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田飛歌

訂閱

發行量:3 

婚禮上新娘要五萬塊才肯改口喊爸媽,新郎一個電話,現妻秒變前妻

如果有了錢,我們不會在吃豬肉還是吃魚蝦中進行選擇,都買;如果有了錢,我們就能做自己喜歡的事情,而不是在不喜歡的工作中討生活;如果有了錢,我們會讓家人過上好的生活,不會因為一場病而讓家人看不到未來;如果有了錢——生活如此艱難,有了錢就會好過,這應該是大多數人的印象。

2020-01-17 05:18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做你的情感樹洞。點擊上方「關注」,你的故事,你說,我聽

有時候刷到一些視頻,確實會讓人心頭一動。

晚上10點的地下車庫,一個身著筆挺西服、鋥亮皮鞋的中年男子,靠著柱子坐在地上,抱著手中的公文包,嚎啕大哭。

任由淚水在臉上縱橫,身邊有陌生人遞過紙巾,他也無暇顧及,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情緒中。

到底遇到了什麼,才會讓如此體面裝束的人不顧體面?

擦乾眼淚站起身,撣掉衣服上的灰塵,他依然是城市中小有成就的中年男人。

可是,在這外相的背後,是壓力,是薄冰,一擊而碎。

撿書博士曾經在文章中講述過這樣一件事情。

一位年輕的媽媽和朋友一起去吃牛肉麵。面端上來後,年輕媽媽突然非常憤怒地對服務員說:「為什麼今天的牛肉這麼少?」

服務員小心地向她道歉,並退回去給她多放了幾塊牛肉。年輕媽媽突然大哭起來。朋友們勸慰她,不就是幾塊牛肉嗎?

年輕媽媽說,我哭不是因為牛肉,而是因為為了這幾塊牛肉,我連體面都不要了,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有時候,成年人的崩潰總在一瞬間。生活的壓力,壓得成年人喘不過氣來。

仔細想想,成年人的壓力到底來自哪裡?

其實就一個字:錢。

如果有了錢,我們不會在吃豬肉還是吃魚蝦中進行選擇,都買;

如果有了錢,我們就能做自己喜歡的事情,而不是在不喜歡的工作中討生活;

如果有了錢,我們會讓家人過上好的生活,不會因為一場病而讓家人看不到未來;

如果有了錢——

生活如此艱難,有了錢就會好過,這應該是大多數人的印象。錢多錢少,也成了人們衡量有些事值不值得做的標準。像嫁給有錢人這樣的事,估計會有不少女孩子去選擇。

只是,有錢人不常有,利用婚姻為自己創富倒是可以做到。

王曉慶(化名)正在準備自己的婚禮,這是他在上個月第一個婚禮泡湯之後準備的第二場婚禮,迎娶他的初戀滕子姣(化名)。滕子姣是他兩個月兩場婚禮的第二個新娘。

王曉慶與滕子姣在高中時候就談起了戀愛,也因為談戀愛,學習成績雙雙直線下滑,導致王曉慶沒有考上一本院校,而滕子姣也只上了個中專。

但這些都沒能阻斷他們之間的感情,這場戀愛談了有五年時間。等到談婚論嫁的時候,王曉慶母親死活不同意,她嫌滕子姣是單親家庭,沒有什麼背景,對王曉慶沒有什麼幫助,也怕單親家庭出來的滕子姣在性格上有什麼缺陷。

她對王曉慶說:「你要是娶她進門,老娘我就去死。」

她說到做到,當著王曉慶的面,把繩子、安眠藥都備好,還對王曉慶說,你想讓你媽怎麼去死,是上吊還是吃藥,你可以選。

這樣的母親也真是厲害,哪個當兒子的能受得了母親這麼威逼。王曉慶只能選擇屈服,與滕子姣分手,並接受了母親安排的相親。

也許是因為剛與滕子姣分手,王曉慶見了好幾個姑娘,都沒什麼感覺。直到安容(化名)的出現。

據安容說,她和王曉慶也是同學。可王曉慶想破腦袋也沒想起她是什麼時候的同學,只能尷尬地笑笑。只是安容的笑容讓王曉慶莫名動心了。

在隨後的交往中,王曉慶發現這個女孩其實很單純,也是自己喜歡的類型。相親半年後,兩人開始談婚論嫁。

安容家不是什麼富裕人家,安容下面還有一個弟弟,正在讀大學。安容父親有個一官半職,而安容母親是個家庭婦女,非常精明。

其實王曉慶家也是很普通的家境,所以在安容家提出條件後,王曉慶父母也覺得蠻有壓力。

來看看安容家都提了些什麼條件。

彩禮要20萬(當地彩禮上限為10萬);三金要了五萬;還要首付一套140平朝上的商品房。按當地的房價,這樣的一套住房,首付也得將近30萬。另外,王曉慶家還要包幾個萬元紅包,分別用在叫門、新娘的上車費和下車費。

而王曉慶家的情況是這樣的:王曉慶父母是拿死工資的,每個月大概有上萬元,而王曉慶剛參加工作沒幾年,工資也只有5、6千塊錢,再加上他家在一年前才全款給王曉慶買了一套房子。

