總以及一家友商的CEO一塊吃飯聊起了這個話題。

他和我們副總年紀差不多,比我大個五六歲的樣子。那天他喝醉了,在飯桌上對我們大夥說,他可能要不幹了。他們大老闆名下有很多公司,他在那家公司里他說了算,那家實際上就交在他手裡了。這老兄每天在辦公室里喝喝茶,聊聊天,日子過得倒也滋潤。但可能是他年紀大了,也可能是這家公司一直沒有做大,大老闆對此不滿意要調他去其他公司做副總,他現在這個位置要派來一個有幹勁的年輕人。

他在這個公司自由自在快10年了,老闆又不在身邊,早已經習慣了這種生活,現在讓他去給別人當屬下,他內心裡根本接受不了。但他也在想自己如果不去還能幹啥呢?那天他喝多了說,他都想過離職之後去送快遞這事。也許我們常務副總和他心有共鳴,那天也喝多了,散場的時候就看到他一個人在草叢裡吐個不停。

就在那天我突然發現,人到中年過氣之後也挺蠻落魄的。如果不想落魄,那你就得同時做很多事,這樣才能在某件事衰落的同時,或許另一件事正在崛起。但作為一個普通老百姓,想衣食無憂、一生平靜也不是那麼容易的,所以很多事,要提前多年就開始準備。這就是我個人理解的,避免危機的方法。

大部分中國人這輩子都很匆忙,你讀書的時候成天被考試逼著,既要考的好成績,從競爭中勝出,又要發展課外的才能,學習一些與考試無關的東西,為成年後進入戰場做鋪墊。最難的不在於你有多聰明,而在於你在看不到回報的前提下能堅持多久。

孩子努力學習辛苦是辛苦,但好歹你努力了能看到考試分數提高,能考個好學校,這是有正向反饋的。但你看了很多課外書,或者做一些和考試無關的事情,它的回報在以後,你當下是看不到的。畢業工作之後也是一樣的。加班,升職,行業變遷,經濟波動,還有家裡的事情,孩子的事情,樣樣都會讓你煩躁、鬧心。在這麼多事情之下我還讓你去做一件與當下無關,與十年後是否有關都不確定的事情,你最難過的,是內心關。堅持同時做幾件沒有回報的事情真的很難。

以我的經歷與認知來看,把沒有回報的事情提前十年開始做,這就是對抗中年危機,甚至老年危機的最好最有效的辦法。二十年前,有個叫賴昌星的人逃去了加拿大,他有句名言給當年的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有人問他為什麼要建個紅樓給那麼多官員行賄?他說,我這就是在釣魚,我放一百條餌不一定要釣上來一百條魚,但只要有一條魚上鉤了,我這一票就值了。


如果一個人能夠同時做好幾件事,最後不一定要每件事都能有所回報,但哪怕只有一件帶來回報,就足以讓你對抗一生中某些避免不了的風險了。大起,靠的是自身的運氣,但運氣太虛無縹緲不是我能決定的;大落,是因為你把所有的雞蛋放在一個籃子裡,沒有做風險管理。如果你把雞蛋放在很多籃子裡,如果你同時在做很多事,那麼東邊不亮西邊亮,真遇到某些危機的時候,總有某件事是能幫你渡過危機的。我講的這些,就是一個非常簡單的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