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紀經濟報道

訂閱

發行量:2398 

世界銀行與國際金融協會雙雙警示:全球債務高企或將引爆新一輪金融危機

世界銀行部門主管AyhanKose表示,當前這輪債務增長潮是過去50年里規模最大、速度最快、範圍最廣的一次。

2020-01-15 11:06 / 1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世界銀行部門主管Ayhan Kose表示,當前這輪債務增長潮是過去50年里規模最大、速度最快、範圍最廣的一次。而當前極低利率環境僅僅只能提供有限保護,未必能阻止新的金融危機爆發。

隨著近年各國通過舉債方式驅動經濟增長,日益高企的全球債務規模正令越來越多國際金融組織擔心新一輪金融風暴即將悄然而至。

1月13日,國際金融協會(IIF)發布最新的全球債務監測報告指出,截至去年三季度末,全球債務總額增至252.6萬億美元,令全球債務規模與國內生產總值(GDP)之比超過322%,創下歷史新高。受非金融部門債務持續增長推動,今年一季度末全球債務總量將超過257萬億美元大關。

IIF董事總經理索尼亞·吉布斯警告稱:「雖然當前借貸利率很低,但許多國家將發現維持債務驅動型經濟增長模式正變得越來越困難,因為不斷上升的債務與GDP之比正令債務兌付和再融資更具挑戰性。在2020年代,國家債務困境和重組的可能性將會增加。」

無獨有偶,世界銀行在上周末同樣發布報告警示全球債務風險。

世界銀行發布的全球經濟前景報告警告稱,新的全球債務危機風險浮現,因此各國政府和央行應意識到,目前處於歷史低位的利率不足以預防下一次廣泛的金融危機。

「其實,很多國家政府已經意識到債務高企風險,正致力於通過各種去槓桿措施遏制債務規模上升速度過快,但問題是很多國家發現積極財政政策難以落地,只能繼續通過QE與持續降息政策維繫經濟增長。」荷蘭合作銀行策略分析師Piotr Matys透露。

但這種做法只能治標未必治本——短期而言,QE政策對刺激經濟增長起到不小的作用,但長期而言,由於缺乏積極財政措施引導經濟發展找到新的動能,大量資金只能開展低效投資或用於金融市場借新還舊,無法創造實體經濟價值,最終導致整個國家經濟陷入經濟增長失速與債務日益高企的雙重困擾,導致債務危機爆發。

全球最大對沖基金——橋水基金創始人達里奧(Ray Dalio)此前表示,近年全球央行採取的新一輪貨幣寬鬆政策,主要受短期債務激增與社會福利支出加大所迫,但此舉正導致社會財富差距持續擴大,通脹低迷、股票回報率下降等狀況,由此加劇金融資產泡沫破裂風險,引發新一輪全球金融市場劇烈動盪。

極低利率難救債務高企風險

IIF發布最新數據顯示,在257萬億全球債務規模里,西方已開發國家債務總額超過180萬億美元,相當於這些國家GDP之和的383%,其中政府部門是最大的舉債者;新興市場債務總額則增至72.5萬億美元,主要受企業債務激增20萬億美元的影響,令新興市場國家債務總額占GDP的比重,從2010年的115%增加至逾170%。

「這也是世界銀行認為越來越多國家很難維持債務驅動型經濟增長模式的主要原因。」 Piotr Matys指出。因為一個國家債務總額占GDP的比重越高,表明這個國家財政收入用於償還債務利息的額度越大,導致整個國家很難拿出足夠的財力用於積極財政措施(包括減稅或扶持重要新興產業發展引導經濟結構轉型發展獲取新動能),最終這個國家債務日益增長且經濟增長動能持續削弱,最終令其財政收入難以支撐巨額債務利息兌付,引發金融危機。

在他看來,這也是越來越多國家正考慮大幅降息,甚至引入負利率的主要原因之一,因為此舉能暫時緩解這些國家日益高昂的債務利息兌付壓力,從而在短期內規避債務危機爆發。

然而,這種做法未必行得通。

多位華爾街大型宏觀經濟型對沖基金經理向記者透露,這一輪全球債務增長周期的特點,與此前數次有著巨大區別:

一是新興市場國家政府債務占比、外幣計價的新興市場國家債務,以及低收入國家向已開發國家借債額均在過去數年快速上升,導致不少新興市場國家外債兌付壓力巨大。IIF相關數據顯示,截至去年三季度末,新興市場的外幣債務規模達到8.3萬億美元,較10年前增加逾4萬億美元,其中85%是美元債務,而在今年逾19萬億美元銀團貸款與債務到期里,1/3來自新興市場國家,令新興市場國家美元籌資壓力驟增,若當前美元出現大幅升值與美元融資成本驟然抬高,其中一些新興市場國家可能會遭遇美元籌資吃緊而遭遇美元債務兌付違約。

二是日益高企的債務導致越來越多國家不敢採取財政刺激措施抵抗經濟下滑壓力、甚至政府大舉融資還債行為正排擠私人投資,從而損害經濟長期成長。

世界銀行部門主管Ayhan Kose表示,當前這輪債務增長潮是過去50年里規模最大、速度最快、範圍最廣的一次。而當前極低利率環境僅僅只能提供有限保護,未必能阻止新的金融危機爆發。

達里奧也認為,當前全球債務高企狀況將變得難以持續,不只是新興市場國家,連西方已開發國家也難以倖免。以美國為例,當前美國政府存在巨額財政赤字且赤字規模仍不斷上升,因此美國政府只能發行更多債券融資以解決財政赤字缺口。但在利率下跌的情況下,這些債券很難被市場吸收,且美國政府槓桿已如此之高,對於市場與經濟而言是極具毀滅性的。

新興市場國家又淪為最大受害者?

值得注意的是,一旦全球債務高企風險徹底爆發,新興市場國家又可能成為最大的受害者。

世界銀行對此指出,以史為鑑,在過去50年里,此前三次債務增長潮都開始於實際利率較低的環境,並由全球金融市場演變推動,最後以眾多新興市場國家陷入經濟危機告終。這次債務增長潮可能重蹈覆轍。

IIF則表示,鑒於新興市場國家外幣債務規模巨大,若爆發債務危機導致本幣大幅貶值,這些新興市場國家恐怕將難以償還這些債務。

然而,這些觀點似乎與當前金融市場普遍看好新興市場國家經濟增長前景形成鮮明的反差。記者了解到,目前多數華爾街金融機構認為今年新興市場國家經濟平均增速,將從2019年的3.5%增長至4.1%

Piotr Matys對此解釋說,今年新興市場國家經濟增速回升,主要得益於大型新興市場國家正逐步實現經濟企穩反彈,相比而言,多數中小型新興市場國家依然遭遇出口與投資疲軟困局,其經濟增長趨於減速。尤其當全球貿易緊張局勢再度升級與已開發國家經濟衰退程度超出預期,這些中小型新興市場國家經濟更容易捲入資本外流、外債驟增難以兌付等金融風波,經濟增速將進一步大幅放緩。

在他看來,當前債務累積規模更快、外債更高且外匯儲備更低的新興市場國家,發生金融危機與經濟困局的幾率更大。此外,當然,不少新興市場國家若存在不斷增長的財政和經常帳戶雙赤字、債務風險對經濟增長的衝擊將更加顯著。

世界銀行副行長Ceyla Pazarbasioglu表示,鑒於新興市場國家經濟增長可能依然緩慢,因此這些國家政府應抓住機會進行結構性經濟改革,以促進可持續的經濟增長。其中包括改善企業環境、加強債務管理與提升生產力等經濟措施。

「但是,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Piotr Matys向記者指出,在採取結構性經濟改革措施可能會遭遇社會動盪的壓力下,當前多數新興市場國家只能依賴全球貿易環境改善與已開發國家經濟更快復甦,通過增加大宗商品與能源出口獲取經濟增長動能並實現財政外貿收支平衡,這導致其經濟增長與債務化解模式「受制於人」,勢必深受這輪債務高企風險爆發的巨大衝擊。

更多內容請下載21財經APP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