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財經

訂閱

發行量:1844 

少見多怪!李佳琦可能是翻版陳歐,模式創新要有硬核!丨投資人說

觀點精華:一、2019私募抱團投資凸顯行業集中度在加劇二、私募行業二八現象背後 中小私募或將退出舞台三、一級市場投資取向將傳導給二級市場四、註冊制將改變募投生態五、上市只是融資手段 要找到合適平台六、註冊制或將推動價值投資回歸七、僅有模式創新很難獲得資本青睞2019私募抱團投資凸

2020-01-18 15:50 / 3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張奧平 如是資本董事總經理 如是金融研究院副院長

歷任浦發銀行、新加坡星展銀行、民生證券等投研部門,擁有豐富的企業投融資實操經驗。長期從事資本市場、企業IPO上市與投融資方面的研究工作。參與投資項目包括:微貸網,價值立方,小紅圈等。並擔任長城華冠、街景科技、宜和宜美、管氏翅吧等數十家擬上市企業及新三板企業財務顧問。

觀點精華:

一、2019私募抱團投資 凸顯行業集中度在加劇

二、私募行業二八現象背後 中小私募或將退出舞台

三、一級市場投資取向將傳導給二級市場

四、註冊制將改變募投生態

五、上市只是融資手段 要找到合適平台

六、註冊制或將推動價值投資回歸

七、僅有模式創新很難獲得資本青睞

2019私募抱團投資凸顯行業集中度在加劇

第一財經記者 高 遠

感謝張總接受第一財經專訪。

我們看到在如是金融研究院和如是資本所做的研報中,顯示 2019年在整個私募股權投資基金領域當中,有一個現象是很多私募組合在一起去投一個標的,這很像是長期以來影視行業投資的一種邏輯,您怎麼來看待私募行業這種投資邏輯的演變?

如是資本董事總經理 張奧平

這一年當中,我們從私募股權市場來看,優質的資產已經逐步越來越稀缺了,就整個市場來看你說真正缺錢嗎?我們認為並不缺少資金,無論是政府產業基金或者是市場化基金,包括有一些優質上市公司還是能夠拿出來錢的。給到這些私募股權基金管理人之後,後續再去做投資的時候,會發現整個市場的資產就這些,頭部化資產就這些,大家也不敢投那些非頭部化的資產。因為未來都看不到這些資產有真正的上市預期,和未來能夠退出的預期,無論是隔輪退出或者是未來IPO退出,更多投資機構更願意相信有知名投資機構夥伴們一起背書的明星項目,這是市場上的一個最大的變化。 股權投資對於投資者來講,也是配置各種資產的過程,所以它在配置資產的時候一定會找更加頭部化更加集中的資產,如果能搶進去跟投,一定是認為這些明星項目是更穩定的標的。因為其他的一些項目、非明星類項目,代表很難有知名投資機構來給它的價值背書,因為大家都屬於行業內比較專業的機構,那種知名機構背書的項目可能大家都覺得比較安全,但事實證明也未必是這麼安全。

私募行業二八現象後中小私募或退出舞台

第一財經記者 高 遠

2019年私募股權投資領域出現了二八現象,40%以上的一些投資的標的幾乎是被排名前20名的知名股權投資機構拿去了,你覺得它透露出一種什麼樣的現實?或者說它給我們帶來一種什麼樣的思考?

如是資本董事總經理 張奧平

我們如果倒退幾年前來講,會發現過去的股權投資市場它太野蠻生長了,我們看到過去的二八分化的現象在2020年一定還會更加嚴重,過去它是一個非常規、非正常的一個投資市場的一個不應該存在的現象,無論是對比海外市場,對比美國、對比香港這些股權投資比較發達的市場來講,其實這些市場就應該是幾家專業化的機構來去做,這些專業化機構並不是規模一定很大,有可能是小而美的機構,有可能是深入某一個行業的機構,但是絕對不是整個市場,像我們現在看到的有1.1萬億資金規模,很多家投資機構在市場存在,無論大的小的一般的什麼樣機構都活著,能募到錢、能收到管理費就能活一兩年,這肯定不是正常的現象。

所以我敢斷定在2020年這種分化一定會加劇,還會有批量的投資機構死亡,這是一定的。而這個分化到什麼樣的節點?我覺得絕對不是二八分化,很有可能會造成一個99比1的分化。

一級市場投資取向將傳導給二級市場

第一財經記者 高遠

在科創板上市的這批企業當中,有超過90%以上的都是在一級市場得到了一些明星私募股權基金的投資,這是否會給一些普通投資者帶來一種投資導向的作用?

