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魚聽說

訂閱

發行量:9 

離婚七年,是什麼樣的狀態?這是一個「過來人」的真情告白

師兄是我們組的組長,在他心裡,對我有恩,我就應該「回報」,可是我生平最恨小三小四這種行徑,況且對他又無好感,拒絕是我唯一能做的,然,師兄記恨,不是划走我的客戶,就是故意打壓我的業績,就連工資這種事都能上報錯誤,他故意整我,更不幸的是,他老婆不知從哪裡聽出風聲,誤以為我在勾引她

2020-01-02 19:41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我今年42歲,離婚七年整,永遠記得離婚的日子,12月27號,七年前的那個冬天,天空飄著雪,他從我手裡奪過孩子,說讓我後悔一輩子,而我的身上是他剛剛打的傷痕,腫起來的臉,流著的鼻血,以及心中難以抹平的仇恨!不管他如何要挾,我堅決要離婚,看我態度堅決,哪怕是孩子也動搖不了我的心,起初死活不離的他只能同意,我凈身出戶,房子和孩子留給他。

  其實那套房子是當初兩家湊錢買的,我們家拿的還是大頭,之所以留給他,一來是想儘早結束這不幸的婚姻,二來是想給孩子一個遮擋風雨的家。

  離婚後,為了避開還在糾纏的前夫,我搬了七八次家,所有的一切,重新開始。

  我是學建築設計的,這行業本身女人就少,除了熬夜加班,還要經常下工地,但是收入不錯。為了重拾專業,我跟在設計院工作的師兄聯繫,在他的幫助下,我成功入職,為了早日轉正,我拚命地工作,別人瞧不起的小活兒,難啃的客戶,我都攬過來,經過一年多的努力,我終於轉正了,收入翻倍,我請師兄喝酒,師兄借著酒意拉住我的手,讓我做他的情人,我慌了,拒絕他之後,迅速逃離。

  師兄是我們組的組長,在他心裡,對我有恩,我就應該「回報」,可是我生平最恨小三小四這種行徑,況且對他又無好感,拒絕是我唯一能做的,然,師兄記恨,不是划走我的客戶,就是故意打壓我的業績,就連工資這種事都能上報錯誤,他故意整我,更不幸的是,他老婆不知從哪裡聽出風聲,誤以為我在勾引她老公,跑到設計院大鬧一通,我這離婚女人勾引他人老公的緋聞迅速傳開,不得不離職。

  說來湊巧,離開設計院那天,天也正下著雪,雪落在臉上,跟淚相合,我哭得無比徹底。


  那時,唯一安慰我的人叫李明,他是我的一個客戶,離婚兩年,同是天涯淪落人,讓我們從相互安慰到相互欣賞,李明說會照顧我,我感動地哭了。

  那年新年臨近,本打算修復好心情,來年再找工作,卻不料,年底的時候,女兒突然打來電話,說她爸爸打她!前夫有暴力傾向,喝了酒更是難以自控,聽著孩子撕心裂肺的叫喊,我決定收回撫養權。我跟李明商量,看他有沒有關係,可以幫我找找人,我要收回撫養權,李明愣了一下,問我,「孩子在她父親那裡不挺好的嗎?以後我們結婚也可以過得自由點……」我這才明白,他不希望我帶個孩子,他想要的只是自由的一個我。

  我拒絕再跟李明交往,說不出是他自私,還是我自私,他想要的是自由的二人世界,我想要的是母女相逢。

  大年三十前一天,有一個工地突然打來電話,說缺一個監理,我立馬說自己可以。當別人聽著春晚闔家團圓的時候,我在工地趕工,漫天煙花里,我暗暗發誓,來年掙好多錢,一定把女兒爭過來。

  第二年,我用了整年時間,人瘦了,黑了,卻掙回了口碑,也有了翻倍收入,我用免費設計的辦法換來大量建築工程,儘管很累,但不出一年我就買了房。有了資本,我去跟前夫要孩子,此時的他也正跟一個二婚女人談婚論嫁,本意早就不想要女兒,但看到我是開車來的,又趁機敲詐了我10萬塊,說是這兩年孩子的花銷。看著這個小人一樣的前夫,只要錢能解決,我一句話也不願跟他多說。

  付了錢,領回了女兒,我們母女開始了幸福的二人生活。我經常跑工地,女兒很懂事,會用微波爐熱好飯等著我,還會幫我洗幾件小衣服,那種溫馨真的讓我覺得自己是天下最幸福的母親。經歷了李明那樣的男人,我也深知,不是每個男人都能接受再婚女人帶著拖油瓶的,既然自己能養活自己,我又何必為他人和自己添堵?






文章標籤: