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氣洋洋小狀元

訂閱

發行量:3 

亂世梟雄-五代十國史(三)

當時朱溫等人就建議唐昭宗討伐這小子,唐昭宗心裡是不願意的,奈何這幫人威逼利誘,於是下詔討伐李克用。他兒子李存勖說:"這正是我們重新振作的機會。現在天下的形勢,歸附梁的勢力十有七八,像趙、魏、中山這些比較強的割據勢力都沒有不聽從於梁的。因此,黃河以北,沒有梁所擔心的勢力,梁所忌憚的

2020-01-15 11:41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李克用和朱溫勢不兩立,在怎麼說也是爭名奪利搶地盤。

由於李克用能征善戰,樹敵太多,朝廷內外想收拾他的大有人在,同時李克用還挺講義氣,也有不少人支持他。當時朱溫等人就建議唐昭宗討伐這小子,唐昭宗心裡是不願意的,奈何這幫人威逼利誘,於是下詔討伐李克用。

也可是第三次討伐了,同前兩次一樣,還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

但把李克用惹毛了,到處燒殺搶掠,滿目瘡痍。

李克用上表訴述事情,言辭激憤。唐昭宗為此向他認錯,下詔書好言好語回復他。

一國之君可真夠難的!

此時,李克用和朱溫算是結下冤家對頭。兩人打的是難解難分,李克用的一個兒子李落落(應該是義子)也戰死了。這名子起的太超前,很有後現代藝術家的范兒。

雖說李克用桀驁不馴,但沙陀人依然奉唐為正朔,割據於北方一帶,先後建立了後唐、後晉、後漢三個王朝。

907年冬天,李克用得了重病。同年,朱溫篡唐稱帝建立後梁,年號開平元年。但李克用還是用唐年號天佑四年。908年正月李克用去世,享年五十三歲。其子李存勖繼位,將李克用安葬在雁門(屬今山西代縣)。 李存勖建立後唐,追諡為武皇帝,廟號太祖。

說到此處,真替唐王嘆口氣,一代君王,叫人家耍猴似的玩弄於股掌之間,哀其不幸怒其不爭。還有就是世間的黎民百姓,簡直就是螻蟻之命。誰來了都要搶一把,燒一把,殺一把,抓一把,命太苦了,一個安定團結的環境對國家和人民是何等重要啊!

要提一下,李克用與契丹首領耶律阿保機還曾結為兄弟。

從來都沒有無緣無故的恨與無緣無故的愛,他倆結為金蘭之好也是有原因的。

當時朱溫的實力比李克用要強,李克用想要滅了朱溫還沒那個本事,當然朱溫想要幹掉李克用也有難度。於是李克用與耶律阿保機達成了軍事同盟,共同抵禦朱溫。

但到了最後,雞賊的阿保機卻還是把寶壓在了勢力更大的朱溫那裡,這讓李克用內心非常鬱悶,最後鬱鬱而終,臨死前李克用將三支箭交給兒子李存勖,並說道:「梁,吾仇也;燕王,吾所立,契丹與吾約為兄弟,而皆背晉以歸梁。此三者,吾遺恨也。與爾三矢,爾其無忘乃父之志!」

意思是這樣的:後梁朱溫是我的仇人,燕王劉仁恭本是我的部將,阿保機與我曾是兄弟。這三個人都是我沒有解決的仇恨,給你三支鵰翎箭,期望你不要忘了為父的遺願。

朱溫是李克用爭奪天下最大的障礙,李克用死前不忘滅掉後梁好理解。

至於劉仁恭讓李克用死也無法釋懷,除了因為他背叛之外更主要是不攻克劉仁恭占據的幽州(今北京)李氏無法圖謀河南。簡單說來,朱溫與劉仁恭都是李克用父子圖謀天下的極大障礙,李克用死前留下兩箭告誡兒子李存勖要報仇理所應該,契丹耶律阿保機除了背叛誓言之外更有領李克用更深層的遺憾

當時的李克用急需一股力量與自己結成軍事同盟,緩解來自強敵的壓力。於是與耶律阿保機就有兩次交集,他們曾兩次會盟。

《舊五代史》記載了兩人第一次會盟的情況:天祐二年春,契丹安巴堅始盛,武皇召之,安巴堅領部族三凡十萬至雲州,與武皇會於雲州之東,握手甚歡,結為兄弟。

天佑二年(905年),當時的阿保機已經是契丹的于越,地位僅次於可汗,掌握契丹大權成為北方一股強大的勢力。阿保機曾多次擊敗占據幽州的劉仁恭,為了對付劉仁恭,李克用與阿保機會盟。