但安容母親說,那套房子跟自己女兒沒有什麼關係,非得讓王曉慶家重新買房。

後來經過介紹人從中斡旋,安容母親終於接受了婚後再買房的建議,但卻讓王曉慶寫了一張買房字據,寫明在什麼時間買、買多大的房子,都一一作了保證。

就算房子延後買,這林林總總加起來也得花上4、50萬,才能將安容娶進門。

王曉慶父母一咬牙,拿出了剩餘的所有積蓄,還向親友借了一部分錢。

本來,這樁婚事經過前期的各種商量、退讓,應該會進行得很圓滿,但誰能想到,在婚禮進行過程中,還是出了意外。

反正結婚,就是大把大把地撒錢,當王曉慶把什麼開門紅包、上車紅包、下車紅包,一個個都撒出去之後,他把安容接到了父母跟前。

接下來,就是跪拜敬茶改口叫爸媽。

只見安容一手端著茶,一手撩起喜服的前擺,做出要跪的姿勢,對王曉慶父母說:「叔叔阿姨,今天讓我向你們跪拜改口可以,但你們要先給我五萬塊的改口費。」

安容一語一出,嚇壞了王曉慶父母,也把王曉慶志震得呆住了。

過了好半天,王曉慶母親才緩過勁來:「安容啊,我家為了娶你已經花光了家底,給你說實話吧,有些錢還是借的,當然這不需要你們還,我們老兩口還。你現在問我們再要五萬塊,你讓我們到哪裡給你找去呀。你想要這改口費,你可以早說呀,反正我們家已經背債了,也不怕多背一點,但你這個時候開口,不是為難我們嗎?」

安容輕輕一笑:「買房子可是提前給你們說的,你們都能找人推掉延期;改口費要早說,說不定也要不成了。有嗎?如果沒有的話,那我可就走了。」

原來,房子推後買,安容母親心裡是不滿的,只是礙於介紹人的面子,違心答應下來。這邊的損失,自然要找個地方多少彌補一下,想來想去,只有在改口費上作文章了,從原來談好的10001元萬里挑一,一下子提到五萬。

王曉慶母親氣得捂著心口不斷說話,父親也不知道怎麼辦好。安容見此情景,放下敬茶就走。

王曉慶追了出來,拉住安容:「你是不是眼裡只有錢?你能不能讓婚禮繼續下去,等婚禮結束收了禮金,我第一時間給你。行不行?」

安容笑笑:「還是現在給吧。我媽說了,不能再出什麼么蛾子了。」

「本來好好的婚禮,是你家出的么蛾子吧。好,既然這樣,不結就不結了。好在我們沒有領證,你們家只要退還彩禮和三金,還有那些紅包。我們從此就是路人。」

說完,王曉慶掏出電話撥了出去:「子姣,你還願意嫁給我嗎?如果願意,下個月我們舉行婚禮。」

安容一看劇情沒有朝著母親推演的方向發展,忙拽住王曉慶要將婚禮進行到底。

王曉慶根本不理會她,直接叫來幫忙的哥們兒,把安容塞進車裡,吩咐哥們兒把安容送回家。

後來,安容母親來鬧過。王曉慶父母估計也是寒心了,沒有出面,只讓王曉慶自己來處理。

安容父親畢竟是做官的,怕對自己有影響,沒有任由妻子胡攪蠻纏,彩禮、三金還有其他一些錢,很順利地退給了王曉慶。王曉慶也為他們極力隱瞞了退婚的事實。

王曉慶對父母說,自己還是想娶滕子姣,母親搖搖手,有氣無力地說:「隨你了,只要別再問我們多要錢,你就自己看著辦吧。」

現在王曉慶正在籌備半月後要舉辦的婚禮,臉上喜氣洋洋,與娶安容時的心情完全兩樣。

如果認為生活艱難,要為自己多做打算,也無可厚非,只是這打算的方法用錯了。

要多做打算,也應該是從自身做起,這種能多撈一點是一點的心態,著實要不得,真是聰明反被聰明誤,這副借著婚事貪婪斂財的樣子真叫難看。

我們為什麼要結婚?不就是因為世道艱難,我們需要一個同伴,在最寒冷的時候相互取暖嗎?

財富再重要,也重要不過情感的相依。身邊有了溫暖,才有勇氣去面對困難。

成年人的崩潰確實是在一瞬間,可成年人也可以在一瞬間原地復原、滿血復活,不因為別的,而是因為TA身邊有愛人的關懷、有孩子的笑臉、有家人的溫暖。

錢,是可以掙來的。財富得來也是有道的。

讓感情歸位,讓財富有道,互不牽連,不要向感情要財富,再向財富要感情,正確的路徑應該是在感情的基礎上,同心協力,共同去創造財富,才會有幸福的生活。

希望安容能懂。

文|禾田飛歌 

圖|圖文無關,如侵必刪

END

今日互動話題:

你會為了錢放棄真愛嗎?

請在評論區留言分享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