如是資本董事總經理 張奧平

的確。科創板才正式的推出了註冊制,而註冊制我們看它的核心上市指標當中和過去的核准制最大的區別,就在於過去是嚴格要求你的財務指標,但是註冊制它要求是你的市場化的市值,你要達到一定的市值你才能夠發行成功。 在沒有上市之前,我們需要靠什麼來驗證? 是一定要靠市場上的更多的在一級市場當中的股權投資機構,來幫助你去驗證,比如這家企業的價值是不是能夠達到10個億?我舉個例子,假如說像比較知名的紅杉、IDG類似這種投資機構,或者是本土化的達晨、益達、君聯、類似這種機構,我們在一級市場當中,它按照10個億或者20個億的確定你的企業價值,真金白銀投進去了,在首發的時候,你去對市場講你的價值,傳播你的價值的時候,就會有更多的我們在發行階段的機構投資者認可你的價值,所以這個是一定會有一個變化。

註冊制將改變募投生態

第一財經記者 高遠

今年的3月1號,整個新的證券法會主推註冊制,2019年整個私募領域當中,募資難跟找項目難這樣的一種情形,會伴隨著這樣一個新的辦法的出現,會有逆轉性的改變嗎?這個局面?

如是資本董事總經理 張奧平

註冊制環境之下,這個企業能不能上完全交給市場說了算,能不能達到十個億的市值完全交給市場上的機構投資者來說了算,這就會變成一個最大的影響,募資端首先會出現一個變化,它一定會去拿一些更長線的資金,因為短線資金它更多是賺快錢,無論是隔輪退出或者是IPO之後退出,他一定是在短期的,但是長線資金是真正能夠陪企業成長的。我們舉一個例子,比如說最近看到的一家尚未有營收、尚未有利潤的澤璟生物,它是一家科創板已經受理的企業,這家企業在過去的30年是不可能出現的,但是科創板出現之後,這樣的企業已經具備了上交所受理能夠註冊制發行的條件。也有這樣的制度了,這種企業當時在受理的時候,產品剛剛到臨床2期,產品等於還沒有真正面市,這個企業,發展好的話,產品面世了,能夠實現它的商業模式,產品能夠賣得出去,最後能確確實實讓市場認可,讓消費者認可就能賺到錢,企業價值應該是不斷成長。

但是如果他的產品出來之後,市場不買單,這樣的企業就一定也會被退市,也一定會出現破發等等一系列的情況。這種情況的存在對於一級市場之前也投過這家澤璟生物的投機構來講,說白了要考驗的就是,第一點,在募資端你能不能拿到長線的資金。你等它這個產品面試成功驗證成功,最後能夠賺到錢;第二點你投資的判斷能力,過去我們說投機構也存在很多擊鼓傳花、推高估值、下一輪接盤這種非真正價值投資的方式,但我們說在註冊制環境之下,對不起,這些機會全都沒有了。

對於投資機構來講,一定要堅定一點,就是長期價值投資。退出端就很簡單,可以理解我們現在看到的IPO之後企業破發的情況,科創板到現在為止已經有10家企業破發、跌破發行價了,包括我們看到去年去港股、去美股,從2018年到2019年赴港赴美上市的企業百分之七八十都是破發的,所以退出這一塊絕對不是說上市之後就能破發,所以這些點都會在我們新修改的證券法之後,全面推行註冊制之後,產生一些對股權市場生態的一些新的變化。

上市只是融資手段 要找到合適平台

第一財經記者 高遠

一方面很多企業在努力的IPO,有些企業其實在IPO之後,他想退市、想私有化,比如像聚美優品等等這樣的一些企業,其實它是有很多明星的私募對它進行投資的,未來企業價值重新發現的過程是不是會面臨更多元性的一個選擇? 對於很多的投資者來講,應該從中嗅到一種什麼樣的信息?

