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紀經濟報道

訂閱

發行量:2398 

蛋殼公寓上市,早期投資人:看好其數據與科技基因,不懷疑未來盈利能力

而在2019年11月,青客公寓已經在納斯達克上市,是長租公寓海外上市的第一股。蛋殼公寓聯合創始人兼CEO高靖在現場致辭表示,蛋殼公寓一直致力於用網際網路方式改造傳統住房租賃行業,上市對於蛋殼公寓來說,既是對過往五年拼搏發展的一個總結,也是一個全新的起點,蛋殼能做的還有很多,將始終不

2020-01-18 15:50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1月17日晚間,網際網路長租公寓運營商蛋殼公寓登陸美國紐交所,股票代碼「DNK」,成為2020年登陸紐交所的第一支中概股。而在2019年11月,青客公寓已經在納斯達克上市,是長租公寓海外上市的第一股。

此次蛋殼公寓的發行價為13.5美元,上市首日收盤價與發行價持平。按照發行價,承銷商行使超額配售權後,蛋殼公寓總計募集資金超1.49億美元,市值可達27.4億美元。

從2015年初成立到紐交所正式掛牌上市,蛋殼公寓用了五年。蛋殼公寓聯合創始人兼CEO高靖在現場致辭表示,蛋殼公寓一直致力於用網際網路方式改造傳統住房租賃行業,上市對於蛋殼公寓來說,既是對過往五年拼搏發展的一個總結,也是一個全新的起點,蛋殼能做的還有很多,將始終不忘初心,繼續深耕住房租賃市場,通過精細化運營,將服務做到極致,為社會創造更大的價值,真正做到讓生活更美好。

公開數據顯示,在蛋殼公寓成長的五年間,陸續完成了七輪融資,重要投資方包括開物華登、酉金資本、愉悅資本、高榕資本、華人文化創業基金、螞蟻金服、春華資本等,陣容堪稱豪華。此次上市後,投資人如何看待蛋殼公寓的未來發展前景?

數據與科技基因是關鍵驅動力

蛋殼公寓上市當天,愉悅資本創始及執行合伙人劉二海現身敲鐘現場。據了解,愉悅資本在2017年年初參與了蛋殼公寓的A+輪融資,並在後續進行了多輪跟投。

劉二海回憶稱,在2017年初剛投資時,蛋殼的在管房屋間數只有約8000間,但到2019年Q3時這個數據已經變成了40多萬間。他將蛋殼業務的增速之快歸結為三點原因,首先,中國的租房需求確實非常大,對蛋殼的主要用戶——大學生、年輕群體來說,一畢業就買房是有難度的。第二,人們的觀念在轉變,原來房子一定要屬於自己,現在人們更看重房的使用價值。第三,蛋殼CEO高靖帶領的團隊本身非常能幹,團隊身上有很獨特的地方,才能讓公司在競爭中脫穎而出。

劉二海認為,蛋殼公寓能夠跑出來,首先是團隊的綜合素質很高,公司董事長沈博陽和CEO高靖非常優秀,高靖強有力的執行力,給人留下深刻印象。其次,蛋殼公寓引進了一系列高質量的投資人,保障了公司的發展沒有掣肘。融不到像樣的錢,公司是無法推進的。

最重要的一件事情還是數據平台,這一套智能的數據平台非常有價值,才使得企業敢於往前跑,否則可能會掉到懸崖下面了。」他說。另外,配合政府、配合監管也十分重要,房子畢竟是國計民生的大事,必須配合國家監管,這是作為從業公司的義務。

高榕資本在2018年2月聯合領投了蛋殼公寓B輪融資,此後又連續跟投了B+輪、C輪融資。高榕資本創始合伙人張震透露,在蛋殼公寓的B輪融資時,高榕資本也是第一家給到TS的投資機構,這源於團隊對於中國長租市場和蛋殼公寓發展前景的堅定看好。

