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都付笑談中

訂閱

發行量:15 

明末叔侄倆,侄子幾乎全殲闖軍!差點殺掉皇太極!都被豬隊友坑死

俗話說「不怕神對手就怕豬隊友」,中外歷史上這樣的故事有很多。尤其虐心的,比如明末叔侄倆被豬隊友坑死的故事。

2020-01-18 11:22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俗話說「不怕神對手就怕豬隊友」,中外歷史上這樣的故事有很多。尤其虐心的,比如明末叔侄倆被豬隊友坑死的故事。先說做叔叔的:《明史》里有著「明季良將第一」美譽的明末悍將——曹文詔。

在崇禎年間西北大亂之前,曹文詔只是遼東軍中的普通軍官,卻早已打慣了硬仗惡戰。比如明朝收復關內四鎮的血戰里,就是他衝鋒在前,給了兇橫的八旗一次迎頭痛擊。「能打」的名號,很早就十分知名。

而待到明朝西北亂起後,被調到西北戰場上的曹文詔,面對當地黑壓壓的農民軍,就很快啟動了「降維打擊」。單是崇禎四年這一年,他就從河曲一路打到米脂,陸續殲滅「點燈子」「李老柴」「獨行狼」等多路農民軍。

到了崇禎五年,他更是見一路滅一路。為了打敗曹文詔,農民軍們啥招都用,「誘敵深入打埋伏」之類的套路都絞盡腦汁,卻每一次都稀里嘩啦,被硬核實力的曹文詔吊打。

打到崇禎五年結束,以當時明朝御史范復粹的奏摺統計,明朝前線諸將里,曹文詔是當之無愧的第一功。甚至西北當地都流傳起了民謠:「軍中有一曹(曹文詔),流賊聞之心膽逃。」

但是,比起威風八面的戰場生涯里,讓敵人「心膽逃」的曹文詔,官場生活卻十分心塞。長期以來,曹文詔只知埋頭打仗,卻從不知彎腰巴結,而且由於他勤懇能幹,反而「現」出了某些人的草包嘴臉。

比如同樣是當時民謠所唱:「若京營兵,賊甚輕之」。於是忠勇為國的曹文詔,不知不覺就得罪了太多人。結果幾年血戰下來,身邊那些混日子的同僚,紛紛立功受獎,反而是曹文詔屢次受排擠,兵部甚至壓著他的戰功,簡直受夠鳥氣。

而背鍋的時候,卻從來都少不了。比如在河南征戰時,就得罪了按察御史劉令譽(明亡後降清),以至於曹文詔剛打完仗喘口氣,就被劉令譽當面一頓罵,然後又被告了黑狀,悲催調到了大同。

接著清軍入侵大同,浴血抗敵的曹文詔,硬是苦苦撐住了戰線,事後卻差點被論罪充軍,好不容易才弄成「戴罪立功」。

而崇禎八年的湫頭鎮之戰,更成了曹文詔悲壯的絕唱。當時率領三千兵馬迎戰農民軍的曹文詔,在湫頭鎮陷入農民軍包圍。本來說好的援軍,卻因為各路「豬隊友」的磨蹭遲遲不到。

但戰力兇悍的曹文詔,依然打得農民軍節節敗退,眼看就要成功突圍。偏偏這個關鍵時刻,一個被俘的明軍小兵衝著曹文詔大呼「將軍救我」。認出曹文詔身份的農民軍,這下眼睛放了光,連忙大軍厚集,不惜一切代價硬打。

於是,被這「豬隊友」一聲吼害慘的曹文詔,陷入了絕望的苦戰里,最終自盡而死,為大明朝流盡了最後一滴血。

而比起曹文詔的悲催經歷來,接下來被「豬隊友」坑慘的,卻是他的親侄子:曹變蛟。

崇禎八年的湫頭鎮之戰里,英勇善戰的曹變蛟,就是曹文詔的急先鋒。曹文詔殉國後,收集殘兵的曹變蛟,也繼續扛起了叔叔的戰旗。之後幾年裡,他繼續對農民軍發起「降維打擊」,更參加了崇禎十一年的潼關之戰。

在這場幾乎把李自成打到全軍覆沒的大戰里,曹變蛟的部隊最為英勇,幾乎是一路咬著李自成不放,殺得曾經聲勢浩大的李自成,只剩下七八個人,幾乎命懸一線。

而比起李自成的死裡逃生來,崇禎十四年的松錦大戰上,手握八旗精銳的清太宗皇太極,也同樣被勇猛善戰的曹變蛟嚇出冷汗。

崇禎十四年九月,關乎明朝國運的松錦大戰,已經進入了衰勢。先是曹變蛟的「豬隊友」之一,明軍職方郎張若麒(明亡後降清)。

仗著崇禎寵信盲目催戰,擅自打亂明軍戰略計劃,導致原本占據主動權的明軍,反而陷入被包圍斷糧的境地。但身為東協總兵官的曹變蛟,卻做出了他的抉擇:決死一搏。

崇禎十四年九月,曹變蛟精選軍中精壯,猛撲皇太極中軍大營。這支戰鬥力爆表的明軍,竟一路將清軍正黃旗沖的七零八落,八旗勁旅此時毫無招架之功。

曹變蛟左衝右突,如入無人之境。此時,皇太極正在此營中商議戰事,八旗精銳見狀,慌不迭路上前抵擋曹變蛟。但曹變蛟實在勇猛,來一個砍一個,素以勇武著稱的八旗將領被砍得大驚失色,紛紛潰敗,皇太極的額駙多爾濟被打散,內大臣布延和塔瞻被曹變蛟擊潰。

眼看皇太極的營帳,就要被曹變蛟攻破,皇太極命在旦夕。關鍵時刻,清軍悍將遏必隆率軍拚命放箭,身中數箭的曹變蛟失血過多,這才含恨撤退。

但是真正令曹變蛟功虧一簣的,卻還是他的「豬隊友」們:當曹變蛟拚死衝擊皇太極御營時,其他各路明軍「名將」王朴白廣恩馬科吳三桂等人,卻紛紛撒腿逃命,只把忠勇護國的曹變蛟當了墊背。

這才令清軍能夠集中優勢兵力,全力攻打曹變蛟一路。接下來的五個月里,曹變蛟死守松山,卻又被松山副將夏承德出賣,清軍在內奸的幫助下占領了松山城,寧死不降的曹變蛟,最終被清軍處死。

坑在豬隊友手裡,死在豬隊友手中,一生忠勇的曹變蛟,就迎來了這樣的結局。

看過這樣悲催的遭遇,也就不難理解晚明的亂象:那麼多的文臣武將,或躲或跑,卻安享高官厚祿,忠勇如曹文詔曹變蛟叔侄,卻被挨坑到死。如此明朝,怎能不亡?

參考資料:《明史》、梅毅《大明王朝的另類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