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青年網

訂閱

發行量:1067 

黃河之上 90後鐵道工「雲梯」攀險保春運

于海 張偉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孫海華「這一處檢查完,就上『海盜船』!」1月9日上午10時,中國鐵路西安局集團有限公司閻良工務段韓城橋隧工區,29歲的90後副工長屈馬博吆喝大家集合,準備從黃河東岸向黃河西岸進發,展開橋隧安全排查。

2020-01-15 10:11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于海 張偉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孫海華

「這一處檢查完,就上『海盜船』!」1月9日上午10時,中國鐵路西安局集團有限公司閻良工務段韓城橋隧工區,29歲的90後副工長屈馬博吆喝大家集合,準備從黃河東岸向黃河西岸進發,展開橋隧安全排查。

屈馬博所在的韓城橋隧工區,負責著自芝陽到禹門口鐵路橋樑、隧道設備的檢修任務,位於禹門口的兩座黃河特大橋是他們工作的重中之重。

位於黃河晉陝大峽谷最狹窄處的禹門口,形如門闕,波濤洶湧,「鯉魚躍龍門」的美麗傳說就出自這裡。遠遠望去,兩條鐵路橋「飛架」黃河東西,把兩座雄踞高崗之上的老城緊緊聯在一起。

工友們跨河用的,是日常檢查用的橋樑檢查車。這種車長5米,寬只有1米,小車的兩端用繩索懸掛在鐵路橋的正下方。鐵路大橋下,原本寬展的河面在這裡突然收縮至不到50米寬,河水瞬間奔騰洶湧,橋上最大風力可達8級。

頭戴安全帽、腰系安全帶,工友們踏上檢查車,小心地放好檢查錘、量尺等工具。屈馬博將安全繩的一端綁在檢查車欄杆上,另一端綁住自己,車子兩端的工友拉動鐵鏈,檢查車緩慢向前移動……

頭頂,疾馳而過的列車車輪發出巨大聲響;腳下,奔騰的黃河令人目眩。大家抓緊時間,開始對橋體進行檢查、除銹等作業。稍一用力,檢查車就在大風中左右晃動起來,遠遠看去就像是懸空30米高的「海盜船」。

鋼樑橋底部和上部都是需要檢查的重點。一段距離後,工友們下了「海盜船」,直接上到軌道,從鋼軌兩側的空地緩慢爬上50米高的檢查梯。檢查梯和地面的角度有70度,在仿佛直插雲端的檢查梯上,工友們拿起檢查錘敲擊梁體,仔細察看連接杆件和鉚釘等是否有鏽蝕、斷裂的情況。

「冬天上『雲梯』更要小心!」屈馬博說,前兩天剛下過大雪,鋼結構的橋樑最易掛冰。在位置狹小的梁體處,工友們每一處螺栓都要仔細敲擊、觸摸,一個班下來,每人需要敲擊螺栓1000餘次。

過了黃河橋,列車直接駛入隧道,隧道上方是風化嚴重的山體。剛剛「登陸」的工友們還要爬上橋對面的峭壁,當一回「蜘蛛俠」。搜山掃石是個體力活,更是個技術活,工友們背著20多斤重的工具,帶著水和乾糧,手腳並用,沿著近90度的峭壁一步步向上攀爬。

抵達山頂,他們拿出30米長的安全繩,一頭栓在岩石頂部固定,一頭栓在腰間,將身體懸掛在峭壁上展開危石排查作業。「這個活要先用眼睛『看』,岩石表層有無裂紋、風化等隱患;再用撬棍一點點『探』,發現石頭鬆動的蛛絲馬跡。」

排查完危石,屈馬博和工友們順著安全繩溜下山。俯瞰母親河上的鋼鐵脊樑和橋下波濤洶湧的黃河水,年輕的工友們露出了笑容:「我們每天的工作都像在探險,雖然辛苦,樂趣更多。」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