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網

訂閱

發行量:1119 

尖子生沉迷網遊 成績一落千丈休學兩個月!網癮、酒癮怎麼戒?

網絡給人們的生活帶來便利,打開了另一扇發現世界之窗,大部分人的生活也離不開網絡了。1月4日 杭州市七醫院物質依賴科舉行物質依賴義診活動 2015年,杭州市七醫院開出物質依賴門診,在酒精依賴及其他物質依賴所導致的精神和行為障礙,以及非物質成癮性障礙,如網絡依賴、病理性賭博的綜合干預

2020-01-02 19:21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都市快報訊 網絡給人們的生活帶來便利,打開了另一扇發現世界之窗,大部分人的生活也離不開網絡了。然而,當網絡使用過度、網絡沉迷甚至發展到網絡成癮時,這就是一種病,必須接受治療和干預。

杭州市第七人民醫院精神三科(物質依賴科)主任盤聖明主任醫師說,去年,物質依賴門診共接診3900餘位患者,其中大部分是網絡沉迷、遊戲成癮和酒精依賴患者,青少年甚至成人沉迷網絡沉迷遊戲的越來越多了。

本周六,杭州市七醫院物質依賴科將舉辦遊戲成癮和酒精依賴等物質依賴相關義診活動,有需要的市民都可以過來諮詢。

尖子生沉迷網遊日夜顛倒

成績一落千丈最後休學兩個月

盤聖明主任說,實際上,覺得自己受到網絡困擾的人群中,真正網絡成癮的病人不到5%,大部分人是網絡沉迷和網絡過度。「但我希望大家引起重視的是,網絡成癮是個逐步連續發展過程,需要一個時間段。剛開始或許只是網絡的過度使用,等到無法控制甚至引起大腦結構改變後,就是一個病態。」

盤聖明主任說起了前幾天她的心理門診接診的一個網絡沉迷的病例——

男孩是父母帶來看我的門診的,他每個月總要翹課十來天,不肯去學校,人也變得悶悶不樂,經常垂頭喪氣。

男孩媽媽說,孩子一直以來成績都是拔尖的,從來不用他們擔心。上了初中後,成績在學校也數一數二。初一下半學期,孩子在全國一項和計算機網絡有關的比賽中獲獎,為此,他們給孩子買了手機、iPad和筆記本電腦作為獎勵。

似乎就是在那時,男孩的生活悄悄發生了改變。他開始喜歡玩遊戲,有時一拿起手機就放不下,成績開始慢慢下滑。

父母看在眼裡急在心裡,有一次,他們讓男孩交出手機,可男孩不肯,還為此和父母大吵一架。

之後,男孩沉迷網路遊戲的時間越來越長,甚至日夜顛倒,晚上通宵玩遊戲,白天蒙頭大睡。

父母沒辦法,把家裡的網絡斷了。男孩不幹了,要麼纏著父母開手機網絡熱點,要麼逼著父母重新把網絡連通。發展到最後,因為父母不答應男孩的要求,他跟還父母對峙。

男孩就這樣持續了近兩個月,日夜顛倒、有時絕食抗議,父母發現問題後及時調整,他們陪著男孩一起度過最艱難的時刻,慢慢把他拉了回來,讓他重新回歸正常吃飯、正常作息,恢復去學校讀書。

可讓人遺憾的是,半年過去了,這個男孩每隔十來天,總有兩三天要逃課,不想去學校。

諮詢中,男孩慢慢道出原委,因為耽誤了兩個月的學習,之後學習困難,成績不再拔尖,同時,因為作業經常完成得不好,他接受不了這樣的自己,感覺沒臉在學校待下去,鬱悶,因壓力過大,影響睡眠,早上不能按時起床到校。男孩還提到,媽媽只管妹妹,對他的關心太少,甚至感覺媽媽擔心自己帶壞妹妹。

了解到孩子的真實情況後,經綜合評估,盤聖明主任考慮男孩因沉迷網絡導致目前有睡眠和情緒問題,建議首先調整睡眠,其次讓父母多關心孩子,了解孩子心理需求,敢於面對現實,承受挫折,同時督促或陪伴孩子多參加戶外運動,改善情緒。

盤聖明主任表示,成癮性疾病的發展是有過程的,作為家長要做的是,在網絡沉迷早期及時發現,並了解沉迷背後的真正原因,了解孩子為何從現實世界中逃避到網絡世界,做到有效干預,不讓孩子進入到疾病階段,必要的時候,需要通過住院來進行行為矯正治療,調整孩子不健康的行為,通過心理治療,動機增強訪談,讓其真正意識到沉迷網絡的危害性,了解適度遊戲和遊戲成癮的區別,促使其自願配合家長,合理使用電子產品。

