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莞一對夫妻離婚,動用「高等數學」分割財產!「解題方程式」是這樣的

結婚時恩恩愛愛買車買房,結果離婚時,因為不動產都登記男方名下,雙方對於補償金額無法統一,離婚這道燒腦的高等數學題,讓雙方選擇對簿公堂。

2020-01-18 14:42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來源:讀特

俗話說,結婚是一道作文題,離婚是一道高等數學題。結婚時恩恩愛愛買車買房,結果離婚時,因為不動產都登記男方名下,雙方對於補償金額無法統一,離婚這道燒腦的高等數學題,讓雙方選擇對簿公堂。下面看東莞市中級人民法院給讀者列一道離婚的「高等數學」的解題方程式。

| 案件回放

男方婚前購置房屋與車輛

2009年2月,男方高先生以總價100餘萬元人民幣購買位於東莞市松山湖科技產業園區一房屋,首付款為20餘萬元,剩餘80餘萬元採用銀行按揭的方式支付,貸款期限為20年,加上利息和稅費還應向銀行支付120餘萬元。而房屋的首付款、稅費都是由高先生一方支付。

2009年11月,高先生母親出資購買案涉汽車並登記在高先生名下,月供款均由其支付,目前已清償完畢。

2009年11月,高先生和陳女士舉辦結婚酒席,該方式客觀上對外宣告以夫妻名義共同生活,符合婚姻法結婚的實質要件,可依法認定婚姻關係的效力。2010年3月,高先生與陳女士登記結婚,同年8月生育一小孩。高先生和陳女士先同居生活,後補辦結婚登記,婚姻關係的效力可追溯至符合婚姻法結婚的實質要件之時。

2016年2月,雙方登記離婚。

離婚算帳方程式一:房屋怎麼分割?

高先生認為房產由父母贈與,雙方沒有共同財產。陳女士對一審判決的房產補償數額不符,明確提出房產補償應首先計算升值率,再以共同還貸部分乘以不動產升值率計算補償款,認為一審計算有誤。

一審法院依法委託專業機構評估,評定案涉房屋的價值為400餘萬元。經二審審理,依據高先生名下銀行帳戶的個人貸款對帳單,截止雙方離婚前,案涉房屋貸款償還利息22萬餘元,2009年10月至2016年1月案涉房屋貸款償還本金和利息共計40餘萬元。扣減男方父母贈與的部分月供款,結婚期間案涉房屋由夫妻共同還貸36萬餘元。該房產登記在高先生名下,房屋按借款亦由高先生向銀行所貸,陳女士請求對房產增值部分進行補償,因此陳女士所得房屋補償款應為:

[婚後償還本金和利息÷(房價+離婚時償還利息+ 稅費)×現房價÷2],約為60餘萬元。

陳女士請求的房產補償款應以離婚時償還的全部利息核算,一審以涉案房屋貸款全部利息計算有誤,二審進行了改判。

離婚算帳方程式二:車輛怎麼分割?

一審法院依法委託專業機構評估,汽車的價值為9萬餘元。相對於房產增值部分補償,案涉車輛價值客觀上不存在無增值補償的問題,因此分割相對簡單,一般依雙方意思或平均分割,而本案雙方達成一致意見,由陳女士分得40%的價值,約為3萬餘元。

| 法院判決

陳女士獲賠64萬餘元

近日,東莞中院判決該案涉房屋歸高先生所有,該房屋尚未歸還的貸款為高先生個人債務,由高先生負責清償;汽車歸高先生所有;高先生應於判決生效之日起七日內向陳女士支付房屋及車輛的補償款共計64萬餘元。

該案承辦法官胡文軒表示,房產為一般家庭的重大財產,判斷其價值需要考慮眾多因素,而對於夫妻離婚財產的分割處理問題更涉及登記、債務、動態價值等一些列更為複雜的情形。一般人可能會在補償問題上存在一定誤解,認為在一方取得房產的情況下,另一方當然應以房產現價值直接平均分割。該平均作法咋看上去似乎公平合理,但事實上卻忽視了以上債務、動態價值等因素,實質並不公平。

《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若干問題的解釋(三)》第十條規定,夫妻一方婚前簽訂不動產買賣合同,以個人財產支付首付款並在銀行貸款,婚後用夫妻共同財產還貸,不動產登記於首付款支付方名下的,離婚時該不動產由雙方協議處理。不能達成協議的,人民法院可以判決該不動產歸產權登記一方,尚未歸還的貸款為產權登記一方的個人債務。雙方婚後共同還貸支付的款項及其相對應財產增值部分,離婚時應根據婚姻法第三十九條第一款規定的原則,由產權登記一方對另一方進行補償。該條款解決了房產權屬問題,而為了保障雙方公平,也應有一個相對合理的客觀計算方式解決非權屬方的補償問題。

婚姻關係存續期間由夫妻共同財產還貸部分,應考慮離婚時不動產的市場價格及共同還貸款項所占全部款項的比例等因素,由不動產權利人對另一方進行合理補償。對此,本案第一步應先計算訴爭房產的升值率,即訴爭房產現價格除以(結婚時訴爭房產價格+共同已還利息+其他費用);第二步計算非產權登記一方所得補償款,即共同還貸部分乘以不動產升值率,該數額的一半即為應補償的數額。針對本案離婚時尚未對貸款清償完畢的情形,應將夫妻共同已經償還的利息計入房屋成本,而不能將長達二、三十年尚未償還的利息納入成本,否則會出現非產權登記一方既未享受後續可能產生的升值收益、卻要現時承擔因計入所有利息導致補償額降低的不公平結果。本案一審在計算房產升值率的過程中錯誤適用貸款全部利息,與上述公平要素考慮的情形不符,直接導致前後計算數額的較大差異,為充分合理考慮離婚時房屋的現時價值,應當採取以上更為合理公平的計算方式。

編輯 陳冬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