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界

訂閱

發行量:1374 

癌逢敵手丨精準放療的臨床應用系列分享

聽到這樣的答覆真叫人絕望,五十多歲的鄔先生患有直腸癌,做了手術切除及化療,但不幸的是,病灶又轉移至肝臟,而且多發腫瘤已占據了整個肝臟一半。

2020-01-17 06:43 / 3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作者:香港港安醫院腫瘤中心

沒救了

聽到這樣的答覆真叫人絕望,五十多歲的鄔先生患有直腸癌,做了手術切除及化療,但不幸的是,病灶又轉移至肝臟,而且多發腫瘤已占據了整個肝臟一半。他四處尋醫,得到的卻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事實上傳統放療已不能再幫鄔先生做什麼了,那還可以繼續放療嗎?我所在的放療團隊,分析了他的所有影像報告,會診後一致覺得精準放療是可行且有效的。鄔先生的肝臟體積約2000cc,屬於較大的,那就給與我空間可以幫他保護至少700cc的肝臟,足夠確保他的肝臟在放療後仍可健康運作。

由於PET的FDG讀數正在上升及肝臟已被嚴重侵入,這次治療一定要做到好、准、快。我立刻連夜通宵進行治療設計,總共嘗試了38設計方案,最後終於得出一個滿意的計劃,會做15次電療,腫瘤會受到40Gy足夠的劑量,而整個肝臟的平均劑量少於25Gy及超過700cc的肝臟受到的劑量少於16Gy,這樣肝臟的安全就得到保證。除了肝臟,這次的設計還要重點保護緊貼著腫瘤的胃、腸、十二指腸、右腎、脊髓神經、心臟、食道和胰臟,這些重要器官都不能損害,各自受到的劑量都要符合國際安全標準,難度相當之高,這就是這次要精準且處理得好的關鍵。最後鄔先生在第二天就開始了放療療程,保證了治療的黃金期!

睡也可以放療!

何伯已70多歲,不幸罹患舌癌,並且已擴散至兩側頸淋巴,非常辛苦及痛楚,連平躺都不能。「還可做放療嗎?」何伯和家屬期期艾艾的忘著我問道,「可以幫忙特殊安排的。」得我肯定的答覆後,何伯展露笑容。

我們專門為何伯設計了一整套趴睡裝置和配套,令他可以舒服地趴睡在放療床上。 「這系統是為您量身定製的,目的是要控制您在放療時各部位不會移動,在精準電療中,稍有偏差就不夠準確,可能產生副作用。這次一共要做33次放療,每次要治療約6分鐘,您試一試能否堅持到底?」「我會以毅力完成整個療程的!」何伯試了裝置和配套後非常滿意,並表示一定會認真配合。

其實在我們中心也有多個類似的案例,有的要趴睡,有的要側睡。有部分病人來到中心時已很痛楚,有的甚至需要先打嗎啡止痛,他們根本無法平躺進行放療,這也增加了精準放療的難度,如果無法設計合理方案,這樣會影響患者癌症治療的整個進程。但是無論有多難,我們都會在精心為他們設計整套舒適的放療裝備,令他們得以準確安全地完成整個療程。精準電療,其中一個非常重要的元素就是人性化設計。若然因痛楚而不能做放療或不能完成整個療程,那就將錯失戰勝癌症的機會。

治療過程中,舌癌放療設計有一個難題,就是舌頭之外的口腔各部分都不能「射傷」,否則患者會很痛楚,而舌頭處於口腔中間,難道指數甚高,精準放療和個性化嚴謹設計正是關鍵所在。經過物理學家和放療師整夜的努力,何伯第二天就開始了他的放療療程,最後鑑定頑強地完成了整個療程。他那份堅持讓我們在寒冬里感受到了源源不斷的溫暖和熱情。

作者:

陳作良先生

腫瘤物理學家

本文轉載自其他網站,不代表健康界觀點和立場。如有內容和圖片的著作權異議,請及時聯繫我們(郵箱:[email protected]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