長時間沉迷網路遊戲

會導致大腦前額葉生理性改變

影響大腦發育

去年6月,世界衛生組織(WHO)發布的《國際疾病分類》,正式將遊戲成癮(也稱遊戲障礙)添加到關於成癮性疾患的章節,遊戲成癮在精神疾病領域有了專門的歸類。

「沉迷網路遊戲的孩子,往往有記憶力差、脾氣暴躁、性格內向等不同的表現,這是因為長時間的網絡成癮,會引起大腦結構的生理性改變。」盤聖明主任說,實驗證明適度玩電子遊戲和一些腦區的面積增大有關,特別是內嗅皮層、海馬、枕葉和頂葉的增大,而這些區域有利於提高工作記憶和視覺空間技能。但長期沉迷遊戲其大腦前額葉的葡萄糖代謝、氧代謝明顯下降。前額葉管控人的情緒、控制能力等,大腦前額葉血流量明顯下降,時間久了,會對前額葉的功能造成影響,尤其是青少年會影響大腦發育,出現情感麻痹等症狀,注意力、情感能力、情緒表達能力有所退化。此外,有專家曾做過研究,發現使用電子產品的時間超過10小時,前額葉腦電波的變化,與老年痴呆症患者的腦電波相似。近期,有研究發現微信沉迷傾向與大腦前扣帶皮層中灰質容量較小相關,這與成癮相關特定腦區的結構變化也相似。

那麼,如何早期發現孩子是否遊戲成癮?盤聖明主任認為,關鍵是看孩子對遊戲行為是否失控,同時還要看他的社會功能是否受損,比如學習、社交,其他還有睡眠、情緒等狀況。如果孩子因上網出現了少與人交流、情緒煩躁、熬夜、飲食不規律等跡象,家長就要引起重視了。網絡成癮危害大,如何科學規範治療?盤聖明主任表示,目前還沒有針對遊戲障礙的特效干預手段,所以,早期識別、早期診斷,早期干預尤為重要。治療上需要心理治療、藥物治療、物理治療等多種手段結合進行個體化的綜合干預。同時,遊戲障礙可能會復發和疾病慢性化,在綜合干預中需要醫療衛生、學校、家庭、社會多方面的協調與督促監督。

「早期發現的關鍵主要靠父母,很多家長最初看到孩子過度遊戲,並不重視,甚至認為放假期間盡情玩,等到孩子不願到校才重視。其實適度遊戲對頭腦有益,但適度遊戲和遊戲成癮有區別的。家長要試著多和孩子溝通,了解孩子的需求,理解孩子,帶領孩子過有質量感、有愉悅感、有意義感的生活,建立一個健康的行為模式,孩子就會慢慢從網絡和遊戲的漩渦中解脫出來。」

銷售精英借酒消愁5年後成為酒精依賴患者

自行戒酒後出現幻覺

杭州市七醫院物質依賴科病房,去年收治了400餘例酒精依賴患者。有位患者,讓孫繼軍副主任醫師印象深刻,也頗為感慨。「當時,患者是因為戒酒後出現幻覺,胡言亂語,被當成精神病患者送到我們醫院的。」

孫繼軍說的這個患者林先生(化名),45歲,是一家公司的銷售,業務出色,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林先生和妻子的關係不融洽。為此,他經常借酒消愁,有時晚上失眠了,也會喝點酒來解壓。

一開始,林先生還能自控,但最近四五年,他發現在喝酒這個問題上,有點失控了。酒量越來越大,幾乎每天都要喝一斤白酒,有時甚至一頓飯就要喝掉一斤多白酒。一天不喝人就難受,心慌、手抖、出汗、焦慮不安。

到後來,林先生早上一起床就得先喝酒,上午的工作結束了,他就馬上跑到公司附近小館子裡喝酒,不喝就影響下午的工作,並且人也變得越來越暴躁,記憶力不好,業績也每況愈下。

有一次,林先生喝猛了,昏睡了好幾天,家人把他就近送到醫院急診,搶救後,人醒了,但林先生開始胡言亂語,表現得很緊張很恐懼,覺得眼前都是小蟲子在爬。

懷疑林先生精神出了問題,家人趕緊帶他找到杭州市七醫院,經過醫生的評估,發現林先生是嚴重的酒精依賴,伴有譫妄的戒斷狀態。同時,他的身體情況也很糟糕,電解質紊亂、腦功能受損、肝功能異常,有酒精性肝病,還有慢性胰腺炎。

經過近一個月在物質依賴科的住院治療,醫生通過酒精替代治療,護肝護胃營養支持,再予以心理治療,林先生的整體狀態穩定了不少。

酒精對人的危害是全身性的,除了大家所知道的酒精性肝病外,它對人的神經系統、消化系統、心臟、骨骼及心理等都會有影響。其中,對神經系統的影響尤其明顯,到了晚期,明顯影響大腦功能,損害智力、記憶,而且這些損害幾乎是不可逆的。「酒精依賴其實是一種腦部疾病。」孫繼軍說。

孫繼軍表示,對於酒精依賴的治療,初期會通過藥物治療減輕手抖、出汗、煩躁、全身不適等戒斷症狀,還會解決停止飲酒後所帶來的一系列問題,如睡眠問題、情緒問題等,出院之前還會跟進心理治療,幫助病人識別高危情景,減少飲酒渴求,並通過動機增強訪談幫助他們減少復飲。

想戒網癮、酒癮?

1月4日(本周六)

杭州市七醫院物質依賴科舉行物質依賴義診活動

2015年,杭州市七醫院開出物質依賴門診,在酒精依賴及其他物質依賴所導致的精神和行為障礙,以及非物質成癮性障礙,如網絡依賴、病理性賭博的綜合干預治療領域中積累了豐富經驗。

1月4日(本周六),物質依賴科將舉行主題為「網絡沉迷、遊戲成癮和酒精依賴,戒不掉的痛,誰懂?」的相關義診活動,具體安排如下——

時間:1月4日(周六)8:00-12:00

地點:杭州市第七人民醫院一號樓三樓

專家:盤聖明、孫繼軍、王卓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