如是資本董事總經理 張奧平

其實去港去美上市IPO真的就是一個融資手段,哪個地方效率高,哪個地方可能更認可我企業的價值,哪個地方能夠給我更高的估值,我可能就去哪個地方上市。

那上市完成之後,可能看到發展兩三年之後,海外市場機構投資者也不買單了,認為我們這個企業沒有價值了,我們一定會考慮通過私有化再回來,因為我們在資本市場長期的待在上面也是有成本也是有費用的。

比如當時百合網在新三板上市了,世紀佳緣去了美股上市,結果這兩個企業一上市之後,美國資本市場根本就不懂為什麼一個搞婚戀的網站能夠在中國的資本市場能做得好,所以它的股價就比百合網要低1/3,但其實百合網的市場是比世紀家園低1/3的,結果就造成了一個史上從來沒有的案例,就是新三板的百合網倒過來收購了世紀佳緣。 但其實市場含量、當時的容量是世紀佳緣要高於百合網,這就是兩個國家不同的投資人對於資本市場部同類型的企業不同的價值判斷。所以在中國資本上知道婚戀市場是很龐大的,海外資本市場並不知道,所以無論企業成長當中,在現階段選擇了一個不同的市場和板塊,它未來的發展很有可能私有化退市,也很有可能再一次登陸資本市場。你像我們看到像百麗,在高瓴資本的帶動之下,自由化回來之後,今天又分拆了管理的其他業務,再重新上港股同樣做得很好,所以這些對於投資者來講,我們要關注一個最核心的點,還是要看這個企業真正的價值是什麼?

我們要投一家公司,一定要有一種成為它股東的心態,真正把這家公司做出我們能力範圍之內最大的盡職調查,這樣投資才會更加有保障。

註冊制或將推動價值投資回歸

第一財經記者高遠

在中國證券市場這麼多年,一直在強調價值投資的理念,但投機的人還是非常多,像註冊制推廣之後,這樣的一種投機的心態會有很大的改觀嗎?或者說能期望它在2020年會有一個實質性的改變嗎?

如是資本董事總經理 張奧平

這個是一定有改觀的,我們說市場它有很強的流動性,是不是好事? 是好事,但是這種流動性並不是一種價值流動性,而真正的價值流動性一定就是針對於這家公司,進行價值判斷之後再進行的投資,而不是說今天市場上有利消息放出了OK公司股價開始漲,明天放出一個悲觀信息,公司股價開始跌,而這個企業到底是好還是壞全都不去判斷,天天等市場消息。這種方式在註冊環境下是不可能存在的,尤其我們看到未來破發和退市的常態化,過去即使我投得再不好,我這還有個殼在這擺著,對吧? 我多少這股票能看得見,未來可能是真的沒了退路。是肯定要退市了。所以這一波我們說註冊制改革推出之後,對於中國投資者的教育也會出現很大的變化。

僅有模式創新很難獲得資本青睞

第一財經記者高遠

新創的企業,過去依靠所謂的模式創新,它可以迅速的拿到一筆投資,甚至上市,目前僅憑一個模式創新越來越難拿到投資人的錢了,在這樣一個情形之下還會有黑馬出現嗎? 如果有的話會是在哪些領域當中出現?

如是資本董事總經理 張奧平

拿李佳琦來舉例子,李佳琦這個項目在5年之前是肯定不復存在的,因為那會沒有短視頻這個技術演變,如果放在5年前10年前那會的李佳琦,我們舉個例子,很有可能就是陳歐,這只是一個微觀的視角,每一輪大的技術革命技術演進這些其實不會創造任何價值的,但真正價值都是商業模式配合技術的轉變,2020年很有可能出現的情況是更多的模式創新企業,它很有可能就融不到資了。

什麼樣的模式創新企業能夠發展起來,我認為主要在兩個賽道,第一個賽道就是結合硬科技的模式創新;第二點,在消費行業,在衣食住行方面,無論是追求性價比、追求高品質、追求快速的運營效率,一定要在某一點真能夠滿足人們的消費需求,不然的話模式創新都是偽需求。

記者 高 遠

攝像 趙力 侯天一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