當時的李克用已經已經五十一歲,而耶律阿保機不過才三十三歲。在中原縱橫多年的梟雄李克用不惜放下身段與小自己18歲的阿保機結為兄弟,可見李克用對此次結盟寄託了多大的希望。阿保機也藉此機會出兵幽州,占據了劉仁恭的不少地盤,可謂收穫滿滿。

第二次會盟是在天祐四年(907年)這一年,這年局勢變化很大。先是契丹可汗病死,耶律阿保機成為契丹的最高統治者。也在這一年,朱溫篡唐稱帝。

為了對付朱溫這個死敵,李克用再次與阿保機相會在雲州。雙方再次把酒言歡,重敘兄弟之誼,兩人相約「同收汴洛」、「復唐家社稷」。李克用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聯合契丹一同對付朱溫,恢復唐家江山。

這一次的會盟和第一次的形勢大不一樣。這時候的契丹完全崛起,阿保機成為一頭猛獸,對中原虎視眈眈,連李克用身邊的部將謀士也都感覺到阿保機對中原的潛在威脅。

因此在這次會盟期間,「左右咸勸武皇可乘間擄之」,他們勸李克用趁機除掉阿保機,消除契丹這一潛在威脅。

李克用對阿保機的野心十分了解,也動過除掉阿保機的心思。但是朱溫稱帝更是他的心腹大患,李克用不想後方不穩。同時阿保機這個小老弟在會盟中表現的極為誠懇友好,他送給老哥李克用「馬三千匹,雜畜萬計」,成功地增加了李克用對他的信任,因此這一次會盟李克用選擇了相信阿保機。

但是結果是殘酷的,李克用萬萬沒有想到耶律阿保機欺騙了他。

阿保機一回到老巢就立即背棄了和李克用的盟約,不僅如此他還向李克用的死對頭後梁朱溫稱臣納貢。

耶律阿保機是個十足的政治投機家,他追求的是最大化的政治利益。

形勢陡轉,李克用一下子處於朱溫和契丹的夾擊之中,這無疑給李克用當頭一棒。

李克用這才意識到「同收汴洛」、「復唐家社稷」只是阿保機圖謀中原的一種手段,只是他李克用自己的一廂情願。

正是因為如此李克用才對阿保機的背信棄義如此氣憤,正所謂愛有多深恨就有多深啊。

他極度後悔沒有聽從謀士的建議在第二次會盟的時候除掉阿保機。若不是此時他年老病重他恨不得立刻上馬討伐阿保機,將他千刀萬剮。

暮暮老矣的李克用把一切希望寄托在他的兒子後唐莊宗李存勖身上,李存勖也是不負父望,其後來的赫赫戰功也令李克用的死敵感嘆「生子當如李亞子」。

李克用有八個親生兒子,十五個義子。這些個兒子大部分都是能征善戰的將官,打仗親兄弟,上陣父子兵啊。

李存勖順利的實現了李克用的兩個遺願,成功滅掉劉仁恭和朱溫,但對契丹只是北卻契丹,將契丹覬覦中原的觸角給暫時打了回去,耶律阿保機仍舊過得好好的,而且早效仿中原王朝稱帝了。

而歷史也證明,耶律阿保機的契丹成為日後中原王朝的最大威脅。

至於他那個自立為王的家臣燕王劉仁恭,李克用對他的態度也不是鐵板一塊。

天佑三年(906年),梁攻打燕領地滄州(今河北滄州),燕王劉仁恭向李克用借兵。李克用痛恨劉仁恭的反覆無常,想不答應。

他兒子李存勖說:"這正是我們重新振作的機會。現在天下的形勢,歸附梁的勢力十有七八,像趙、魏、中山這些比較強的割據勢力都沒有不聽從於梁的。因此,黃河以北,沒有梁所擔心的勢力,梁所忌憚的就只有我們和燕王劉仁恭了,如燕、晉合盟,那對梁來說不是什麼好事。爭天下要不在乎小節,而且他常圍困我們但我們卻去幫他解決困難,可以因此作為我們對他的恩德記著,這可以說是一舉兩得,這是不容錯失的機會呀!"

李克用認為李存勖說的在理,於是為燕出兵攻破潞州,梁圍燕城的危機才消除。

此時的天下大概分成幾股勢力,以朱溫為首的軍事集團,以李克用為首的軍政聯盟。其它零星分布的小政權以及草原民族組成的武裝勢力。

此時的華夏大地進入了一個權利明朗、目的清晰的割據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