「在陪伴蛋殼公寓發展的過程中,我們深刻感受到蛋殼公寓團隊對長租公寓的堅信和理解,且團隊具有極強的執行力。我們看到,蛋殼公寓用網際網路科技賦能傳統住房租賃行業,為用戶提供優質的住房租賃產品和高效流暢的租住體驗。」張震說。

在長租公寓進入精細化運營的今天,相信在運營效率、房屋產品和服務質量上不斷提升的蛋殼公寓,將為更多用戶帶來價值。

與其他長租公寓運營方相比,張震認為,數據和科技基因是蛋殼公寓發展過程中的關鍵驅動力,也是其核心競爭力。

蛋殼公寓的數據中台在很早就開始發揮作用。在消費端,BI大數據商業智能系統可以對目標消費者進行大數據調研和統計,更加精準了解用戶個性化需求,還原消費者價值;在供應端,則通過真實透明的信息、價格以及標準的服務體系,提供更加精細化的供應鏈管理,同時有效推動其快速跨地域複製和房屋租賃市場的網絡化進程,實現運營上的降本增效。

不懷疑盈利能力,規模和品牌要並重

根據招股書披露的數據,蛋殼在2017年和2018年的收入分別為6.57億元和26.75億元,同比增長了307.3%;2019年前9個月收入為50億元,同比增長了198.8%。在收入增長的同時,蛋殼公寓的虧損也在擴大。蛋殼公寓在2017年、2018年的凈虧損分別為2.72億和13.70億元,同比增加了404%;2019年前9個月虧損25.16億元,同比增加了210%。

對於蛋殼高速增長下的持續虧損,劉二海表示,市場上發生了這些變化,二級市場包括成長期投資,都對虧損的事情更加敏感,不像過去求發展,現在是求盈利。這其實是一個平衡當期的盈利與長期發展的問題,要找到合適的平衡點。

對蛋殼來講,大家倒不懷疑它能盈利。我們作為投資人也沒有提過『數量上實現什麼樣的超越』,但是我們對一件事一直盯的特別緊,這就是品牌。行業的評價、各種維度的考察,你的服務水平確實是頂級的,這個還是我們追求的最重要的一個指標。當然,規模要相當,但是不能光追求規模,同時要把服務的品牌和質量要做起來,這是長久之計,否則我覺得不會長久生存下去。」他說。

「我們對蛋殼還是充滿著期待,市場波動、股價漲跌,都很正常。」劉二海說,瑞幸也是在2019年三季度之後才開始漲的,並不是上市之後立刻就一飛沖天這樣。愉悅資本到現在一股都沒有賣,短期也不會賣,漲跌對愉悅資本來說沒什麼大的關係。

此外,也有人質疑長租公寓在重資產運營模式下很難實現盈利。招股書顯示,蛋殼公寓的租金成本在不斷高企。2019年前9個月,蛋殼的租金成本占收入的比例為89.0%,2018年同期的這個數字為77.7%。

對此,劉二海表示,要用發展的眼光看長租這個事情,這個產業是比較重,變成輕一點也挺容易的。但公司如果沒有品牌,就什麼也做不了。有強大的品牌,數據、智能要扮演角色,效率提升、效果倍增,贏得用戶、上下游合作方的信任,空間就會大很多。

輕重並不可怕,但是如果早期沒有耐得煩做那些笨功夫、苦功夫,幻想上來就是輕模式,一無品牌,二無數據,三無管理經驗,四無成功案例,你憑什麼呢?」他說。輕和重不是問題,比如酒店行業很重,包括蓋房、買地、裝修等。但是酒店裡就演化成了酒店管理公司,管理公司也成為了一個行業。輕和重可以轉化,輕和重也要分階段去看待。

另外,從投入角度看,「輕」也未必是投入少,輕模式里得花很多錢做營銷。所以是輕是重沒有鐵律,有可能前期重、後期輕,有可能表面重、進行模型轉換後變輕,都是可行的。

更多內容請下載21財經APP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